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遷

snow-3762470_960_720
02 Mar, 2019
dim light
《大象席地而坐》導演胡波最後遺作:遠處的拉莫——黯淡

他之前有個可以一起生育的女朋友,她在北京買了房子後就跟他分手了,她跟周圍人說:「愛情有一個衰變期,如果之前沒有變化的話,便會走向終結。」說這話的時候,她準覺得自己的頭像可以掛在某個大學走廊裡了。母親得知他分手後很失落,說:「兒子你太可憐了,回家吧。」

MV5BNTcxZTQ0MzYtMDg4Zi00N2E2LWEzMmEtZTNk
25 Feb, 2019
inhabitation
《大象席地而坐》導演胡波最後遺作:遠處的拉莫——〈棲居〉

我喜歡庸俗的女人,以前還沒有發現,但現在我很確定了。要說歸結到容貌、性格,或者其他亂七八糟的,根本不是。我只是喜歡庸俗的女人。

nowi0444fm6rhjqoqdautfi71eimkt
20 Jan, 2019
an elephant sitting still
他不接受世界,這世界也不接受他——《大象席地而坐》導演胡波

如果胡波還活著,看到《大象席地而坐》得金馬獎後的眾人反應,絕對會更加深這世界爛到谷底的感覺,並用他一貫對人的惡劣態度大諘特諘。另一方面,胡波則會被喜愛「溫良恭儉讓」、認為藝術家要有該有樣子的人討厭,再被一些盲目崇拜,又不見得是知音的專家與文青,過度吹捧其言行,當成神來拜。

photo_bf5db83f5cd831c6a3e0f0669d9e1ec9
18 Nov, 2018
An Elephant Sitting Still
《大象席地而坐》改編原著:我要看清楚那頭大象為什麼要一直坐在那兒

「什麼?」「你要待在家裡嗎?」他老婆顯然很慌張。於是黎凱先走到廁所看,又去臥室,他還特意翻了翻衣櫃。我不知道他最後怎麼知道的,反正他打開了他們家那個大得不像話的洗衣機,因為她老婆每週都要把床單被罩洗一遍。他打開之後,我正坐在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