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 Drunk

「人最大的煩惱,就是記性太好。」戀情告吹時,你需要一些喝酒的地方

30 Apr, 2022
「人最大的煩惱,就是記性太好。」戀情告吹時,你需要一些喝酒的地方 Photo Credit:古家萱

在碎片來不及撿的時候,你會希望黃藥師給你一罈醉生夢死,儘管醉醒應驗「人最大的煩惱,就是記性太好」。從主觀出發,整理幾處適合失戀喝一杯的所在,我認為很需要。

離開一段關係帶給人們的衝擊,大抵是聽不進旁人說「時間可以沖淡一切」,即使事過境遷發現是至理名言,總歸一句,放過自己,畢竟時間沒想像的多。回顧被甩與甩人的失戀狀態,傷心情緒少不了,差別在於喝多喝少而已。

不管自己抑或身邊友人,失戀時候會對於酒的味蕾沒有那麼清晰,不特別挑惕好壞,比較像是單純想買醉,需要有一個地方——給我酒就好。

去建啤喝生啤,一桶一桶的叫

曾經感覺啤酒這液態麵包不大容易醉,才發現情緒低落時候什麼酒都很好醉,或許是想忘記的心理大過生理,於是酒精能迅速地在體內發揮作用。建啤是我與兄弟對這的簡稱,不過正確來說建國啤酒廠早已沒有營運,喝酒的地方是裡頭有吃有喝還有Live Band的Super 346啤酒文創館,以及渭水路上純喝啤酒的臺灣菸酒便利商店。

在這喝啤酒,我只點18天,在這吃東西,我建議吃飽來,因為食物普通,但仍需下酒菜。每當Live Band演出,熱絡的氣氛能暫時帶走些傷心,配上暢飲方案對想酩酊大醉的人尤其合適,最好呼朋引伴,不然倒在路邊沒有人會送你回家。

建啤對我像是一個回憶據點,不斷提醒著失戀無數次不都這樣過,沒什麼大不了。在Live Band盛情邀約下,上去唱唱跳跳;在啤酒大賽時一口乾掉,沒贏也是賺;在外面蹲著爆吐,大家早已見怪不怪。

各種暢飲,超級划算的買醉據點
P1230132
Photo Credit:Lig Lin

暫且沒有戀失的現在,我搜尋除了純啤酒暢飲之外的其他地方。國父紀念館三號出口直走過仁愛路的第一條巷子左轉,不注意挺容易略過的是一間外面黑板寫天天暢飲的居酒屋,叫做「來吧」。過往經驗,居酒屋的暢飲模式多是2小時或是2.5小時,並以限定的啤酒、梅酒、清酒、角嗨等供應,且通常品項往往不超過10種。

來吧,引我注意的是數字「3」的暢飲時數,翻閱A4大小的酒單,精選調酒、經典調酒、啤酒、Shot、沙瓦……數一數接近50款,上面寫3小時1,000元,手舉起來我說:「我要暢飲。」順便一提,酒單上沒有的,假如有材料,吧檯也能為你客製,一樣是暢飲。

先點杯Highball,聚焦圖文並茂的菜單心想,這裡的菜只是用來下酒的吧?怎麼說品項也僅是酒單的三分之一。點一盤月見辣胡麻炒烏龍麵跟牛五花青蔥,火力放在暢飲的我用自己的步調,開喝。經典調酒我點Whisky Sour、Gin Fizz、尼個羅尼、側車、琴蕾、戴克瑞,邊喝邊想為什麼要中英文穿插?無解。

途中穿插Orion生啤酒和參號、陸號的我,不時收到廚房吧檯二人組的餵養,一碗湯、一碗豬肉飯,以及一包小魚乾,或許是怕我睡著不知如何是好。

IMG_3004
Photo Credit:Lig Lin

夜場開始,進來的客人以年輕人居多,在我看來,來吧,提供了需要買醉的人相對經濟實惠的所在,對失戀者來說,食物沒大問題,調酒、啤酒和各式酒精暢飲的價位也很可以,而對調酒的感想,則比較像是去朋友家玩,那個朋友會調酒的概念。

唱給全場聽,喝到一點鐘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電影〈孤味〉,條通裡的名度卡拉ok又更熱門了,且不得不說「唱歌」這行為實在適合失戀。

站上櫻花舞台,點一首〈K歌之王〉,背景除朋友外,還有一堆陌生人。名度給我的儀式感很強烈,入座後點完酒,日本老闆會在每一個人面前擺上杯具,這個是你的那個是他的,請不要搞錯。而後,陸續送上的碳烤魷魚絲、花生是名度必備,花椰菜、豆乾、季節果盤和其他小菜,應該是看老闆當天心情。

106132709_1608070789361165_8710064769285
Photo Credit:名度

翻閱厚厚一疊的歌本,寫下失戀必唱曲目,放在指定檯上,不用啟動插播模式,老闆將自動分配每個人該唱的順序。每當客人唱完一首歌,忙歸忙的老闆都會停下手邊工作幫你鼓掌,即使他聽不懂你唱什麼。

