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morning Taipei

好奇心、好吃心、好勝心乃是胖子養成之所需:走一趟西區,尋找「台北傳統早餐」

30 Jun, 2022
好奇心、好吃心、好勝心乃是胖子養成之所需:走一趟西區,尋找「台北傳統早餐」 Photo Credit:李政道

對於久違的早餐像多年不見的老朋友,總不定期的興起探望之情。「最近過得還好嗎?想不想我吃你一口啊?」

早餐很重要,一定要吃喔

我家早餐是這樣的,冰箱固定的位子一直有著一瓶100%鮮奶優格。太太起床梳洗完畢以後,取出優格舀進特定的早餐碗中,依序淋上蜂蜜、數顆藍莓、兩勺的麥片、一勺不調味堅果,而我則準備手沖黑咖啡,聽著音樂、配上新買的雜誌。日復一日,日常嘛,也不覺得煩。

前陣子為了減肥,實行了一段時間168。但人生總是這樣的,為了兩公斤要付出很多倍的忍耐、毅力、和汗水,而放縱以後,體重靜悄悄的的回歸卻是毫不刻意。

總之,教練,我是不想再努力了。胖子不是一、兩天就會變成胖子的,好奇心、好吃心、好勝心乃是胖子養成之所需,瘦子和胖子的差別在哪呢?就差在一個念頭 —— OO要吃什麼?OO則可套用早餐、午餐、晚餐、待會、或是明天晚餐、與週末......OO也代表那幾斤的肥肉。

放棄168,也脫離日常的時候,對於久違的早餐,像多年不見的老朋友,總不定期的興起探望之情。「最近過得還好嗎?想不想我吃你一口啊?」

ED早餐-00481
Photo Credit:李政道

以前家裡的早餐是奶奶和媽媽熬煮的清粥,偶爾睡醒經過廚房,能見到奶奶炒青菜的背影。至今想起時,似乎還可以聞到大火爆香的味道,和聲音。想不起來是哪一年第一次吃「巨林美而美」的,總之它是台灣西式連鎖早餐的第一代,那焦脆的合成豬肉漢堡、芝麻香,與奶精調配的奶茶,往日的新潮變成今日的經典了。

而記憶中再也無法找到的有更多、更多。

爺爺是湖北人,多年前早已仙逝。那些年老外省人很多,早晨的豆漿油條店是嘈雜問候聲,絡繹不絕:「早啊!要什麼?」臺北社子永平街上來套燒餅夾油條,或是現擀的蛋餅皮,喜歡聽鹹蔥花打成蛋花的節奏「兜、兜、兜、兜、兜、兜、兜......嘩!」熱油一煎,配上花生味香醇的米漿。現已從熙熙攘攘變為三三兩兩,客人和店家均日漸凋零,惟蛋餅口味多年未變,加上蒜蓉醬油,愛蒜者入口則不覺辛臭倍感芬芳。

ED早餐-00433
Photo Credit:李政道

多年前,辛亥路上阿玉水餃還在賣豬肉時,隔壁有間豆漿店。最記得白饅頭沾上「甜到砂糖化不開」的滾熱豆漿,特別是把蛋花打進美耐皿裝的熱豆漿裡,到底是誰發明這蛋白質Extra的呢?

而稍晚約10點半的時候,會有個瘦白的老爺爺賣著小籠包,老推著車打辛亥路進和平東路出,這個原籍山東的老兵,賣的是手擀的現蒸小籠包,重點在現蒸。蒸的是等待、和口水呼之欲出的期待,老爺爺會在此時與你閒聊,放點鹹香的豆瓣醬,香噴噴。絕對不可以預蒸,蓬鬆的麵皮若沾染了多餘的水氣,就變得扎實難以下嚥。幾年前在永康街口7-11對面,曾有一家人早上現蒸的小籠包讓我想起了和平東路的老爺爺,只可惜也成為絕景。

