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音樂

馬克雷德(Mark_Reeder)攝於東柏林,位於菩提樹下大街上的無名士兵之墓。
18 Sep, 2019
Back to 80's Berlin
回到圍牆倒塌前,那自由美好的西柏林——Mark Reeder的奇幻音樂之旅

80年代的西柏林如同一座孤島,聚集了許多從主流價值觀逃離的各種邊緣人,同性戀者、藝術家、逃避戰爭的人們,他們在這裡找到落腳處,而圍牆向東隔絕了鐵幕,向西吸收文化的養分,成為一處獨特的文化產地。

螢幕快照_2019-07-30_下午6_04_10
31 Jul, 2019
B-Movie: Lust & Sound
「70年代末,我被困在柏林」用10年寫下給一座瘋狂城市的情書——《B級片:地下柏林》

「嘿,你想跟我們去柏林嗎?」我在布魯塞爾的派對上認識了一群新朋友,那晚我們沒有聊很多天,但舞跳得投入,天一下就亮了,在離開前的擁抱道別時他們這樣問我。七天後我們五個人一台車往柏林出發,繼續跳了五天。什麼樣的城市、什麼樣的旅行,可以讓我不假思索加入一行素不相識的陌生人?嗯,我是說去柏林跳舞這件事,你要怎麼忍住不排開行程。

MV5BNDFiNzI1MDktMjUwNC00YTJkLWI0NWItZTQy
24 Jul, 2019
90s Rave Culture
播放「一連串重複碎拍」音樂的集會,曾被視為違法:從電影《Beats》看90年代的派對場景

1994年英國公布施行的「刑事司法與公共秩序法案」( Criminal Justice and Public Order Act 1994,簡稱為CJB) 就是針對禁止Rave Party所制定的法案,一開始目的是遏止非法藥物的使用,然而法案中關於音樂的規定相當荒謬,因此被稱為是「以音樂類型判斷犯罪」的惡法。

53226259_2330802037141573_62161864962741
16 Apr, 2019
New Clubs in Town
Korner熄燈之後,橫空出世的台北獨立電子音樂場景

還記得去年九合一大選中,各種奇觀也跟著發生,譬如以舉辦派對活動為宣傳手段的獨立候選人,號招效果居然出奇地好......甚至也看到連任的柯市長與國際級DJ同台的畫面。這些是否讓你也感覺台灣電子音樂也要起飛了呢?

1705-cube-1-edit
23 Aug, 2018
Digital Art
是誰打造如夢似幻的「東京奧運八分鐘」?專訪日本科技藝術團隊Rhizomatiks Research

不管你是音樂迷、藝術迷還是科技迷,都應該認識來自日本的Rhizomatiks!這間公司是由工程師背景出身的真鍋大度,其後石橋素加入後共同擔任主理人,自2010年起更和日本知名的舞台導演暨編舞家MIKIKO合作,共同打造的舞台演出不只有炫目的舞台聲光,更創造彷若未來世界的奇幻氛圍,每次都讓人驚嘆不已。

11057946_10156233187625074_8607639856161
21 Jan, 2018
Minimal Techno
如何聽懂動茲動茲的電子音樂?

說到Richie Hawtin(以下簡稱里奇)大可洋洋灑灑為他寫下一堆履歷,他是知名DJ、是廠牌Plus 8的創始人之一、也是Techno先驅,用一句話簡單形容就是:他很有影響力。

10733759_848368201875181_234501457504299
16 Dec, 2017
an Audio-Visual Duo
【專訪】在派對現場,打造「看得見的聲音」:HH二人組

音像Audio-Visual並非新詞彙,但在獨立音樂圈有技術力能自在駕馭者寥寥可數,但這組來自藝術領域的電子聲響團體HH,正打造出足以遙控現場觀眾的「視覺聲音」。

20023854_1502239226481661_37933709293527
06 Dec, 2017
Jojo Mayer
地表最強大真人現場電子樂隊——Nerve

數次被《Modern Drummer》雜誌評選為當今世界帶領節奏潮流的鼓界大師的Jojo Mayer,20 年前於紐約創立的電子樂隊Nerve則是最大化音樂想像。融合了Drum&Bass、Dubstep、Techno、Broken Beat等舞曲元素,完全用真人真樂器的方式來演奏電子樂,每年在歐洲的巡演場場爆滿,在俄羅斯最頂級Club演出,要價150美金的門票在數小時內銷售一空。12/13,Jojo Mayer & Nerve亞洲巡迴站將停留台北Legacy。

20106348_10155482308053766_1047890596240
23 Nov, 2017
Howie Lee
將生活中聽見的聲音打碎,埋藏在電子音樂的低音流動裡:李化迪

雖然許多聲響藝術家也會錄下周遭生活,探索「聲景」的意義。但李化迪(Howie Lee)玩的是另一種「躲貓貓」遊戲,他把掏出來的聲音,當蛋花打散 ,碎微到你認不出後, 再巧妙藏於西方電子架構的低音環境裡。

night-629084_960_720
05 Jan, 2017
Party culture in Taiwan
單一故事的危險性——如何述說台灣電子音樂和派對文化?

電子音樂=搖頭音樂=嗑藥派對?當你相信了危險的單一故事,就再也看不到客觀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