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ing Room

冠軍調酒師與米其林主廚聯手合作:只想做出如快炒配啤酒般的「Comfort Food」

冠軍調酒師與米其林主廚聯手合作:只想做出如快炒配啤酒般的「Comfort Food」 Photo Credit: Draft Land

「所謂的A better meal到底指的是什麼?難道是那些華麗的烹調技法、刀工,與擺盤而已嗎?這一切真的能讓人吃得放鬆、喝得開心嗎?」這是Testing Room想提出的問題。

東區巷弄中有一家看起來不太一樣的酒吧,沒有一般夜生活場所標配的昏暗燈光,狹長的店面不見任何座位,吧台裡甚至沒有調酒師,只有幾位穿著白色大掛、宛如實驗室研究人員的員工。這裡是「Draft Land」,全亞洲第一家On-Tap的雞尾酒吧。有別於現點現調的傳統酒吧,Draft Land的出杯方式是將預先調好的酒封存於桶中,再以高壓氣體將其從桶中打出,創辦人Angus,也是擁有World Class世界冠軍頭銜調酒師說:「我希望這個空間能有多一點的實驗機會,能讓調酒能更貼近台灣人的生活。」

不對外開放的餐酒實驗室

但其實,位於一樓的Draft Land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若你穿越狹窄的樓梯走上二樓,會發現另一個名為「Testing Room」的空間。Testing Room有著舒適的座席與餐酒館營業所需的一切設備,卻不是一個常態性對外開放的區域,「與其說這裡是餐酒館,其實更像是一個實驗場域,讓我可以在這邊去連結不同的人、堆疊不同的概念,去大膽嘗試自己能力的地方。」Angus這樣說明。

39919974_1857094834338848_21825357093263
Photo Credit: Draft Land
Testing Room
「吃得舒服」才是重點

目前Testing Room正與米其林級餐廳Gēn Creative合作進行開店以來的第一個Pop Up,Angus說,在最初討論時他發現自己與主廚都很不避諱去談一些很生活化的東西,於是兩人就想:「所謂的 A better meal到底指的是什麼?」難道是那些華麗的烹調技法、刀工,與擺盤而已嗎?這一切真的能讓人吃得放鬆、喝得開心嗎?於是他們決定捨棄這一切,讓餐飲的概念回歸到「我們最喜歡吃的東西究竟是什麼?」進而有了「Comfort Food & Comfort Drinks」這樣的快閃主題。

在菜單設計上,每次推出的五道菜之間其實沒有什麼必然的關聯,在鷹嘴豆泥、左宗棠雞之間,實在是看不出一個特定的風格或系統,唯一的共通點大概就是「吃得舒服」。而飲品的搭配亦然,Angus舉例,在之前舉辦的炸雞燒酒之夜中,主廚製作了中式、韓式、中南美洲式三款炸雞,雖然風味各異,卻都屬於較重口味的食物,於是他便跟著端出了相對清爽解膩的飲料,如將瑪格麗(一種帶乳酸風味的韓國米酒)打入氣泡、加入百香果,創造出輕盈、協調的風味。

「就像我們吃快炒喜歡喝啤酒一樣,與其說一定要增添食物的風味,酒有時候就只是要讓人吃得舒服而已。」
40527893_1196498320481851_36388692429142
Photo Credit: Gēn Creative
三種不同風味的炸雞
40685326_1873289662719365_81481216786064
Photo Credit: Draft Land
喝酒大多都是有目的的?

而說到讓人感到輕鬆的環境,Angus說他們當初想像的原型其實是國外常見的Industrial Bar。「大概就像是我們看西部電影,一個外來的人走進酒吧時所有人都盯著你看的感覺。」由於非常具有地域性,這種酒吧往往有著自己的風格與文化,想要融入勢必得花點時間,而在熟悉之後你會得到一種成為「自己人」的歸屬感。Testing Room想要營造的便是這種拉近酒客與店家間距離的關係,或許是為你特調一杯酒單上沒有的酒,或許是你想吃什麼主廚為你特製,而這一切的前提是你必須「Follow the Rules」放下花錢就是大爺的態度,學會尊重店家的規則與文化。

