Nighthawks

截圖_2021-03-08_下午12_58_13
14 Mar, 2021
The Silence of the Lambs
好萊塢起初對改編《沉默的羔羊》興趣缺缺,是因為根本沒人能制裁漢尼拔醫生

哈里斯的漢尼拔萊克特醫生並不沉悶,他只是悶騷,而安東尼霍普金斯以一種華麗的舞台劇風格,呈現了這個角色的浮誇一面——你永遠無法期待他簡單明白地描述自己的動機。

螢幕快照_2019-11-12_下午12_39_55
Edward Hopper
日常中的寂寞總發生於熱鬧的場合:畫出當代風景的藝術詩人——愛德華霍普

曾有人在他畫完〈夜遊者〉之後數年,問他是否因寂寞而作畫?愛德華說自己從未刻意表達寂寞,反而刻意加強了明亮溫暖的部份,然而如果真有人如此看待,「那大概是看的人感到寂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