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HINO TOWEL

對棉花深深著迷的職人工匠:以多元觸感征服世界的百年毛巾品牌UCHINO

對棉花深深著迷的職人工匠:以多元觸感征服世界的百年毛巾品牌UCHINO Photo Credit: Uchino Taiwan

明治5年(1872年),一件被稱為「 タオル 」(毛巾)的高價舶來品,首次從英國進口到日本,當時日本人在還不清楚它真正的用途,或是正確的使用方法之前,就已被它柔軟的觸感,及擁有保暖透氣的舒適特性給征服。

「毛巾」在明治5年的當時是奢侈品,因為是從海外進口,價格十分昂貴,主要是被上流階層的人拿來圍在頸部,當作圍巾來保暖;到了明治13年(1880年),一位住在大阪的井上コマ嘗試用手工織布機,以「竹織」的織法仿製出第一條的毛巾,雖嗅到了商機,卻由於所需花費的時間與製作成本過高,而無法順利被量產。

日本毛巾之父——里井圓治郎

明治18年(1885年),在大阪經營舶來品雜貨店的新井末吉,進口了德國製的毛巾到日本國內,當時的新井對於毛巾的觸感及特性感到相當驚艷,他並大膽地預測,將來日本對於毛巾的使用需求一定會日益增大,於是立刻建議和泉國日根郡的木棉製造業者——里井圓治郎,應該要趕緊開發織巾的機器與技術;明治20年(1887年),里井圓治郎與中井茂右衛門終於相繼開發出,能以毛圈織法的織巾機器,使得毛巾製造的技術出現了劃時代的躍進。

而「毛巾之父」——里井圓治郎先招集部分同業,共組「佐野毛巾共同會」並就任第一任會長,後來偕同更多相關的業者組織工會,積極地開發並拓展銷售的版圖至上海等其他城市,自此之後,泉州一帶被視為是毛巾製造的發源之地,後來當地的人們也特別在泉佐野車站附近設立銅像,來紀念這位日本的毛巾之父。

hdr01
Photo Credit: UCHINO
每個人都應該有一條自己的毛巾

大約從1900年開始,陸續有其他人嘗試著手改良織巾的機器與織法,全國各地開始出現許多毛巾製造的工廠與品牌。成本售價降低而變得普及後,原本是被拿來圍在脖子上保暖用的奢侈品,也因為製造技術的進步,提升了毛巾的吸水性與乾爽觸感的優點,開始被人們用來作為洗澡後擦拭身體的浴巾。1930年後,毛巾的用途早已不只有一種,更可被當作是一種布料,製造出帶有毛巾質感的浴袍或睡衣等。

在二次大戰後那個全家人還在使用同一條毛巾的年代,直到1949年,當時剛從和服產業轉身並涉足到紡織業的日本毛巾品牌UCHINO,率先提出「家中的每個人都應該要有一條屬於自己的毛巾」的衛生觀念,藉此推出7條不同顏色的家庭組合,毛巾的使用才開始變得普及。

50、60年代,UCHINO也是日本最早使用緹花並推出毛巾刺繡服務的公司,他們成功開發出全世界第一條的印花毛巾,同時也是全世界首間將毛巾「商品化」的公司。不只如此,他們還談下迪士尼的授權合約,並開始為植村秀、聖羅蘭、皮爾卡登、紀凡希等國際級的品牌代工,是毛巾產業中最早將品牌觀念導入的業者。

而當其他品牌遭遇經濟泡沫化及進口品牌的衝擊而衰敗時,UCHINO早就在海外各國積極設點,成立門市銷售中心,以獨特的經營策略躲過這波泡沫化的崩解;到了2003年時,他們更導入新的CI識別,要讓人們從觸感出發,重新思考質感生活的各種面向。

super-marshmallow_main
Photo Credit: UCHINO
輕盈柔軟的棉花糖毛巾系列
發揮百年極致工藝,傳遞日本傳統美學

改頭換面後的UCHINO,就像是對棉花深深著迷的職人工匠,卻又不過分執著於毛巾的功能面。他們將純棉纖維的工藝技術發揮至極致,依據每個人的使用需求和目的,將毛巾細分為毛巾、居家、兒童和身體等系列,單就任一系列裡面,還能依照不同的用途和使用習慣再往下延展開來:

使用新疆頂級超長綿,以超過其他產品一倍的60支紗,來織出如棉花糖般觸感的「棉花糖毛巾系列」,有著輕薄舒適的質感與優越的吸水性;充分掌握中空紗的材質特性,再搭配UCHINO的獨門專利織法:蜂巢織,織出猶如蜂巢般緊密排列,凹凸有致的四方格織面,「蜂巢毛巾系列」除了能加速虹吸效應,讓毛巾的吸水性更好,其特性也讓空氣易於流通,大幅縮短乾燥的時間。

