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優

Screen_Shot_2019-11-01_at_10_00_46_AM
Yumi Adachi
只靠一句台詞就與鈴木一朗齊名:1994年《無家可歸的小孩》裡的安達祐實

1994年《無家可歸的小孩》的重心全在安達飾演的小鈴身上,播映的一開始,收視率還不滿20%,但到了第3集,收視率一路上升,最終回甚至創下了37.2%的話題性表現,身為全劇最重要主角的安達祐實,也一躍成為日本社會的話題焦點。

img07
Fumi Nikaido
不在意「黑暗系女子」的形象標籤,自然演出角色內心陰暗面的二階堂富美

不再刻意呈現,不再只是為了不給人添麻煩,而為了拍哭戲而哭,這幾年逐漸抱持著「不想只是帶著『想被人誇讚演技很好』的想法演戲」,二階堂富美的多方嘗試,繼續為不同的作品注入新生命。

螢幕快照_2019-08-28_下午12_58_19
Erika Toda
擁有女優界辨識度最高的豪邁笑聲——戶田惠梨香

擁有堪稱女優界辨識度最高的低沉豪邁笑聲,就是傳說中只要聽到她的笑聲就會覺得很好笑的那種傳染力。演戲時同樣也有一種魔力,渾然天成卻又不讓人討厭的豪邁,以及那份專屬於戶田惠梨香的自信感。

螢幕快照_2019-08-30_下午1_20_36
Naomi Nishida
說不出春風哪裡好,但就是誰也代替不了:西田尚美

西田尚美這輩子聽過最多的一句形容,可能是「那個長得很像深津繪里的女生」。她們長得像、氣質也頗相似,而深津繪里許多年來都是頭牌女主角,西田則早早就被封為「名綠葉」──她的恬雅氣質更適合成為襯托女主角的綠葉。

o0720072013757311305
Ryoko Shinohara
從少女偶像蛻變成日劇女王,篠原涼子:「當時,演戲是我最不想做的工作」

還記得小時候打開電視,日劇最常出現的單身熟女、冷酷刑警、事業女強人,全都是由同一個人演出,這種感覺就像是時隔多年再見到住在隔壁的大姊姊,對方的一顰一笑依舊和記憶中一樣美好。而那位大姊姊的名字,就叫篠原涼子。

352cce81
30 Jul, 2019
Satomi Ishihara
東京地鐵新廣告|吃拉麵、聽黑膠:石原聰美的「荻窪站」散步地圖

石原聰美自2016年便接下了「東京Metro地鐵」的官方代言,以「Find my Tokyo」為題,帶領大家探索東京市內各地鐵站周遭的景點及美食。

AP_05051205591
NENE OHTSUKA
明明可以靠顏值,卻靠內心小心機讓你愛上她的大塚寧寧

她不會是你會驕傲地承認的最愛、卻也不是你從未看過的生面孔;她不像石田百合子,得在40歲後半得到鎂光燈的寵愛,可是至少她在國民日劇裡讓人印象深刻。她是大塚寧寧,一個與日本史上最著名賢妻同名的女演員。

Az3W88L_BqEEweuk7Mw82w==_109951163244878
23 Jun, 2019
attacked by fans
鹽酸、炸彈、水果刀:6個昭和女星們的遇襲事件簿

昭和女星們的才華光彩,不僅擄獲當時許多少男少女的心,卻也吸引到不少精神與行為異常的人。即使平成後,現場直播的演出節目減少了許多,女星遇襲事件卻未就此消失。

螢幕快照_2019-06-10_下午4_46_15
Masami Nagasawa
略帶男孩子氣的形象,才是長澤雅美被喜愛的原因

或許演員還真的是一條不歸路,曾經一度與事務所表示不想再當演員的長澤雅美,即便現在終於能決定自己想演的作品或角色,她仍是以客觀的視角看自己。

77l9z1zduu9akj6yu6tiwsmi8g5hyf
Oh my SISTER!
在《海街日記》裡沒有劇本,只靠現場自由發揮的廣瀨鈴,與她的姊姊廣瀨愛麗絲

《七月與安生》、《花與愛麗絲》、《美女與野獸》,如果要用一個「與」字相接,「廣瀨愛麗絲」後面接的必定會是「廣瀨鈴」,關於個性與戲路極為不同的兩個人,卻足以成為從平成跨到令和,成為全日本最忙、知名度與顏值最高的演員姊妹花。

AP_280866449311
Nana Komatsu
用天使臉孔發出如咕嚕般的怪聲音:讓人難以參透的小松菜奈

出道至今已過了五年,對於角色的選擇小松菜奈從未產生「我想要演這個」的想法:「我希望能夠以截然不同的形象被看到,然後觀眾就會猜想『真正的小松到底是什麼樣人啊』好像變色龍一樣。」

efe2d0c375bb4a60507d9f9563043
Tao Tsuchiya
每天跑六公里、隨身攜帶跳繩的運動狂人——土屋太鳳

「我也考慮過能堅持到什麼時候,總之先演活目前這個角色,還有下一個。我覺得認真走好每一步,才是現在最重要的。」24歲的土屋太鳳(Tsuchiya Tao ),觀眾依然在等待他成為真正鳳凰的那天。

kumiko-the-treasure-hunter
A Dream Chaser
「無聊的人生,我死也不要」無法不成為野獸的菊地凜子

對於較於保守的日本人來說,菊地凜子在女優界即是不折不扣的「異類」。然而,不管他人怎麼說、演藝之路經歷過多少挫折,菊地凜子嘴上總是掛著:「我真的非常享受其中。」

MV5BMTQ2Njc3NDMwMl5BMl5BanBnXkFtZTgwOTA5
10 Jan, 2019
Rinko Kikuchi
沒有台詞,就用眼神懾服眾人:氣質別具一格的東方演員——菊地凜子

菊地凜子曾說:「我是一個看到喜歡的角色就努力去爭取的演員,只要是自己感興趣的,越是難,越是會想爭。我不會輕易放過任何一個我想演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