豆漿店消失者眾,如捷運萬隆站古亭地政事務所附近的萬隆街上,podcast台通有一集去的「萬隆的漫畫書店」旁有間無名的包子、饅頭,印象中鮮肉包的肉餡十分鮮甜,疫情後再尋也尋不著。

若此時有珍稀的早餐,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時代巨變,且不說明天是不是一樣還有這樣閒情逸致的生活,疫情嚴峻時安穩地吃頓早餐也沒有雅緻。台北西區,舉凡滷肉飯、油飯、米粉湯不多說了,說些非主流的異數也著實不錯。

ED早餐-00427
Photo Credit:李政道

臺北城中——清早來碗熱乾麵

少有提到這區的早餐,也少有人刻意來這邊吃早餐,來的多半不是憲兵隊長官,就是順便到旁邊國軍英雄館餐廳蹭百元自助餐的。說到延平南路這一帶,東吳大學城區部附近可是福州乾麵的激戰區。福州乾麵又稱作傻瓜乾麵,而關於傻瓜乾麵,我們以後另外開一集再說。

過了小南門,是小南門福州傻瓜乾麵。而東吳大學前門的貴陽街上,有東莒小吃店。小吃店台前放著一碗一碗預煮好的麵,待客人多時,分別燙一下就上桌了。老闆是真的馬祖東莒來的,夏天沒有空調時在裡面可真熱的。

延平南路上則有中原麵店。天剛亮,中原早早就開了,最近瘦身有成的小老闆說,他們以前住的眷村就是店前這片基地。中原麵店的麵最「傻」,白麵上桌,其餘的調味像紅油、辣渣、醬油、白醋、烏醋,和最近已見不著的榨菜,全都要自己來。但其實,中原的湯品才是我的最愛,包餡的福州魚丸、彈力可比乒乓球的貢丸、不帶麵鹼味而肉味十足鮮餛飩湯,加上大量的胡椒、些許白醋,有榨菜時則加入適量的榨菜,「魚丸蛋包、貢丸湯。」每次這樣點餐,店裡的伙計都已見怪不怪,但我有天只喝餛飩湯時,卻遭到伙計的強烈懷疑。

若要提到早晨麵點,其中最鍾愛莫不若樺林麵店的炸醬麵。有時去樺林,看到自己鍾愛的老位子被佔領,心裡會不自覺地犯嘀咕,但看在躺好的極細麵上淋著精緻的炸醬,一切就算了。樺林的炸醬麵細肉末中可見豆瓣醬,量適中也能吃到麵條味,吃到碗底恰到好處的醬汁殘留碗壁,不多不少。

身為偏執狂很開心這樣的乾麵作為早餐,百吃不厭,他們家的湯品先不提,因為麵才是主角。有位老客人,每天來報到,點菜時只說:「一樣的。」其餘的廢話都是和店家拌嘴的交往(或許他根本不是來吃麵的)。而這些老客人作為品管,就是樺林的品質保證了。

ED早餐-09503
Photo Credit:李政道
ED早餐-09588
Photo Credit:李政道

西門町——火腿、吐司、蛋和一杯熱咖啡

身為一個高中在西門町長大的叔叔來說,我很晚才認識蜂大咖啡。高中時每天從秀朗路復興美工旁,坐著262公車一路飆到西門,公車司機的開法很對青少年狂躁的味。那時中華商場早拆,鐵軌也已地下化,正值捷運工程的黑暗期,可對早秋、好奇心強的高中直男們來說,西門町是個永遠想把妹子,卻遲遲不敢越級打怪的聖地,於是在賽門甜不辣、天婦羅、排骨飯、牛排館之間魯蛇了整整三年,或者萬年。

或許有那麼一兩次吧,我們都曾在蜂大咖啡之前的長廊看著女生的背影,想著「她」是不是我緣定今生的歸屬,然而當時的我不止錯過那些男孩、女孩、也錯過了蜂大,或許只是因為當年的自己還不夠成熟,青少年的咖啡因攝取,可樂是比咖啡更友善的多。

