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猿

40mzg3chjmj7hvm4m2ugmepq65p79v
26 Nov, 2018
Marcel Duchamp
「便斗有我的簽名,而且數量有限」——顛覆藝術本質的杜象

晚年有人問他怎麼想出這樣的原創繪畫形式,杜象的回答是:他是在反抗他所謂的網膜藝術——即吸引目光的藝術。他所追求的是,讓繪畫「為心靈效勞」。換句話說,讓腦的刺激取代視覺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