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d, Drink or Bistro

要隨時都有位置、還要好吃又好喝:大叔的餐酒館口袋名單

要隨時都有位置、還要好吃又好喝:大叔的餐酒館口袋名單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什麼是大叔餐酒館?其實跟你想的可能完全不一樣。

我固定每兩週會有跟同事進行1-1會議的行程,就在某次跟eld主編Jill進行1-1的時候,她又用了一種輕描淡寫的口吻說,對了,我們在規劃一個餐酒館的專題,你可以幫忙寫一個「大叔餐酒館」的文章嗎?

然後我就拖稿了。

重點是雖然寫吃吃喝喝對我來說並不算非常困難的事情,但是這個題目「大叔餐酒館」看似簡單卻有太多魔鬼細節躲在裡面了。諸如:

何謂「大叔」?何謂「餐酒館」?是大叔愛的餐酒館?是大叔才能去的餐酒館?是大叔才會懂得品嚐的餐酒館?還是大叔開的餐酒館?

最後得到2個回覆:「餐酒小酒館門檻落在『要有除了炸薯條以外的(下酒)好吃食物』」以及「你自己覺得可以常去的就算。」

「我覺得可以常去的最重要的一點是…..我隨時去隨時都有位置。」我回。

「……隨便你吧」主編看起來已經完全放棄我。

我又認真想了想,於是又過了2週。

其實這個拖搞醞釀的過程中,我還有訪問了連續兩年都入選世界50大酒吧的Indulge老闆Aki,當我問到他認為未來台灣酒吧的趨勢是什麼的時候,他幾乎是毫不猶豫的回答說:絕對是餐酒館。因為在台灣喝酒多數還是被當成是非必要的奢侈品,但是在台灣大家相約一起去吃飯是很常見的事情,吃飯氣氛對的時候就會想要喝一杯。

仔細想想也是蠻有趣的。因為最近幾次大家要跟我約喝一杯的時候,除了少數的老酒友之外,純喝的比例其實都不高,多半都是從晚餐開始,一邊吃一邊喝。有時候約居酒屋當然就是啤酒和清酒為主,有時候如果不想去居酒屋,那有提供好食物的餐酒館就是最棒的選擇。

為什麼找到我心中的好餐酒館不容易

在台北,想要找到好食物的地方太多了,個人口味偏好不同,我的選擇也不會特別厲害或有特色,也就不多談。但想要有好酒(主要針對調酒)又要有好菜,相對之下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我想,原因大概不會是因為我們沒有好的調酒師或好的廚師,而是要能夠把這兩者好好的結合在一起,不是說單純找到一位好的調酒師和一位好的廚師就好。還需要有人(不管是調酒師或廚師或另外一位店長或經理)把整個餐飲的理念架構清楚,包含店面設計、店名設計、菜單設計、氛圍呈現等等都要搭配的非常巧妙。

好酒吧需要的工作環境和好餐廳需要的工作環境是完全兩套。雖然看著調酒師能夠在吧台內除了瀟灑帥氣的調酒,還能夠變出各種美味食物很有看深夜食堂或日劇《Hero》的溫暖fu,但這真的蠻辛苦的。撰文期間剛好在京都找到了一間很有趣的清酒酒吧「轍WADACHI」,裡面也有提供不少食物,但是光靠老闆一人在裡面做菜出酒,真的很忙,而且在食物處理上當然也會有一定的限制。

IMG_0076
Photo Credit: Mario Yang
京都清酒酒吧的下酒菜:大蔥鴨

另外好的酒吧和好的餐廳在座位的設計都不見得能完全共用。我看過有些餐酒館是採用純酒吧或咖啡館的方式設計座位區,你坐在一個桌子高度跟你坐下來膝蓋平行的沙發上吃飯,就算沙發再舒服大概也會吃得非常辛苦。

最後當然是餐跟酒的搭配。但重點不是餐點或調酒美味而已,而是在服務的過程中,能夠清楚抓到不同客人當下的需求偏好,提供最好的餐飲組合建議,不然就算有再好的調酒師和廚師也沒用。

以上這3點跟食物還有酒本身看似沒有關連,但其實都會嚴重影響到最重要的吃喝體驗,也因此要找到一家我心中好的餐酒館並不容易。

我需要的2種餐酒館

為了要寫這篇文章,讓我思考最多的就是,怎樣才叫做餐酒館?或是說,我需要怎麼樣的餐酒館?想來想去,如果讓我選的話,我最需要的餐酒館應該會有兩個不同類型。

第一種是我在正常晚餐時間後,比如說9點或10點,剛下班,想要喝一杯,但同時也需要吃點東西的時候。

這種時候我不需要大餐或正餐,僅需要吃得巧,比如說有個滷味、水餃、炒麵、比薩、炸雞、烤肉等等。然後我通常會在等待餐點到來之前先來個啤酒或Gin & Tonic,之後再來一杯濃一點的調酒如Old Fashioned或是其他店家特調,如果是來到熟悉的店家,可能中間還會不小心敲2個shots。

