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正輸入中

MV5BYTRlYmQyYmUtMzgyMC00MzBkLThhODItNjU2
Keiko Toda
32年來,以聲音演活了麵包超人的戶田惠子

有人開玩笑地說,戶田惠子後來只配與作品名相同的角色。這意味著,戶田惠子為日本動畫史付出了很大的貢獻──因為她飾演了許多主角,而只有主角的名字能夠成為節目名稱。她是《湯瑪士小火車》裡的湯瑪士;《鬼太郎》裡的鬼太郎;以及她最重要的角色,《麵包超人》裡的麵包超人。

aoi9
Yu likes to read
她似乎不是愛讀書的演員,而是喜愛演戲的讀書家:蒼井優

寫作對她來說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沒有寫書的必要,好像也不用看那麼多書,那麼,為什麼日本人會把一票投給她呢?難道是她過去長年的黑直髮造型,給人一絲愛讀書好學生的印象嗎?

MV5BZjI0YWNiMTgtYTg3NC00MzIzLWE2NjktMDc0
26 Feb, 2020
Edward Scissorhands
以沒有著落的旋律象徵「未完成」:連配樂都充滿遺憾的《剪刀手愛德華》

《剪刀手愛德華》的配樂家丹尼葉夫曼曾說:「我只想找有趣的人合作,我只在乎能放任我天馬行空的東西。我想要的是發表作品的機會,至於是電影還是唱片,對我來說就沒那麼重要了。」

螢幕快照_2020-02-19_下午2_13_56
22 Feb, 2020
Shinya Shokudô
不是所有加了味噌的湯,都可以被歸類為味噌湯:《深夜食堂》定番料理「豚汁」

雖然也有著豚汁是味噌湯的一種的說法,但是那只是因為它的份量類似於一般的味噌湯,所以讓人有這樣的歸類感,但這不表示所有加了味噌又有湯汁的料理,都可以被歸類為味噌湯。

EQYaXLwVUAABUM_
ISSEY TAKAHASHI
「有時候很像小孩,有時候很像仙人」沒人摸得透他的高橋一生

所有高橋一生受到歡迎的角色,全是那種戴著面具的男人。他在《四重奏》裡看來玩世不恭,實則保持距離地付出關懷;在《億男》裡是騙走朋友上億財富的昔日同學;在《愛上謊言的女人》裡是向同居5年的女友隱瞞真實身分的神祕男友。他演過此類角色的數量實在太多,導致有些觀眾一看到他,立刻意識到開場總是臭臉或小頭銳面的高橋,最終一定又會化身隱忍艱辛的暖男。

kae-ng-qjM403Kjw00-unsplash
28 Jan, 2020
Ramen Culture
為什麼日本女生不敢一個人去吃拉麵?深埋在民族性之中的「社會潛規則」

《愛吃拉麵的小泉同學》中的那位小泉同學,之所以被刻劃成如此地特立獨行,正是因為她的行為,正是許多不敢一個人吃拉麵的日本女生的對立面。

螢幕快照_2020-01-14_下午1_10_53
17 Jan, 2020
Hidden London
黏在地上的口香糖畫、持續千年的頌缽回音:許多特別的「展覽」正在城市內悄悄上演

此時此刻,這座城市已經無法大聲講出自己是世界的經濟中心,好在文化之都的位置還勉勉強強維繫著,而倫敦的文化並非單純奠基於歷史悠長或是滿屋寶藏的博物館,這裡的每一寸土地上、隨時有藝術迸出。

yhwrno2z2szcpxvbo6glv8mdq5jilo
02 Jan, 2020
Joel & Clementine
在迂迴的記憶夾層展開逃亡:《王牌冤家》中,那首你想忘也忘不掉的經典配樂

