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崎駿

chihiro025
Spirited Away
從無到有只花了3分鐘:最初的《神隱少女》,並沒有無臉男這個角色

其實宮崎駿本來並沒有在故事中安排像「無臉男」這樣反應人們內心黑暗面的角色,直到和製作人鈴木敏夫討論劇情後,發現故事少了一些驚喜轉折,才開始突發奇想,畫出一個戴著面具、站在欄杆上的神秘角色。

圖片來源:聯合數位文創提供。「螢火蟲之墓」(1988年)©_野坂昭如/新潮社,_
07 Apr, 2022
Isao Takahata Exhibition
集結手稿、原畫等2000件展品,高畑勲展將在台北登場

這次展覽,將可看見高畑勲的動畫作品,呈現他對後來日本動畫的影響,以及個人與吉卜力工作室之間,密不可分的合作關係。

chihiro007
12 Feb, 2022
Ghibli Park
終於,你也可以走進《神隱少女》中的異世界小鎮——吉卜力公園即將開幕

位居園內中央的「吉卜力大倉庫區」,則將原本的溫水泳池改建成《神隱少女》裡的異世界小鎮街道,用作展示美術作品、遊樂場所、影片以及紀念品販售的地點。

螢幕快照_2022-01-20_下午11_31_36
21 Jan, 2022
Legendary Eraser
有人看到我的橡皮擦嗎?吉卜力工作室公開請粉絲幫宮崎駿找橡皮擦

在吉卜力成立超過30年的日子當中,宮崎駿並未因為科技的進步,而改變自己創作的方式,甚至還在近期於吉卜力工作室的社群當中,請求粉絲幫忙找橡皮擦。

chihiro035
24 Sep, 2020
Ghibli Ogiri
第一屆推特吉卜力大喜利大賽的始作俑者,其實是這個漫畫家

第一屆推特吉卜力大喜利大賽在台灣的話題度更勝過在日本,許多台灣網友也在推特上玩英文版的大喜利,引起日本網友的注意,甚至看起了台灣網友發出的圖片,還有網友已經連笑了兩天,覺得太累,怒把這個標籤設為靜音

MV5BMzFkZTY0ZTYtYjZjMi00NTY4LWFiMWItZDE3
24 Jun, 2020
Kiki's Delivery Service
少女青春如此多嬌,一部動畫怎講得完?《魔女宅急便》系列小說重新問世

我知道妳可能沒有魔法,一輩子也無法成為魔女,但是琪琪跨上掃把,在夜色裡升空,飛向未知的都市,只有黑貓與收音機裡模糊的《口紅的留言》歌聲陪伴,這樣的情景,也許會在許多人的年少時代裡重複出現過好多次。

340331
23 Jun, 2020
Earwig and the Witch
不懂如何與兒子相處的宮崎駿,再次與兒子攜手合作:《安雅與魔女》

《安雅與魔女》值得注意的一點是,導演是宮崎駿的長子宮崎吾朗來擔任,父子倆之間的不合其實也是眾人皆知的事。

MV5BMTQ5ODk1NDg2NF5BMl5BanBnXkFtZTcwMTM5
06 Dec, 2019
Kiki's Delivery Service
如同琪琪那墜落地面前的奮力飛升,拯救了吉卜力工作室的《魔女宅急便》

如同琪琪墜落地面之前的奮力飛升,對吉卜力、宮崎駿與鈴木敏夫來說,谷底反彈的《魔女宅急便》也許是他們永難忘懷的奇蹟。

timg
Keep Dreaming
在殘酷戰爭題材中找到溫暖與希望:宮崎駿電影帶給我的重要啟蒙

看了許多宮崎駿的動畫電影,我開始注意到,不論片中涉及殘酷或死亡的描繪如何使我悲傷流淚,我總能從中汲取到正面的意義,這似乎是因為當中的「希望飛行」元素。

AP090728039836
09 Feb, 2019
Studio Ghibli
宮崎駿背後的男人:沒有這兩人,就沒有吉卜力——話說吉卜力

許多人簡單以為「只要有好作品,人們自然會懂得欣賞」,但真的如此嗎?作者從回顧吉卜力工作室的發展史,列舉德間康快、鈴木敏夫對宮崎駿成就傳奇的重要性。

1_1457_1541152408_4
18 Dec, 2018
Studio Ghibli
解密迷人角色的誕生過程:《吉卜力動畫手稿展》即將登台

即將在明年一月舉行的《吉卜力動畫手稿展》將一次展出吉卜力工作室歷年代表動畫,還有兩大導演在吉卜力工作室尚未成立前參與創作的作品,全展共計約1400幅真跡手稿,讓粉絲們從中一探吉卜力動畫的誕生過程。

howl017
Ghibli Meshi
荷包蛋是最能引起共鳴的食物!吉卜力動畫中的美味料理

宮崎吾朗認為,動畫中的「吃」不只是一個單純的行為,比起走路、笑這種動作,怎麼吃、吃什麼、和誰一起吃,這些人和物串聯起來後更能體現意在言外的情感。

RTXAS36
04 Nov, 2018
their similarities
宮崎駿與精神分析:在宮崎駿的作品中,豬的造型角色帶有自嘲色彩

除了對飛行與機械的愛好之外,宮崎駿與達文西兩人還有許多性格特質與成長背景的相似性。依循著這個脈絡,從佛洛伊德考據達文西心理發展史的推演過程,我們將這些討論與宮崎駿的成長背景、創作歷程做連結,一探藝術創作背後的心理發展動機。

28 Jul, 2018
Tonari no Totoro
《龍貓》30歲了,人類之於大自然卻仍是個任性孩子

當年《龍貓》的宣傳台詞,原本是「日本已經不存在這麼奇怪的生物了,大概。」宮崎駿看到之後起了脾氣,據說他大喊:「絕對還存在的!」因此,最終這句話被改成了「日本還存在著這麼奇怪的生物,大概。」

9ece1bcd7cf995884d8da98a95a71ed5
23 May, 2018
animation movies
宮崎駿、庵野秀明、押井守:三位日本動畫大師的獨特電影論

製作電影時的第一步通常是畫意象圖,讓所有參與製作的工作人員可以一同想像這部電影的世界會是什麼模樣,接著再搭配劇本,依照想像去製作,然而這並不適用於宮崎駿。宮崎駿本來就沒有寫劇本的習慣,直接就畫起了分鏡圖,問題在於這是什麼個不一樣法?一般來說製作影像都是要依照劇本來做,然而宮崎駿卻是為了影像而變更故事。

Copyright © 2023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