基本上點啤酒,都是台啤(經典),默默觀察店裡一切的老闆,不用你召喚「再來兩支」,便會自動補上每一桌該要喝的進度,接著收拾空瓶放在座位旁,把標籤轉正。名度半夜1點鐘打烊,轉暗的燈光和沒畫面的螢幕告訴你,一點鐘就是一點鐘,分手就是分手,該離開的時候就要離開。

想哭,去自己可以任性的酒吧

某天去到迪化街,想起5點開的Antique Bar 1900,我上樓喝了杯Duvel,聊起失戀,Alan提到曾經店裡的一位熟客。熟客失戀了,向Alan提出長島冰茶的請求,想當然Antique Bar 1900的屬性是沒有長島冰茶的,然而,Alan仍舊為他破了一次例。這故事告訴我,失戀的任性只有相熟的酒吧才會理你。

如此看來,迪化街另一頭的四坪酒吧,是我可以任性的地方。Modern Mode旁巷子走去,左手邊綠色小門先看燈有沒有亮,有亮,推開,沿樓梯上去,右手邊是不特別開放的小客廳,直走到盡頭,有扇每次我都不記得要推還是拉的木門,總之,裡面空間是真的只有四坪大。

截圖_2022-04-30_上午11_38_31
Photo Credit:古家萱

這裡的營運模式很宜蘭,只開週五、週六,曾因眾人敲碗在去年疫情前開放週三,不過後來的週三直到現在也沒有要開的意思。四坪酒吧的老闆有2個,兩個都看起來難相處,要說「但」的話,可能是她倆開口後,其實很溫柔,羅紘武唱〈堅固柔情〉時的那種溫柔。

四坪用的基酒實屬老闆們的品味取向,她倆的執著反映出四坪每一杯調酒的氣質,好比看似簡單的Gin Tonic,剛剛好的攪拌與溫度,成為熟客去到四坪的起手式。說回失戀,正因四坪只有四坪,喝到失態不會有太多人發現,加上老闆們不大刻意搭話,想抱怨想訴苦,她們可以聽,但哭爆,她們會告訴你衛生紙在廁所。

有沒有失戀我都想去四坪,雖然四坪營業時間難捉摸到好像都市傳說,但凡走進來這都市傳說的人都是自己人。

重新出發!來去貼一張便利貼
IMG_2491-2
Photo Credit:古家萱

安東街靠近八德路,一個同溫層很厚的地方,叫做愛情串燒。只要進去碰巧遇到一個認識的朋友,你將自然而然地融入這個很厚的同溫層,因為愛太滿。假如沒去過,爬個貼文再去更有感,是一個老闆、老闆娘、阿財以及汪姓兼職人員的既視感。

至今差不多快5個年頭的愛情串燒,吧檯(也只有吧檯)有一處吸引單身男女目光的牆,是專屬這兒客人的交友模式。寫下自己的聯繫方式和自我介紹——貼上,便利貼的用意很單純,單純讓城市裡的男男女女用一張張便條,憑著字跡、用語、名字串起彼此。

聲名遠播的雞腿肉,下酒一流的萬里風味,以及目前紀錄保持7杯半的梅燒,是我推薦的品項。其實是不是同溫層無妨,吃好吃的串燒,喝一杯梅燒,重點是寫下自己的交友便利貼,貼上後來杯冰鎮紅標高粱Shot,等待下一段戀情。愛情串燒可以放縱,但不能放肆,怎麼說亂吐也只能乖乖掏出3,000元。

IMG_2497-2
Photo Credit:古家萱

「當你不可以再擁有的時候,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記。」曾經有人說。心碎喝醉人之常情,能記得是好事,起碼哪裡跌倒哪裡起來,放任自己買醉以前,前提都是平安就好。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陳仲廷
核稿編輯:古家萱

Lig Lin

沒案子的時候,就睡午覺、看電影、打電動、喝啤酒;有案子的時候,就不睡午覺、不看電影、不打電動、啤酒喝。

更多此作者文章
Feature.
失戀後生活指南
Heart Broken

失戀後生活指南

離開一段關係帶給人們的衝擊,大抵是聽不進旁人說「時間可以沖淡一切」,即使事過境遷發現是至理名言,總歸一句,放過自己,畢竟時間沒想像的多。回顧被甩與甩人的失戀狀態,傷心情緒少不了,差別只在於喝多喝少。

Heartbroken Musician

音樂人的失戀金曲|在一段感情結束之後,他們都聽這些歌療傷

每當朋友失戀,我會透過音樂療癒對方,像是傳首A-LIN的〈失戀無罪〉,久而久之,面對那些感情上屢戰屢敗的朋友,他們似乎識破我每次傳的歌也就那幾首,於是,我決定找3位音樂人分享他們的失戀故事以及適合失戀所聽的歌曲,讓失戀中的你能有全世界都陪你失戀的感受。

Read Details
Heartbroken Photography

不幸的是,有些愛情終究會走到終點:攝影大師們眼中的失戀風景

「我的攝影人生是從與陽子相遇之時才開始的。」、「陽子,再會了,我永遠愛你。」這兩句話,是荒木經惟在《東京日和》一書的封面與封底所寫下的。

Read Details

Every little detail ma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