拋開書本上街去

Screenshot_2020-10-06_at_14_47_21
Wilderness
《啊,荒野》令人卻步的原因,不是5小時的片長,而是原著作者「寺山修司」

寺山修司,就是傳統日本人與警察最討厭的煽動家,他不拍讓人一目瞭然的實驗電影,將舞台表演搬到大街上,出版字字聳動的散文與詩句,甚至大聲地向年輕人喊話,必須從「血緣」開始拋棄,乃至於故鄉、書本、道德等社會規範與框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