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é Leon Talley

MV5BMTk0NDI2MDI4NF5BMl5BanBnXkFtZTgwMDIy
The Chiffon Trenches
寫回憶錄被絕交?時尚界第一位黑人編輯:「這是一封寫給安娜溫圖的情書」

在回憶錄中,André Leon Talley指出:「改變當然是被允許的,但他們處理的方式很傷人,這也是為何我決定把它說出來的原因,康泰納仕集團的企業文化經常很殘忍,非常兇殘、冷酷,就像魚總是從頭開始腐壞,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