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ozoku Culture

時代縮影|在團體中尋找失去的歸屬感,淺談《下妻物語》中的暴走族文化

時代縮影|在團體中尋找失去的歸屬感,淺談《下妻物語》中的暴走族文化 Photo Credit:下妻物語,來源:IMDb

隨著時間,很多人都預測暴走族未來將「自然消滅」,過去逞兇鬥狠的年輕人愈來愈少,暴走族開始走向高齡化,讓暴走族也不再成為酷炫的形象,而是衰老象徵。這個因日本經濟成長興起,而在資訊爆炸年代慢慢消失的族群,反映了日本過去一個世代的社會無助,在未來也將成為社會史的一個縮影。

文字:鄭仲嵐

日本電影《下妻物語》(Shimotsuma Monogatari),是部暴走族少女與蘿莉裝扮少女的兩位主角青春故事。土屋安娜飾演的暴走族少女,在電影中騎車誇張的改裝車,招搖地在車上架著「茨城下妻」與她的組織「舖爾威帝制」(日文馬尾之意)的旗幟,操著鄉音極重的方言,不斷地招募女性加入當地女暴走族,成為老大。當她看到另一主角深田恭子,老家中居然有本田80年代的經典款機車時,不禁露出看到稀世珍寶的表情,反映出當時暴走族的價值觀。

台灣亦然,騎著誇張的改裝造型機車、飆著極大而尖銳的引擎聲、時不時還帶著幾聲叫罵,這是很多人對於飆車族的既定印象。平日不時出沒在空曠地區,假日甚至會到市區飆竄,引發不少社會問題。但在日本,暴走族在70年代到80年代間,已經發展出一種嚴謹的特殊制度,從服裝、車身改造、地域區分、還有行事風格,間接造成許多次文化現象,在極盛期時約有超過四萬暴走族在日本,形成一種現象與風潮。

kgirls058
Photo Credit:下妻物語
暴走族的出現與興起:神武景氣

要討論暴走族的興起,就必須要先回到日本的高度經濟成長期。在二次大戰結束後,百廢待興的日本因為韓戰迎來了再生的機運,50年代起日本重新進入工業化,當時物美價廉的日本品牌深得世界各國喜愛,之後每一年的經濟成長率都相當亮眼,史上號稱「神武景氣」(借日本開國神武天皇之名來形容當時的榮景)。60年代過後,小康家族階級慢慢形成,許多日本人開始會購買高級貨來犒賞自己的工作辛勞。

就如同現今富二代會買跑車來炫耀,當時的暴發戶或是一夕發財的富裕人士,會讓自己的小孩買摩托車來玩。60年代的摩托車是高價品,許多富二代小孩除了騎車炫耀,更如同現在台灣的飆車族,拆掉消音器後開始亂竄蛇行,不守交通規矩,開始成為社會問題。當時媒體給了這個族群「雷族」,意即拔掉消音器後的排氣管如轟雷般巨響,在當時高度經濟成長下,小孩子們自覺不可一世,家長也忙工作疏於管教,讓這樣的風潮在70年代出現巨大變化。

Kaminari-zoku
Photo Credit:Public domain @Wikipedia
雷族
無法控制的「暴徒化」行徑

70年代後,日本的國產機車開始取代原先的進口機車,國產品牌不僅耐用,而且價格更低,吸引不少青少年不論跟父母求或是自己打工,都要拿到一台自己的機車。但伴隨著青少年間的同儕競爭,這樣的機車追逐風潮開始出現變化,在只有傳統家用電話的年代,青少年間的聯絡方式相對狹窄且封閉,久而久之就變成一群年輕人每天定時一起騎著車到處亂晃,閒來無事時也開始騷擾路人或是恐嚇取財,造成的社會問題也開始愈演愈烈。

終於,在1972年6月時,位於日本北陸的富山縣富山市,爆發了約3000名騎著機車的年輕人們情緒失控開始打劫附近車輛與商店的「暴徒化」行徑,成為轟動一時的社會事件。媒體當時抓不到用詞,一度用「雷族」、「狂走族」等名稱因應,隨後當年日本警視廳給了「暴走族」這樣的新稱呼,強調他們的暴徒化與爆衝性格。在當時社會運動正盛的年代,暴走族成為了社會潛在的極大不安因素。

日本政府雖然在1978年改正交通道路法,明定暴走族這樣的脫序行徑是「共同危險行為」,但當時機車大量普及化之下,暴走族數量依舊直線上漲。到了1980年的警視廳調查時,暴走族人口已經逼近四萬人,有活動的組織更超過800個,而成員年齡也開始下滑,15歲的成員居然超過1200人,讓日本警方大為吃驚。如果暴走族這樣繼續橫向發展肥大化,會成為當局難以解決的問題。

在友情中尋求關愛與認同感

為了改善暴走族的現象,日本人開始在多個管道下開始行動,在1980年代後,暴走文化已經深入地方社會,同時負面印象也不斷出現。1982年時就有全國高等學校PTA聯合會就在宮城縣仙台市的大會上宣布推動「三不運動」方針,意即不讓小孩買機車、不讓小孩考駕照、不讓小孩搭乘機車。