《王牌冤家》告訴我們,這世界上也許沒有天生一對、沒有靈魂伴侶,我們都對他人投射太多救贖的渴望,以致模糊了對方的臉孔,該怪的是自己想像得太多、認清得太少,配樂家說「每個人都需要學​​習」,改變你的心,你將感到震驚。

shutterstock_1256752951
06 Dec, 2019
About Okonomiyaki
「讓客人自己做,還心甘情願地掏錢」大阪燒的身世之謎

雖然討論大阪為何粉食文化如此興盛很重要,但是我們先來看看大阪燒這個名字本身。因為,大阪燒的日文原文中,壓根而就沒提到大阪兩個字。

churchill_gallery-12
28 Nov, 2019
Historic Pubs
Pub和Bar的差別到底是什麼?當地居民最愛去的兩家倫敦老牌Pub

這家200多年歷史的酒館,外觀被浮誇的藤蔓與花朵爬滿,裡面裝飾著各種運動相關的照片、報紙與球衣,典型的英式運動酒館供應的卻不是薯條不是炸魚,而是熱騰騰的茉莉香米飯、蝦仁飽滿肥美的Pad Thai和香氣馥郁的咖哩。

RTX1I2K3
Yūki Amami
「男人會背叛妳,但是肌肉不會」——天海祐希的健身狂之詩

對像是天海祐希這樣的天生巨星來說,肌肉與體能訓練這些話題,與她的距離似乎有十萬八千里。事實上不然,天海祐希是演藝圈首屈一指的健身狂。

shutterstock_1154221858
18 Sep, 2019
Katsuo no tataki
被美食家看不起的鰹魚半敲燒,是土佐酒鬼們「把老婆當了也要吃」的美味料理

已故日本美食家北大路魯山曾評論:「土佐的炙燒鰹魚片只不過是當地人不知大城市美味的人們胡亂當作名產來宣揚的東西罷了,在我看來,很令人不舒服而粗糙。」不過在土佐出身的《深夜食堂》作者安倍夜郎則在他書裡抗議:「鰹魚全部吃光後,用筷子夾著餐盤上浸著醬汁的青蔥、洋蔥等剩下的配料當小菜吃,一面聊天一面喝酒,這才是土佐酒鬼正確的作風。」

相片_2019-9-6_下午3_46_58
The Mysterious Snack
在肉圓力爭上游成為小吃代表的同時,大家卻漸漸忘了「水晶餃」的真實身世

提到水晶餃這項食品,似乎存在了很久,也四處滲透在台灣飲食之中,可又說不上來它究竟是何方神聖,難不成就是為了麻辣火鍋而生?「水晶餃原本不是這樣子的!」老派飲食愛好者忍不住要大聲控訴,當見著這很有古風的食物,被擺在超市冰庫與火鍋料同賣,便常常替它覺得委屈——事實上,真正的台灣水晶餃,其實應該算是肉包的一個分支。

MV5BZjM3ZGE2YTAtMjE2Ni00NWFhLWE0NjktYTFh
02 Sep, 2019
The Hateful Eight
只看過劇本就寫出讓昆汀放棄原則的電影配樂,皚皚白雪中的西部牛仔片《八惡人》

昆汀塔羅提諾慣用既有歌曲為角色與劇情鋪排橋段,他喜歡匯編的業餘感,電影原聲帶就像他的自製錄音帶:「我就是不想讓任何人在我的電影握有這麼大的力量,我寧願和音樂剪輯師合作,而不是作曲家。」 但在六年後,他做出與自身原則背道而馳的決定,而這個轉折點正是《八惡人》。

螢幕快照_2019-08-30_下午1_20_36
Naomi Nishida
說不出春風哪裡好,但就是誰也代替不了:西田尚美

西田尚美這輩子聽過最多的一句形容,可能是「那個長得很像深津繪里的女生」。她們長得像、氣質也頗相似,而深津繪里許多年來都是頭牌女主角,西田則早早就被封為「名綠葉」──她的恬雅氣質更適合成為襯托女主角的綠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