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優

截圖_2022-11-14_下午8_36_22
17 Nov, 2022
Kanna Hashimoto
這位有著天使容貌的少女,內心住著一位豪邁的大叔——橋本環奈

福田雄一表示:「橋本環奈的表演就是沒有在表演,本人直接上場的那種感覺,我認為這是她的優勢。畢竟在演員當中,這麼有趣的女生很少見。她是屬於那種,即使我沒有要求,也會即興演出的類型,鬼點子特別多。」

118883403_339847003929352_32420989112092
09 Aug, 2021
Japanese Actress
以可愛外貌詮釋癲狂、病嬌的魔女角色:出道18年終於被看見的怪演女星——松本真理香

也許,松本まりか是真的不懂讓自己爆紅的「怪演」是什麼,因為那說穿了,就是自己深思熟慮過後的表演方式,稀鬆平常,只是表演的一種。

截圖_2021-07-02_下午2_47_59
Become a Director
從人緣極佳的小栗旬,到在片場被討厭的黑木瞳:4個演而優則導的「失敗案例」

但畢竟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不是人人轉行都能考上狀元,原本只要顧好自己的演員,是否知道「換位子後要記得換腦袋」,且成為懂得顧全大局的導演,這可不是人人都能做到。

5u4mjfpexy5t27j0iwyo7xdq30ofra
29 Nov, 2020
Noriko Eguchi
你.知.道.了.嗎?:《半澤直樹》裡傲慢高冷的惡女大臣——江口德子

因為這個反派角色,也讓出道已久的江口德子引起討論度,人氣高漲,但是當媒體去採訪她時,她開頭就是一句:「不要訪我啦……」

AP_20271138898831
27 Sep, 2020
Takeuchi Yuko
當太陽下山,在每個想哭的夜晚裡,你會想起她笑容裡的溫暖——竹內結子

竹內小姐走了,為什麼呢?我們最終也許能找到那最後一根稻草,但我們卻仍然無法數清每片有罪的雪花;我們不是絕頂聰明的夏洛克,解謎遊戲的答案不會比她的離去更令我們感到沈重。

Screenshot_2020-07-21_at_14_14_59
27 Jul, 2020
Seino Nana
閃耀著光彩和朝氣,日本難得一見的武打女演員——清野菜名

電影的最後15分鐘,清野菜名穿著高中制服展開一場大屠殺,招招見血、拳拳到肉,其中的一段演出,更被日本媒體譽為史上最美的匍匐動作。

Screenshot_2020-06-02_at_19_07_51
03 Jun, 2020
Haru
不再只是女主角的漂亮閨蜜:剪去長髮後,我們終於看清楚了波瑠的臉龐

波瑠在13歲時因參與MV拍攝而入行,但五官端正,外型亮麗的波瑠能接到的工作,除了較有名氣的雜誌模特兒,就是各種大大小小「女主角身旁漂亮的親朋好友」的配角......

MV5BYjM0OTQzZGYtZTRjYS00MWUyLThhNTAtOTY1
Suda and Komatsu
輕易遊走於天使與魔鬼之間的兩人:小松菜奈與菅田將暉之間的火花

演戲,並非一人的獨角戲,唯有遇到能相互丟接球的對手,電影的世界觀才能成立。2016年他們在《失序男孩》首次相遇,皆在失序後得以演技大爆發。

MV5BYTQyZWZkN2YtNTBmMC00OGE5LTg1ZDMtY2Fm
10 Apr, 2020
FukaKyon
神啊!祢也給她太多時間了吧:20年後仍無限甜美的深田恭子

在2000年代,深田恭子就有著名的「發呆」(キョトン)表情:圓圓的雙眼直視前方,頭微微地傾向一方,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只有雙唇微微地噘起。好像在她體內的能源一瞬間被抽空了,只留下一個動也不動的美麗精緻人偶。

樹木希林
05 Feb, 2020
KIKI Philosophy
朋友老公過世時,我接收了他的襯褲——物質慾0的樹木希林

「什麼?有人因為我說的話而得到救贖?我說你啊,這是一種依存症了啦!這種事要自己動腦想啊!」

螢幕快照_2020-01-25_下午7_02_16
Riho Yoshioka
即使《四重奏》爆紅卻接連得到負評,終於在27歲這年拿到了電影新人獎——吉岡里帆

「唯有一個我從出道一來一直堅定的念頭,『不選角色』、絕不過於挑惕這件事。從今以後不管是再難、被人們所敬而遠之的角色,我也想要挑戰。想成為一個能無所畏懼地接受任何挑戰的演員。」吉岡里帆在她27歲生日時這麼說著。

13173048_1636873479885213_37755010895331
KiKi KiRin
《小偷家族》中那句無聲的「謝謝」,就像樹木希林對世界最後的告別

「我是為了生計才不得不當演員,與其說是為了角色努力,不如說是為了活著而努力。」其實多數的時候,真的很難理解樹木女士說的是真心話還是玩笑話,或者說,她是把兩者發揮淋漓盡致的人吧。

Screen_Shot_2019-11-01_at_10_00_46_AM
01 Nov, 2019
Yumi Adachi
只靠一句台詞就與鈴木一朗齊名:1994年《無家可歸的小孩》裡的安達祐實

1994年《無家可歸的小孩》的重心全在安達飾演的小鈴身上,播映的一開始,收視率還不滿20%,但到了第3集,收視率一路上升,最終回甚至創下了37.2%的話題性表現,身為全劇最重要主角的安達祐實,也一躍成為日本社會的話題焦點。

img07
Fumi Nikaido
不在意「黑暗系女子」標籤,自然演出角色內心陰暗面的二階堂富美

不再刻意呈現,不再只是為了不給人添麻煩,而為了拍哭戲而哭,這幾年逐漸抱持著「不想只是帶著『想被人誇讚演技很好』的想法演戲」,二階堂富美的多方嘗試,繼續為不同的作品注入新生命。

Copyright © 2022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