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大正

2017火球祭1
15 Jul, 2020
Fire EX.
天將降專輯於斯團也,必先鯖魚罐頭——《滅火器》樂團的閉關寫歌傳統

就像楊大正,選擇在故鄉租工作室,說是根據先前集訓經驗,需要一方便團員聚集的所在。更是因為他不願面對空蕩的家。沒有家人,怎麼成家?雖然心中的空蕩從來不曾因為在場與否而消除。

80735662_10157868604130539_1388520591304
10 Jan, 2020
Fire EX.
用十個故事串起台灣民主的演進樣貌:滅火器談《無名英雄》製作歷程

從2000年成軍算起,大正認為滅火器至今仍不曾錄過企及這批90年代的聲音:「我們在那樣年輕的年紀,會一頭栽進搖滾樂的世界無法自拔,是被那些賦予魔力的聲響啟發的。可是我們做音樂做了快20年,卻從來沒有錄過一顆大鼓是跟那時候我們聽到的聲音一樣;也從沒來沒有錄過一把吉他,是那樣又大聲、顆粒又粗、那麼不糊又清脆的聲音。我們從來都不知道那聲音怎麼製造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