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輸入中

截圖_2021-03-31_下午12_45_06
03 Apr, 2021
Slumdog Millionaire
從精心設計的配樂看來,《貧民百萬富翁》絕不是部在講谷底翻身的電影

《貧民百萬富翁》絕不是在講谷底翻身,而是真真切切地透視各種一體兩面,貧富的、階級的、宗教的、性別與種族的,甚或是黑白兩道。

shutterstock_596615810
27 Mar, 2021
Nori
根據日本國民統計,海苔是拉麵裡最不需要的無聊配菜

根據調查,在日本,喜歡拉麵裡加海苔與不希望拉麵裡有海苔的支持者非常兩極,而且,這樣的兩極化,還反映在吃海苔的時間點上。

c6k1ftzech2l521tl3dx7ae2h420l9
12 Mar, 2021
Brixton Tour
被稱為「全倫敦治安最差的一區」,Brixton跟你想的可能不一樣

由於社會階級和種族歧視問題,Brixton成了全倫敦治安最差的一區,老倫敦人們對80年代的Brixton暴動可真是記憶猶新,他們一次又一次提醒著,也無怪乎甫踏入的我那副孬樣。 但Brixton真的好,這好我得親自帶你瞧瞧。

shutterstock_1711596328
27 Feb, 2021
Gyudon
從定食到丼飯,是來自江戶町人直爽不造作的生活風格:日本國民美食——牛丼

1923年的關東大地震,使得東京成為一片焦土。在當時滿目瘡痍,災民處處的東京,屋台成了解決災民們的溫飽的少數選擇之一。在地震三個月後的《讀賣新聞》上,甚至出現了「全天下都在吃牛丼」這樣的標題。

78397233_154064189288647_496263834891819
08 Feb, 2021
School Meals Time
炸鯨魚肉與電光火石的極光醬:從《美味的校餐》窺探日本中小學生的營養午餐史

《美味的校餐》的故事背景設定在1984年的一個日本中學,一年一班導師甘利田幸男是一名「供餐控」。在電影版的一開頭,他就表示:「我無比熱愛校餐,可以說我是為了校餐才會來學校。」

截圖_2021-01-25_下午2_29_31
31 Jan, 2021
The Moon Song
愛情是被社會認可的精神錯亂:史嘉蕾喬韓森為《雲端情人》唱的〈月亮之歌〉

幽靜的小歌如同剔透的冰層,主角在其上不停地旋轉,你可以瞧見愛情、親情與各種複雜情感背後極其純粹的渴望,但是呢,那股唯恐出錯的小心翼翼在乾淨的人聲上又益發明顯,彷彿他們心知肚明完美難以永恆,而和諧近乎不堪一擊。

shutterstock_1566207769
26 Jan, 2021
Udon
不遜於《深夜食堂》的療癒日劇:《鴨川食堂》中,那碗「鍋燒烏龍麵」的秘密

如果說《深夜食堂》是客人在店中不經意嚐到自己熟悉的味道,從而勾勒出他們人生中悲歡離合的故事的話;日本作家柏井壽原著的日劇《鴨川食堂》,則是敘述忘不了已逝去的味道的人們,來食堂求助老闆重現那個味道,從而彌補人生中曾有的缺憾的故事。

截圖_2020-11-30_下午3_07_30
13 Dec, 2020
Yann Tiersen
拒談巴黎風情的法國人:《艾蜜莉的異想世界》讓他揚名世界卻也倒盡胃口

身為法國人,楊提爾森還以令人訝異的情緒強度憎恨巴黎,諷刺的是,他還是曾為這座城市製作原聲帶的人。他說:「巴黎的都會傳說和電影中的『法式風情』確實都離我的音樂很遠。」

截圖_2020-11-24_下午4_41_20
26 Nov, 2020
Jaws
只有兩個音符的《大白鯊》配樂,把史蒂芬史匹柏葬送大海的導演生涯撈了回來

在不安自己的導演生涯很可能跟著葬送大海時,史蒂芬史匹柏踏入他信任的配樂家工作室,心想聽些優美的配樂舒緩一下吧,但是,約翰威廉斯的作品完全不如他的預期。

shutterstock_1027991755
20 Nov, 2020
Tai
漫畫《綺羅羅的壽司》對決中,戰勝真鯛的「春子鯛」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魚?

為何綺羅羅會在最終決戰時,要特別選擇幼鯛來對抗強大的真鯛,而她又為什麼發出這樣的宣告呢?在此之前,先讓我們來看看,春子在日本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魚?

shutterstock_698406262
19 Oct, 2020
Chan Chan Yaki
一萬條中才出現一條的夢幻鮭魚:《大使閣下的料理人》中的「鮭兒」鏘鏘燒

萬一到了晚秋11月,吃飽喝足、屯積了大量養份之後的白鮭,回游竟然還有未成熟個體的話,那就是一萬條鮭魚中才出現一條的夢幻鮭魚——「鮭児」了。切片後那驚人的油花甚至超越了當季的黑鮪大腹,而價格也是天價。

EGb10fJU4AIxjx7
Kaoru Sugita
拿了13次「最不想跟她結婚」第一名的杉田薰,曾是令人想起就微笑的天才童星

1972年日劇《不要叫我爸爸》播出時,杉田薰還是一個令人嘴角微笑的名字,如果我們看看2000年代《男女糾察隊》採訪路人男性提到杉田薰時的表情,那只能用敬而遠之來形容。

MV5BZmQ2YzhmOGEtMjlkMC00M2UzLTg3ZGYtNmI5
01 Oct, 2020
TENET
無論順播或倒轉,聽起來其實都一樣:《天能》配樂裡,你沒發現的幾個彩蛋

疫情爆發時,《天能》的配樂大概完成了8成,原本預定4月進行管弦樂團錄音,但最後只能請音樂家們,在家中錄好自己的片段。懂音樂的人應該無法想像,收到的音質會是何等慘烈的狀況,但路易奇戈朗森反而覺得這種方式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