ED早餐-00048
Photo Credit:李政道 Model:楷庭

早上八點開門,找上喜歡的位子以後,點了一份早餐、半熟荷包蛋、熱咖啡。過沒三分鐘,姊姊為你上好成盤的早餐——兩片烤得香脆的吐司,一片抹上足夠份量草莓醬,一片「裸體」可自己抹上飛機餐慣用的奶油。在兩顆晶亮的太陽蛋上撒上鹽巴,加上一片三角形的火腿,還有一杯熱騰騰的咖啡,120元。

蜂大是台北經典的喫茶店,用超・級・無・敵便宜的早餐,服務客人多年。我很常在密集的桌椅間偷聽,這裏有來自萬華的文人雅士,也有海歸回國的姊姊妹妹,還有賣弄政商關係的掮客老騙子。故事配咖啡,和這裡一成不變的風景,後來才知道,原來這才是命中註定的歸屬。

如果是高雄的話,記得去鹽埕的小堤咖啡找二姐,吃一次是一次了。

ED早餐-09984
Photo Credit:李政道
ED早餐-09935
Photo Credit:李政道

大稻埕——世界美食總匯

歸綏街、普願宮斜對面「世界美食總匯」,是什麼店這麼狂,膽敢叫自己世界美食總匯?其實我覺得世界美食總匯最狂的事情,是24小時開店、每年只休幾天。然而一天開24小時的店,食物的類型,從陽春麵、牛肉麵、海鮮麵、饅頭、麻油豬肝湯、炒飯、蛤仔湯、豆漿、漢堡、吐司、肝連、牛肚、到花生甜湯、各式粥品、到泡麵料理、牛奶、果汁,通通都有......很狂。

ED早餐-00279
Photo Credit:李政道

一間24小時的店為何會在早餐的名單內呢?因為臺北也是一個不眠的城市,有人兩三點就起來運動、有人五六點起來準備、有人九十點開始上班,有人在晚上加班之後回家獨處陪伴家人、當然也有人整夜狂歡。

每日的午夜之後,這裡高朋滿座。大約在過了三點後、四五點左右天還未亮,最後一批暢飲結束的酒客準備回家之前,若不是去喝阿桐阿寶的熱四神湯,就是來到世界美食總匯飽足腸胃。這裡的牛肉蛋包麵、肉燥蛋包麵,就是統一麵加了零失誤的半熟蛋包,和照顧健康的青菜,誰能在微醺的早晨拒絕這樣罪惡的東西呢?吃個飽飽回家睡覺才是王道。

第一次踏足這裡,是在20多年前當兵之時,有段日子常常留宿在世界美食總匯的對面,總是能從高樓上聽到鐵板炒飯的聲音。許多日本朋友說這邊炒飯「非常好吃」,店家自製的辣蘿蔔也如犯規般存在,我總是開玩笑說,因為24小時營業全年無休,所以這炒飯的的味道也應該像陳年的「老滷」一樣吧。

ED早餐-00307
Photo Credit:李政道

社子——社子市場魷魚羹

說來好玩,我必須要強調就像哈哈台說的那樣,社子人很討厭被說是住在社子島,不是因為歧視,是因為那是兩件事:社子沒有過洲美快速道路,社子與社子島不能混為一談。

還記得小時候經過延平北路,能看見社子戲院的手繪看板,《火燒島》是社子戲院關門前,我唯一看過的電影,而樓下的手打魚丸,到現在還是社子的特產。如果不是社子人誰會想要來社子?於是早上到社子「踅菜市仔. se̍h-tshài-tshī-á.」順便吃碗魷魚羹當早餐,應該是老社子人特有的回憶。此處的早餐,是隨著地域性而發展出來,獨一無二的飲食文化。

ED早餐-09847
Photo Credit:李政道
ED早餐-09741
Photo Credit:李政道

記憶裡陪媽媽去買菜,市場濕漉漉的地板,兩旁賣魚、賣肉、賣蛤仔,終點是市場中心的十字路口。路口有肉圓攤、水果攤,往右巷子走進去大概30步,左邊一間升級版的雜貨店,就像小型超市一樣,這裡暫停,先拿瓶津津蘆筍汁,再到對面去點碗魷魚焿米粉,或者魷魚羹麵加上黑白切的小菜。

