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破.離:日本工藝美學大師的終極修練

shutterstock_1546483049ok
26 Oct, 2020
Kuma Kengo
我希望人心能夠變得更鬆更溫柔:將東奧主場館想成一朵雲來設計——隈研吾

為一個反烏托邦建築師,隈研吾一直受父親的觀點影響。很多人都問過他是什麼時候誕生了一個做建築師的想法的?「走進代代木體育場的一刻,光線從天上灑下來的一刻。」

s_all
24 Oct, 2020
Fukasawa Naoto
他的傘架可能只是在地上開一個凹槽——深澤直人的「無意識設計」

深澤直人的設計觀超越了物表和形態,追求一種和人的情感記憶、文化和習慣聯動起來的功能,使物和五感相通,在無限的可能中找到恰如其分的表達。這一切也和一種民族的集體無意識有關,他說:「在日本,物與環境的關係比物體本身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