第二種則是正常用餐時間,我跟朋友約吃晚餐。這個時候的確重點就是要有完整的菜單,最好有前菜、主餐和可分食的一些其他餐點。

我不擅點葡萄酒,所以如果此時剛好是在我覺得適合來杯葡萄酒時候,多半我就是直接請店家給我一杯店裡有販售的單杯白酒做開場,並且期待在餐後會有很好的雞尾酒單,讓我們可以繼續藉著一兩杯很好的調酒聊上一整晚。

我去餐酒館一定會試店家特殊創意料理和調酒

我另外一個覺得很有趣的觀察是,台北現在很多餐酒館會有很有意思的創意餐點。比如說我去「Bar Halfway There」的時候吃到他們在測試的新菜單之一:剁椒皮蛋搭配蘿蔓生菜,吃起來微辣但包著蘿蔓一起吃比較不油膩。或是在「去憂餐酒館」點的XO醬炒蝦漿裹老油條,油條、蝦漿和XO醬意外順口,很適合當下酒解饞小點。還有在「The VG Cafe」吃的牛舌&餅,是真的煎牛舌放在烤餅上,有種吃比薩的錯覺,牛舌嫩口而且醬料鮮甜,適合兩三人當開胃小點共享。以及我常去的「Jumi Tavern」最近弄了一個煎餃的嘗試,重點不只是煎餃,還有隨著煎餃而搭配一整套從醬油、黑白醋、香油、花椒油和辣油完整6瓶的佐料,每瓶都是台灣老店風味,讓你咬牙不滿為什麼一份煎餃才6個。

Jumi Tavern的一套佐料
Photo Credit: Mario Yang
Jumi Tavern裡面搭配煎餃的一套佐料

當然這些餐酒館或酒吧也不只有我寫出來的這道菜,我覺得有趣的是現在很多創意餐點不管是食材、佐料或作法都會強調台灣在地或是台式風格混搭,讓人在吃飯時多了很多話題和故事性。

另外我自己去餐酒館都會請店家介紹有自己特色的創意調酒。我知道有些人喝調酒只喝經典,認為太過花俏的創意調酒只是噱頭,過往我也會有這種想法,但現在我會很樂意嘗試各種新鮮有趣的調酒。跟廚師設計餐點一樣,好的調酒師也花了很大心力,他們會用特殊食材、酒款、杯具和手法做出了很漂亮也美味的調酒,讓喝調酒變得跟吃創意料理一樣,都很精彩。

在我這篇文章中所提及的店家中,除了清酒吧之外,每一家都有自己的特色調酒,如果你造訪任何一家的話,我強烈推薦至少可以嘗試一款看看。比如說2週前我隨意晃進Jumi Tavern,原先說好只能喝一杯,但還是被說服多喝了一杯,那一杯名為「老奶奶的檸檬蛋糕」真的令我非常驚艷,裡面沒有檸檬也沒有蛋糕,但我就像端著一杯清涼的檸檬蛋糕一樣。還有在Bar Halfway There採訪李晏榕時喝到新調酒針對旁邊的炙燒干貝做設計,有果香、然後微酸微鹹還微辣,「像是在做干貝的醬汁一樣」調酒師Anderson這樣跟我說。

Bar Halfway There 調酒
Photo Credit: Jolin Cheng
Bar Halfway There針對食物做的調酒

說到最後,我也不知道主編想要的大叔餐酒館是什麼,只能說我碎碎叨念了超過2500字,重寫了2次,不管你有沒有收穫,至少我在期間是吃喝了好幾家令人開心的餐酒館(飽)。

核稿編輯:劉怡廷

楊士範

楊士範 / Mario Yang,The News Lens 內容總監暨共同創辦人。 嗜酒、咖啡、音樂、棒球、籃球、跑步、電影、小說、寫作。 因過於迷戀馬修史卡德而不知不覺有往酒鬼邁進的傾向。看到左撇子黑人爆炸頭吉他手就會想上前點Little Wing。

更多此作者文章
Feature.
好吃好喝的餐酒館
Bistro & Bar

好吃好喝的餐酒館

介於酒吧與熱炒店之間的台式居酒屋、法國藝術家的無菜單酒館、營業至黎明的暖心溫柔鄉,在這些餐酒館中的食物,可不只是墊墊胃而已。

Secret Bar

城市裡的秘密小酒館:推開門後的另一個世界——專訪Ounce Taipei

「Ounce Taipei」是台灣地下酒吧(Speakeasy)先驅之一,2012年開始營運,最早設址於敦化南路,2017年遷移至信義路四段,隱身在一間咖啡吧的側門。Ounce Taipei想帶給人們的是享受調酒的樂趣及能夠舒服喝酒的空間,其中最為人津津樂道的便是那口感濃郁的雞尾酒。

Read Details
Restaurant & Bar

心靈與胃袋的雙重滿足:6家酒菜都讓人感動落淚的台灣餐酒館

介於酒吧與熱炒店之間的「台式居酒屋」、法國藝術家的無菜單酒館、營業至黎明的暖心溫柔鄉,餐酒館中的食物,可不能只是墊墊胃而已。

Read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