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Articles

f8babb63691fd1b75dc921620648dfa5
14 Jan, 2019
Back to the Lab
憑一人之力將品牌推向高峰,沒有了Errolson Hugh的Nike ACG該何去何從?

時間往前推移稍早兩次ACG發佈的系列商品,儘管仍然保有諸多機能設計,但整體風格逐漸拉回起初設定的「戶外」走去,這也讓人不驚感慨,Errolson Hugh的身影是否真的難以在該支線上看到了?

screen-shot-2018-11-30-at-12-13-43-pm-15
14 Jan, 2019
Ronghao Li
從詞曲創作到MV腳本都一手包辦,李榮浩:「因為我懶得跟別人溝通」

「很多人會說,我玩音樂是因為我的夢想、沒有音樂我會死…但講真的,我從沒這樣想過。首先我覺得,你認為這個東西挺帥的,所以想玩一輩子。」

16938755_10154731077964584_3848562246752
Fashion as a Weapon
打敗拿破崙就靠這雙「靴子」? 那些因戰爭而發明的服裝與配件

當年威靈頓公爵打敗拿破崙後,為他設計長靴的鞋匠曾驕傲地表示,「如果為威靈頓公爵服務的是其他鞋匠,他絕對不會擁有這麼多勝績,是我製作的靴子和禱告助他度過重重難關。」

90aafbe77e67df966fb7af403dfeb464
Territory of Love
專訪|台法浪漫之作《我想要你記得_ 》導演羅曼柯杰特

回想初來台場勘時的經歷,羅曼坦言對高雄「一見鍾情」:「可以在這麼小的城市裡,同時看見大海、港口和許多歷史遺跡,令我印象深刻。」其中,又以森林最具代表性,他說,與歐洲整齊劃一的孤獨樹林不同,台灣森林自由奔放,蘊藏著許多動植物,生命力旺盛,十分「狂野」。

wehouse_1540445764_558
Paper Cut Art
感受地球最大哺乳動物的雄偉與壯麗:日本藝術家剪出身長32公尺的藍鯨紙雕

剪紙藝術原來自於中國,流傳到日本後在當地大放光采。日本的剪紙藝術又稱作「切り絵」,藉由一雙巧手剪出一道道令人讚嘆的精細圖雕。

18157360_1384634058225762_24013787498261
13 Jan, 2019
To Publish A Magazine
開始光鮮亮麗的雜誌工作之前,8個你必須先捫心自問的問題

在充滿魔法的美麗雜誌背後,雜誌工作者的世界,往往是一個瘋狂、糟糕、時而單調的密室,他們不見天日地埋頭苦幹,與雜誌光鮮的模樣截然不同。

2013-05-27-11-45-09
12 Jan, 2019
Lion Cafe
重回1920年的老東京:座落於喧囂澀谷的音樂咖啡廳「名曲喫茶-LION」

在1950至1960年代時因為黑膠唱片相當盛行,便出現了像「名曲喫茶」這類型的店,提供專業的播放與音響設備,播放各式音樂供客人欣賞,有不少人是為了聆聽音樂慕名而來。

vodka_aldohol_saki_bottle_wine-1295564
How to Store Sake
清酒的最佳賞味期限&三個良好保存的條件

日本清酒買回家要放哪?多久之內要喝完?和葡萄酒一樣嗎?其實只要了解日本酒害怕什麼樣的環境後,自然就會有答案了。

p19(4__Dazed___Confused,_issue_16;封面人物Bj
11 Jan, 2019
The Start of Dazed
「這不是一本雜誌,而是一項行動」專訪《Dazed & Confused》總編輯Jefferson Hack

1991年,《Dazed & Confused》發行第一期試刊的摺頁海報時,傑佛森哈克(Jefferson Hack)和藍欽維德爾( Rankin Waddell)還只是青少年,但他們從那時開始就不曾鬆懈。如今,這名當年的「新銳」已占有穩固地位,但其姿態仍然特立獨行。

Depositphotos_65574181_l-2015
Dashilar Project
幾家小店,讓日漸沒落的北京胡同變成最時髦的一條街

轉個彎進到楊梅竹斜街,你會看見好多間工作室、書店、咖啡館,也會看見提著鳥籠的大爺、坐在小雜貨店裡的大姊、耳中聽見棋牌室裡的嘩啦聲,胡同裡所有的秘密都藏在那嘩啦啦的洗牌聲中。

李政勳_We_re-all-in-love_100X100X5cm__Acryl
Naked Emotion
在畫布上反覆貼撕膠帶、堆疊顏料,一貼一塗就是12年——李政勳的情緒寫真

「程式跑出來的百封情書,比不上一個實在的擁抱。」至少在創作上,李政勳要以自己的眼與手,好好感受每條線的間距、顏料的濃淡厚薄、撕取時留下的不規則等細微變化,留下人獨有的溫度。

p_176-2
10 Jan, 2019
Branding Element of IT
「卡車司機專屬SIM卡」的Logo為什麼要「黃白配」?

「關於商標設計,我沒有什麼特別不喜歡的部分。對我們來說,重要的是根據品牌定位來找到自己的設計方法。這讓我們能夠真正融入設計中,然後很輕易就能判斷出『眼前這個商標真的對嗎?』」

MV5BMTQ2Njc3NDMwMl5BMl5BanBnXkFtZTgwOTA5
10 Jan, 2019
Rinko Kikuchi
沒有台詞,就用眼神懾服眾人:氣質別具一格的東方演員——菊地凜子

菊地凜子曾說:「我是一個看到喜歡的角色就努力去爭取的演員,只要是自己感興趣的,越是難,越是會想爭。我不會輕易放過任何一個我想演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