事實上,Gēn Creative的三位主廚在美國工作時就時常在下班後相約到這種社區型的酒吧,或聊天放鬆、或消磨時間,用少少的酒精與美味的搭酒小食卸除一天的疲憊。那為什麼台灣很少有這樣的酒吧呢?Angus認為:「台灣人喝酒大多都是有目的的。」無論是心情不好借酒澆愁、談生意需要的應酬交陪、跟別人聊內心話時以酒壯膽讓自己暢所欲言,酒在台灣不像是飲料,而更像是一種工具。「但有沒有可能,酒就是酒,是一種像咖啡或是手搖杯一樣的飲料,而酒吧是一種像咖啡廳一樣跟朋友Hang out、聊聊天的地方?」

40172258_1865186456863019_53005743987663
Photo Credit: Draft Land

或許是酒精在主流媒體的操作下時常與負面形象掛勾,多數的台灣人對此總是敬而遠之,喝酒只有在特殊的時刻才被認為是可以放縱一下身心的娛樂。「但難道不喝酒就可以讓我們成為更好的人嗎?如果我們更有自制力,只喝一杯、輕鬆的聊聊天,搭捷運回家然後明天再準時起床去上班,這難道不會讓我們有更多不同的生活選擇嗎?」

To Be Free

因認為人們這樣的飲酒習慣必須要有所改變,所以Draft Land才有一個識別性的Hash Tag叫作「#to be free」Angus認為有些沒來由的道德觀念、社會框架時常限制了人們過生活的方式,他想表達的「Free」並不是那種什麼都不管了、我就是要喝到爛醉、我要去街上裸奔這種很瘋狂的行為,而是學會成熟的思考、學會為自己的決定負責,進而為自己創造更多的「Why not?」

38301113_1824427357605596_14334307321511
Photo Credit: Draft Land

Angus說,餐酒之間的協調需要時間,這也是為什麼這次與Gēn Creative的合作不是為期一兩天的客座主廚型態,而是一個長達兩個月之久的快閃活動。在朝夕相處之中,他在主廚身上看見了對食物的狂熱與執著,讓時常想偷懶的他也「不得不」積極經營這次的活動(笑),透過這段時間的觀察,Angus認為在長時間工作之後還能保有這樣的熱情,是Gēn Creative最可貴的資產。

而身為Gēn Creative主廚之一的Eric也表示,由於自己的餐廳型態早已定型,在Testing room這個沒有任何潛在規則的空間,他們可以不受限制的製做想分享給大家的餐點,也為團隊帶來了更多彈性與可能。

不追求消費者多點幾杯、甚至在寸土寸金的台北市放著一個好好的空間不對外經營,或許多數人會認為Angus的做法有些反骨,但比起「世界冠軍親手調製的雞尾酒」,我想Testing room提供的是一種價值觀,無論是對於食的想法還是空間中營造出的輕鬆氛圍,這裡都在提醒著人們:「說到底,我們都是有選擇的。」

同場加映

核稿編輯:劉怡廷



古家萱

寫字的菜鳥

更多此作者文章
Feature.
把剩食變盛食的台灣Fine Dining
Root to Leaf

把剩食變盛食的台灣Fine Dining

從鼻子吃到尾巴(Nose-to-Tail)、從根吃到葉 (Root-to-Leaf),如何把食材的每個部位發揮到淋漓盡致,其實早已是全球趨勢。

Root to Leaf

「無花果最香的其實是葉子,卻不會有人用」五間把剩食變盛食的台灣Fine Dining

你能想像一堆散落在農地上、看似無用的無花果葉,經過廚師精巧的料理後,搖身一變成美味食物的一環,用另一種型態呈現在餐桌上嗎?而那些被淘汰的邊邊角角細碎豬肉,在主廚重新烹飪擺盤後,能再次以新樣貌躍上餐桌嗎?誰說過剩的食材就不能成為美味佳餚,從鼻子吃到尾巴(Nose-to-Tail)、從根吃到葉 (Root-to-Leaf),如何把食材的每個部位發揮到淋漓盡致,早已是全球趨勢。

Read Details
Farm to Table

當季不只是新鮮:秋收冬藏延續食材美味的「原住民燻烤料理」——好福食研室

「找到一顆很珍貴的松露,又如何?那並不會改變我的一生。」身為料理人,走進田裡的目的,絕非是為了找到什麼珍稀的食材——而是為了發現食材的可能。

Read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