不過,當時這樣「三不運動」原先與日本政府的教育方針是違背的,當年日方希望效法美方,在高中教育導入交通安全教育,其中就有如何安全騎車與開車。日本政府當時的觀點是,如果不會學習騎車與開車,自然就不知道在交通安全上如何彼此尊重,也沒有辦法真的理解各種交通事件與意外。

「三不運動」在起起伏伏推行數年後,終於在1992年正式廢止,雖然不算太成功,但對年輕人在機車文化的了解上,還是起了一定程度抑制作用。不過在當時,暴走文化的成型下,嚴格的上下關係也逐漸形成,如果不遵守組織的「內規」,輕則被訓斥,重則被家法處罰,原先那些10幾歲小鬼頭,是對社會體制與上下關係不滿才找同儕騎車暴走,結果暴走族也反而出現自己的階級。

螢幕快照_2019-07-31_下午2_47_16
Photo Credit:下妻物語

當然,會成為暴走族,很重要的因素還是家庭關係,許多人在當年經濟高度成長期時,失去父母關愛,下課後與同學廝混,最終認為友情與兄弟才是家,成為暴走族。而在90年代與2000年後,成為暴走族的人多半出身家庭失和,小時候有被父親虐待,或是完全沒有家庭教育的人,最終在暴走族找到自己的歸宿。

曾是暴走族少年、現在則成為NGO團體成員的久田友信曾說,小時候因家庭因素,讓他覺得自己為什麼要來這世界,始終過著自暴自棄的生活。父親離家與母親完全放任,讓他走向暴走族世界,大家一起打工賺錢,賺到的錢下班時騎車狂歡再花掉,當時他認為兄弟間情誼如鐵一般堅實。直到後來被曾是暴走族團長的NGO團體代表接濟後,才知道自己以前生活多麽荒唐。

暴走族未來將「自然消滅」?

其中,暴走族的穿著打扮在80年代後,因為流行文化的傳遞而變得更為誇張化,除了人人都要燙捲髮,並且將髮型用的尖而長外,還要將奇怪的音譯漢字等繡在衣服上,最經典的就是夜露死苦(日文請多指教)與愛羅武勇(英文我愛你),每個組織有著共同制服。除此之外,日本黑道也趁機進入校園,吸收這些暴走族為未來黑道的預備軍。

終於在最後,日本中央到地方政府,開始在法令下修改。中央的道路交通法在2004年修訂後,如果從事危險的暴走行為,將可能判處兩年徒刑,並最高罰款50萬日幣,並要求新買機車的人一定要有停車位。其他縣市等如熊本縣,則開始陸續制定暴走族防止條例,在車檢上更嚴格外,加油站可以以安全理由拒絕在改裝車加油等限制。

加上2000年後因為排氣管新規範,許多傳統機車陸續停產,新的車種又因為價格過高,讓買機車開始走高級化路線,一般學生就算拼命打工省吃儉用,在泡沫經濟後的日本都很難買到機車。加上網路的發展與普及後,人與人之間的連結不用再靠傳統的集會,而是智慧型手機的簡單溝通,讓暴走族的成員逐年遞減,到了2017年僅剩約6000多人。

隨著時代愈來愈進展,很多人都預測暴走族未來將「自然消滅」,過去逞兇鬥狠的年輕人愈來愈少,暴走族開始走向高齡化,讓暴走族也不再成為酷炫的形象,而是衰老象徵。這個因日本經濟成長興起,而在資訊爆炸年代慢慢消失的族群,反映了日本過去一個世代的社會無助,在未來也將成為社會史的一個縮影。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eld editor

每個物件都因為各種細節的差異而有著截然不同的樣貌呈現,我們是一個在意細節的編輯團隊,想好好地說出屬於生活風格的醇厚故事。Every little detail matters.

更多此作者文章
Feature.
電影裡的當代流行場景
Scenes of the time

電影裡的當代流行場景

每部電影裡面都藏著一些時代故事,那之後,時光繼續流轉,而故事中的那些年輕人也漸漸長大成人。這個專題,我們將跟著幾部經典電影一起回到當時的場景。

90s Rave Culture

播放「一連串重複碎拍」音樂的集會,曾被視為違法:從電影《Beats》看90年代的派對場景

1994年英國公布施行的「刑事司法與公共秩序法案」( Criminal Justice and Public Order Act 1994,簡稱為CJB) 就是針對禁止Rave Party所制定的法案,一開始目的是遏止非法藥物的使用,然而法案中關於音樂的規定相當荒謬,因此被稱為是「以音樂類型判斷犯罪」的惡法。

Read Details
The Millennium

千禧年早已遠去,那《千禧曼波》中的年輕人呢?與段鈞豪聊聊90年代的夜生活及娛樂

轉眼間十幾年過去,我們離千禧年已有好長一段距離,就連《千禧曼波》裡舒淇走過的陸橋都要被拆除了,那故事中的那些年輕人呢?

Read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