8615F119_1b
Photo Credit: UCHINO TOUCH
清爽快乾的蜂巢毛巾系列

UCHINO更與深受英國皇室貴族及各國的名流信賴、同時擁有藥劑師專業背景的世界級美容專家——早野實希子合作推出沙龍產品「美人系美容毛巾系列」——從沐浴巾、沐浴手套和洗臉巾,眼罩和毛巾一應俱全。

而品牌產品當中最經典的——「OBORO系列」(おぼろ在日文是「朦朧」的意思),則採用了迄今已超過百年的傳統織法技術「經紗有色、緯紗無色」,織出有朦朧感效果的巾面,即使反覆使用也不減原有的吸水性、彈性及柔軟度;在毛巾的選色上,選用了像是紺、小豆、立休白茶、山吹、櫻、藤紫等十多種象徵日本美學及美感的色彩,也因此十分受到日本人的喜愛,特別是在泡湯時。

7012B332-2
Photo Credit: UCHINO
輕薄快乾的OBORO泡澡專用毛巾
從「動詞」尋找突破口,地方主婦的逆襲:「毛巾體操」

但隨著海外的技術水準提高,進口自中國、台灣等地所生產的毛巾,開始讓日本國產的毛巾無法與之在價格上競爭,造成銷售數字逐年下滑,整個產業幾乎要接近崩解。

直到2000年,一群「今治市生活文化女性塾」的參加者們,為了要活化和振興地方毛巾製造業,她們把今治市地方古調重新編曲後,配合曲風編出三個版本的毛巾體操:「椅子篇」、「站立篇」,以及帶點搖滾曲風的「新版本篇」,藉此伸展筋骨以及全身的肌肉,卻意外地發現毛巾體操對改善肩膀的問題有所助益,更在媒體報導下,很快地引起全國的關注而成為熱門話題。

日本毛巾主要生產地之一的四國今治一帶,當地的工會組織「四國毛巾工業組合」,在2003年的戰略會議上,提出了「毛巾的動詞」會議,希望能從「動詞」的角度去思考,找出生產製造的破口與其他可能性。直到知名的創意總監佐藤可士和的出現,他將毛巾的使用體驗所帶給人們的「安心感」從功能性中萃取出來,透過他的設計長才與創意,以自然界的太陽、海、空、水等元素,運用紅、藍、白三色重新設計品牌識別的標誌,喚醒蘊藏在產品內的高級感與高品質。

今治毛巾也為產品訂下能夠展現其超高吸水性的衡量標準——5秒定律,並特地設立了一個「毛巾諮詢師」的職務,讓每一位客人都能夠在專業諮詢師的介紹之下,找到最適合自己的一條毛巾;通過佐藤可士和的創意手法,加上地方眾人的努力,使得將近瀕死的今治毛巾產業得以重新復活,並創造出前所未有的價值與新風貌。

當織巾技術被視為是一種藝術表現

如今的毛巾,不光是能擦拭濕溽的身體或汗水,更被視為是保養的一環。而成功以多元柔順的觸感征服世界的UCHINO,一路上不斷地嘗試開發各種關於毛巾的新用途與系列產品——從棉花質地種類的挑選,到毛巾的厚薄度及吸水性的研究,都是因為充分感受到了第一代創辦人當初在湖邊看見天鵝的羽毛,深深被其鵝絨羽毛的觸感所感動,而開始投入毛巾的開發製造的熱情與精神。

當織巾技術被視為是一種藝術表現時,UCHINO以傳承百年的自豪技術,揉和藝術家們的設計靈感,將日本傳統的美學與美感,一針一線地織進毛巾織品,它的魅力就在於,這些由肌膚專家所創造的系列產品,早已脫離了日常用品的定義框架,而成為一件件最貼近身體、最輕柔的藝術品。

參考資料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林廷璋

私人圖書館「櫞椛文庫」館長;獨立刊物「圈外」總編|熱愛各種形式的閱讀,偶爾寫詩,偶爾寫文。相信文字的力量,同時也懷疑所有的真理與事實。

更多此作者文章
Feature.
浴療系の泡澡時光
Winter Bath Time

浴療系の泡澡時光

冬日裡的泡澡時光彷彿具有一種魔力似地,總是能夠讓人們放慢步調、專注呼吸,再藉由這幾十分鐘的時間重新調整自己的一日生活步調。

Hot Spring Hotel

彷彿走入日劇場景!到深山裡的「自炊」溫泉老店,體驗日本獨有的湯治文化

「大沢温泉」只有一間旅館營運,但分為三個主要部份,我們選擇了當中最有趣的「湯治屋」去體驗一下日本的「湯治」文化。

Read Details
Wild Hot Springs

台灣人專屬的戶外湯屋:翻山越嶺,尋找秘境裡的野溪溫泉

隨著天氣越來越冷,又到了泡溫泉的季節,除了到古樸懷舊的湯屋暖暖身子之外,野溪溫泉更是人們放鬆身心的好選擇。

Read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