有記憶以來,這是和母親一起經歷的回憶,這家店也歷經老闆退休,換男丁接手,再由新住民的配偶扶持至今,味道都沒變過。至少豬油肉燥、帶著乾魷魚的羹體,和底部沉殿辣渣、非加不可的辣油,到現在還是這麼的讓人滿意,而老店翻新地板不再油膩,老折疊桌下的小蟑螂也不見了。

隨著年紀的增長,小店雖然翻新,卻仍持續連結著社子人們的情感,不只是老人,每個在社子長大的人都還在店裡吃著,早上吃魷魚羹的這習慣,不管別人說我們再奇怪,社子人都買單。

ED早餐-09710
Photo Credit:李政道
ED早餐-09800
Photo Credit:李政道

你說臺北奇怪不奇怪

不禁想抱怨,台北的都市更新腳步,好似快到城市自己都來不及理解。在《偉大城市的誕生與衰亡 》中,作者珍雅各致力於倡議適合每個人居住的都市輪廓:「活力城市的規劃必須在一個大城市的每一個地區的所有用途和人口當中,刺激和觸發最大的範疇和最多數量的多樣性 ; 這是城市的經濟優勢、社會活力和吸引力基礎。」近年的都市更新把新建築蓋起來,趕走了舊聚落,疊高的房價也排斥了老生意,漸漸的反其道而行了。

大話西遊裡有段台詞:「曾經有一份真誠的愛情放在我面前,我沒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時候我才後悔莫及,人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如果上天能夠給我一個再來一次的機會,我會對那個女孩子說三個字:我愛你。如果非要在這份愛上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

倘若還能吃到萬隆的小籠包、再見到那位推著小籠包車的老爺爺、再喝上一口那打著蛋花的熱豆漿、再看見奶奶在廚房後炒菜的的背影,就算一天長個十幾公斤肉我都願意。「老兮,明仔載食菜喔。」韶光荏苒,馬的,連「大茂黑瓜」的廣告都已成了往事。

台北好吃的早餐,值得珍惜的還有這麼多,誰還要 168?減肥這擋事,不如請中醫師幫你開出減少吸收、也減少罪惡感的中藥吧。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林君玶
核稿編輯:楊士範


李政道

目前為網路平台《西城 Taipei West Town 》主理人,曾於上海、北京從事網路廣告創意人,熱衷發掘生活大小事,更喜歡遊走在台北舊城區,找題材、聊故事,將人事物熬成珍貴內容,以文字、影像、策展的力量向外發散,提供人們進一步了解這個城市,體驗藏於日常的枝微末節。

更多此作者文章
Feature.
台北晨間日報
Early Birds

台北晨間日報

夏至已過的台北,氣溫在早上七點之前都是安全的。在城市還沒醒來之前起床,到處走走,我保證你有最新鮮、最透的空氣、最宜人的氣溫、最美的拍照光線,今天,就和我們一起,把這些美好都收集起來。

early bird

比攤販還早起的市場特務:因為太早來,我便觀察起傳統市場的擺攤規則

數大便是美嘛,平時亂糟糟的傳統市場,在這段「疊疊樂」時間裡可是很極簡、很整齊的,不起眼的塑膠籃、不鏽鋼容器,也因為數量一多,排列起來變得很好拍,殺了不少記憶卡空間。

Read Details
Milk Tea

台北晨間日報|我們對「早餐店大冰奶」的口味與烙賽指數,進行了一連串的人體實驗

肚子痛的風險無法澆熄奶茶之國子民的熱情,以下,我們就挑選了幾家在各地都算常見的連鎖早餐店,針對各家大冰奶的口味、甜度與烙賽指數,進行一連串的人體實驗評比。

Read Details

Every little detail ma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