呱吉

MG_2914-1024x683
02 May, 2021
No-nonsense Collective
「破青年」是破除,卻又有些軟爛:「無妄合作社」用搖滾與雷鬼,繪出當代青年圖像

「烏托邦對於我們來講,像是一顆北極星,只能看到,可是我們又需要它的存在,才會知道方向該往哪走。」謝碩元說。「這首歌其實在描述一個很理想的狀況,理想的地方應該長成什麼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