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繪

KunichikaTengu_(1)
12 Jan, 2021
Minamoto Yoshitsune
從浮世繪看日本武將史裡的「零負評男神」——源義經

「如果比別人弱小100倍,那就奮力拿出比別人多100倍的勇氣吧。」源義經的形象正面,相當受人愛戴,可以說是日本史武將裡的零負評男神。

0
08 Jan, 2021
Ghosts and Demons
浮世繪裡的鬼故事:在日本文化中,鬼魂、幽靈與妖怪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透過觀察浮世繪,可以看出當時的人們對於未知的事物抱持著什麼樣的態度,不管是幽靈也好、妖怪也好,能讓我們在心底對彼此多一分尊重,凡事以良善出發,或許才是這些鬼故事給予我們的警惕與本意。

5
05 Jan, 2021
Ironic Art
把對時局的不滿,通通埋藏在在逗趣畫面中:畫中有話的浮世繪「諷刺畫」

畫家的筆就是他的傳聲筒,而真正惆悵的是,藏在這些笑裡的的無奈,又是怎麼樣才能尋找到知音呢?

11091
14 Dec, 2020
Giant Octopus
力量與色情的象徵:浮世繪師們筆下的海洋霸主——章魚

可以可愛、可以熱鬧、可以是武力、也可以是色情的象徵,不同的章魚表現出不同的生命力,就如同他那靈活的觸手,也在藝術、文化方面觸及了許多領域,留下他百變的印象。

h12psb10hwi0o1ht6jp8n81ynlv91j
05 Nov, 2020
Satomi Hakkenden
8隻驍勇善戰的毛武士:擄獲了從古至今的日本民心,浮世繪中的《南總里見八犬傳》

而除了江戶時期的浮世繪之外,《八犬傳》的潮流也一路延燒到了今日,不僅有多個版本的日劇翻拍作品,漫畫、動漫、電玩……等相關的影視產品更是數不勝數,至今仍然非常火紅。

2
04 Nov, 2020
A Ghost Story
為日本家喻戶曉的鬼故事重新妝點上色——浮世繪裡的《東海道四谷怪談》

《四谷怪談》可以說是日本家喻戶曉的鬼故事,而在浮世繪當中,當然也有不少題材在描繪該部道盡封建體制下女性悲哀的作品。

11mjph2c2ddqy0y9i18a8dnyiq6xz3
22 Oct, 2020
Utagawa kuniyoshi
浮世繪版的臥冰求鯉長怎樣?歌川國芳筆下,融合西洋技法的《唐土廿四孝》

著名浮世繪繪師歌川國芳,也為了《二十四孝》製作了一系列的《唐土廿十四孝》的浮世繪,被後人評為最有意識去開拓西洋手法的一個系列。

3
12 Oct, 2020
DARUMA
莊嚴的佛法大師,在日本成為了可愛的吉祥幸運物——浮世繪中的「達摩」

由於達摩打坐會將手腳收起,特殊姿勢再加上穿掛於外的布袍,使他看起來就像沒有四肢而身軀渾圓,而這個形象深得日本人喜愛。

33
06 Sep, 2020
Kintaro
在成為身穿紅色肚兜的肌肉小弟——浮世繪畫師們筆下的「金太郎」

金太郎在現今給人紅色肚兜、愛相撲、騎著熊的形象,但透過浮世繪,我們可以看見他的樣貌其實是非常多變的。

截圖_2020-08-27_下午2_06_20
31 Aug, 2020
Potato Chips
當名畫出現在最普通的地方——卡樂比把「北齋名作」印上了洋芋片包裝

本次的4款包裝分別選用了大家最熟悉的〈神奈川沖浪裏〉、〈凱風快晴〉以及畫冊中的〈北齋漫畫〉圖樣,最後一款則是由漫畫家翻玩的作品,畫作中的人物吃起洋芋片的模樣相當太逗趣。

32
14 Aug, 2020
Ukiyo-e
貓星人在江戶時代早已侵略地球,而證據就在浮世繪裡

浮世繪界的頭號貓奴,非歌川國芳莫屬,據傳他一次就能收編十幾隻貓,甚至有一棟專屬的房子,他時常懷著貓咪邊動筆工作。

5siglyn7226w8hxqy0cgm73wvstftw
06 Aug, 2020
Kabuki
江戶時期的偶像海報:浮世繪中「歌舞伎」役者的迷人風采

因為歌舞伎的發展,演員逐漸受到民眾喜愛,畫家也爭相繪製役者繪,不僅是為歌舞伎打廣告,也能讓粉絲們收藏偶像的風采。

FotoJet
09 Jul, 2020
Utagawa Kuniyoshi
《水滸傳》在日本的最佳代言人:將生命獻給浮世繪的歌川國芳

國芳的一生就如同一部勵志故事,從挫折及不服輸中爬起,贏得眾人的掌聲,站上浮世繪的頂端,並且積極培養後進。

FotoJet_(2)
22 Jun, 2020
Toshusai Sharaku
聲名遠播,卻沒人真正知道他是誰:浮世繪界裡的最大謎團——東洲齋寫樂

知名浮世繪研究者山口桂三郎說過:「寫樂的一生可以說是被蒙在霧裡一樣」,這句話無疑是世間的浮世繪愛好者對於寫樂的共同感受。

otori-shrine_jpg!Large
31 May, 2020
Utagawa Hiroshige
用眼睛和畫筆,描繪百年前的雪月風花:江戶時代的「旅遊部落客」——歌川廣重

歌川廣重的畫,人、景、生活並存,以庶民的生活作為基準,再加上日本人熱愛「雪月花」成痴,見者皆能引起很大的共鳴,若是以這點來看廣重的畫,就能發現他其實是在抒發民情,將日本的人情味率直表達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