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電影

Screenshot_2020-10-06_at_14_47_21
Wilderness
《啊,荒野》令人卻步的原因,不是5小時的片長,而是原著作者「寺山修司」

寺山修司,就是傳統日本人與警察最討厭的煽動家,他不拍讓人一目瞭然的實驗電影,將舞台表演搬到大街上,出版字字聳動的散文與詩句,甚至大聲地向年輕人喊話,必須從「血緣」開始拋棄,乃至於故鄉、書本、道德等社會規範與框架。

AP_20271138898831
Takeuchi Yuko
當太陽下山,在每個想哭的夜晚裡,你會想起她笑容裡的溫暖——竹內結子

竹內小姐走了,為什麼呢?我們最終也許能找到那最後一根稻草,但我們卻仍然無法數清每片有罪的雪花;我們不是絕頂聰明的夏洛克,解謎遊戲的答案不會比她的離去更令我們感到沈重。

MV5BOWNlNzRlNmQtYjIwNi00ODNkLWJmMTctYmYw
Akunin
吉田修一:參與製作過程的心情,就像殉情——10年後依然令人心碎的《惡人》

在小說中,祐一和光代是無法在現實世界「取勝」,是永遠不可能成為「主人公」的兩個人。但是在電影中,他們至少能成為2小時20分的主角,且比任何一個人都來得閃閃發光。

MV5BMWI1ZWIzYWEtZmJlMy00NjMzLWE5NzEtZjQz
Sasaki Kuranosuke
原來我不想當酒商老闆啊:佐佐木藏之介的演員之路,從放棄繼承百年酒造開始

二哥原本要繼承酒造,還進入了神戶大學農學系,將研究生物技術與酒米技術作為論文題目,看來紮實地一步一步走上酒造家的路線。然後突然,他說「我要當演員了」......

劇照_(8)
12 Sep, 2020
Last Letter
同樣的故事,但更「岩井 」:岩井俊二的《最後的情書》

《最後的情書》不僅是《你好,之華》的重拍,更像是符合岩井俊二心目中真正模樣的版本,以更為輕盈的姿態,展現出更強的情緒渲染力,使全片飄散著一種美好與傷感並俱的氣息。

MV5BZWQ5YjJjYTctZmEwNi00ZGJhLTlkYzgtYWFi
Kaku Kento
耍帥過頭的翻白眼特技:比起斯文暖男,觀眾似乎更愛崩壞的他——賀來賢人

雖然大家都說福田雄一是帥哥美女的形象摧毀機,不過這絕對是讚美的意思,因為比起演出斯文的暖男,觀眾似乎更愛崩壞的賀來賢人,加入「福田組」絕對是正確選擇。

MV5BMzhjY2MzYzctNmJiMi00ZGZmLWJmNjEtNGIy
Ayano Go
我想活在《燕尾蝶》那樣夢幻的世界裡:個性派俳優——綾野剛

年輕的綾野剛,被岩井俊二的作品影響,啟發對電影藝術的興趣,那些電影帶給他強烈的安定感,彷彿從中獲得救贖,於是,綾野剛在21歲立定志向要成為演員。

RTR2MX08
Novelist
將懾人心魄的都市驚魂,若無其事地視為尋常風景:日本小說家——吉田修一

一個人究竟是好人還是壞人,是無法被斷定的。當我試圖寫一個殺人犯,就會想要寫這個人好的一面......。我不讓自己站在裁決者這邊,不站在任何立場。人都有各種不同的面相,所以才會有故事的誕生。

【說再見前的30分鐘】劇照-戲外新田真劍佑(右)也俏皮地不斷向北村匠海(左)撒嬌
Our 30 Minutes Session
《說再見的前30分鐘》——洗掉與覆蓋,卡帶錄音機的浪漫

《說再見前的30分鐘》致敬曾經陪伴我們的卡帶錄音機,新田真劍佑與北村匠海的賞心悅目,是伴隨著演技與歌聲的淨化。清新脫俗的音樂電影,在說再見前說了一個很好的故事:

MV5BYjM0OTQzZGYtZTRjYS00MWUyLThhNTAtOTY1
Suda and Komatsu
輕易遊走於天使與魔鬼之間的兩人:小松菜奈與菅田將暉之間的火花

演戲,並非一人的獨角戲,唯有遇到能相互丟接球的對手,電影的世界觀才能成立。2016年他們在《失序男孩》首次相遇,皆在失序後得以演技大爆發。

ybti073i0d9x2navjhi5yds69g52bj
the movie’s pamphlet
一張千元紙鈔,換來滿滿的能量知識——淺談日本電影獨有的「紙本文化」

看電影前買爆米花,或許是多數觀眾的習慣,但是看完電影後,日本人除了會等字幕全部跑完之後才離場,還會到販售部買一本電影場刊(パンフレット),是全亞洲乃至於全世界,唯有日本才有的電影「紙本」文化。

071
Shunji Iwai
活在觀眾青春裡的文學派導演——岩井俊二

想在北海道的小樽對著天空大喊「お元気ですか」、在栃木県的田園內聽著Lily Chou-Chou的迷幻歌聲,還要撐著小紅傘,在櫻花滿開的武藏野假裝在書店巧遇心儀的學長——這些都是日本純愛電影教父——岩井俊二鏡頭下,初戀的樣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