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side The River

直到幾個交換學生說「我們去河邊喝酒」,我才發現台北也有地方可以用80塊喝威士忌

直到幾個交換學生說「我們去河邊喝酒」,我才發現台北也有地方可以用80塊喝威士忌 Photo Credit:TJ Ting

我至今記得當時映入眼簾的景象:一排貨櫃搭起的小店透著光,幾條白黃色的耶誕燈蓋不住飄來的炸鍋香味,河對岸與高架橋底之間盪著不同語言的談天與笑聲。而我也是那一天才發現,原來台北有地方可以喝到80元的威士忌。

第一次到思源街與水源快速道路交叉處的「公館水岸廣場」是五、六年前的事,雖然我從來沒叫過這個政府取的名字,只會說「我們去河邊喝酒」。

當時引路的是幾個從歐洲來台大、師大交換的學生,我們喝膩了羅斯福路另一頭的兩層樓小酒吧,便從他們古亭的住處一路往永福橋的方向走。那條路並不短,得爬過幾個照明不彰的小坡,但之後映入眼簾的景象我至今還記得:一排貨櫃搭起的小店透著光,幾條白黃色的耶誕燈蓋不住飄來的炸鍋香味,而在河對岸與高架橋底之間盪著的,是不同語言的談天與笑聲。

我也是那一天才發現,原來台北是有地方可以用80塊錢喝威士忌的。

Image_from_iOS
Photo Credit:TJ Ting

那時一旁的巨無霸溜滑梯還沒有蓋好,因此穿過「施工危險」的黃色圍線便是我們凌晨三點後解酒的去處,播的音樂和現在也有點不一樣。六年後的今天,歐洲學生大多回了家鄉(也有幾位仍然留著,甚至有人開了連鎖的熱狗堡店),店家卻變得更多,甚至有幾間掛上新潮的投影布幕,我也仍會呼朋引伴「去河邊喝酒」,看那兩條叫做旺福和旺財的狗,拿食物誘惑他們,看他們聞聞後掉頭走掉。

若要仔細算,河邊現在一共大概有九間店,雖然我也不確定這個數字對不對,不過,誰在乎?

Image_from_iOS_(11)
Photo Credit:TJ Ting

這幾間店雖然各有不同卻又有點一樣。菜色不同,有人主攻義大利麵或熱炒,也有人固守炸物,甚至還有一間專賣現烤披薩的店,買一片或買一面都可以,如果你找對店、和老闆打好關係,甚至連藥燉排骨都吃得到。音樂不同,有人播EDM有人播Nicki Minaj,也有人播MTV時代在佳佳唱片很後面架子才找得到的西洋樂團,然後偷偷在凌晨一點之後轉成台式老歌,隔著兩間店的音響,失戀陣線聯盟和黑眼豆豆竟然意外的合拍。

能看的東西不同,雖然新店溪畔的涼風和幾無光害的星空在台北已堪稱奢侈,但每間店也掛著自己的螢幕引誘人在周圍入座,我在這裡看過世界盃足球賽、好幾部Fox Movies的動作片、九合一選舉開票(還看到完,你看他們開多晚),就算沒有好節目,也能看那位喝了酒就會幽舞的女生(有腳的那種,而且每個人都看得到)在座位旁空地擺盪。

Image_from_iOS_(12)
Photo Credit:TJ Ting

相同的,就是搭配這些情境的酒的價格,台啤80元,百威、朝日、嘉士伯都是,每間店都差不多,大支的18天一瓶大約150,再補30塊就能喝上來自西班牙的Estrella Damm假裝自己在巴薩隆納,當然虎牌、海尼根、Guinness,甚至是柏克金,你想要都買得到。

如果你是烈酒的粉絲,這邊一杯愛爾蘭威士忌Jameson只要80塊——我總是用這件事來把朋友誘拐去河邊——龍舌蘭shot的價錢也一樣,如果你覺得自己值得更好的,蘇格蘭的單一麥威士忌可以用100塊買到,野格也是,menu上所謂的「更好的龍舌蘭」也是,雖然我想不太到意義是什麼。

他們也有賣調酒,但我自己沒喝過,也沒看別人喝過,歡迎你去嘗試,雖然我仍然想不太到意義是什麼。

Image_from_iOS_(9)
Photo Credit:TJ Ting

上面是正常人花錢買醉的方式,但所有買醉指南都不說的秘密,就是如果你喝得夠多和老闆夠好,甚至是在吧檯與他一飲成主顧,老闆便常會請你喝酒、幫你打折,運氣好還會遇到有人與你拉酒嘴;如果你不是喝酒social的掛也沒有關係,因為河邊有木臺有石凳,好幾次我們就先買了酒坐在廁所外的花檯,一面喝,一面看在旁邊Pipe聽歌跳舞的酷妹穿梭。

要補酒有點遠,得走快十分鐘(喝醉時路途總是特別遙遠)到恩源街上台大宿舍的7-11,但河邊的酒那麼便宜,真想不到誰會那麼無聊跑去。

也因為酒便宜又烈,我已不記得有多少次在河邊醉倒,我人生中最嚴重的一次斷片就是在這裡,最後記得的畫面是凌晨兩點多Pipe剛散場,醒來時天色已全亮,我坐在溜滑梯旁低著頭,兩個朋友看我醒來就把我扛上計程車,回家睡醒之後打開手機相簿,發現裡面有我凌晨三四點的時候,對朋友拍的一系列我至今不記得甚時按下快門的照片。

有了那次的教訓,後來逐漸學懂了調配,知道要先在哪間店買炸物墊好肚子裡的油脂,喝到什麼境界要去哪片草地戰術施肥,當然也不是每次都能如計畫順風得意,常還是得歪七扭八甚至幾個踉蹌的閃避檯階和石椅,才能搭上回家的計程車。

Image_from_iOS_(8)
Photo Credit:TJ Ting

不過那也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隨著人生責任增加和代謝能力降低,我近來更多在河邊喝「早場」,十點多到,離場時間是五年前的到達時間,但我仍然深愛這個即使配合政府政策裝了悠遊卡機,卻仍然像是化外之地的所在,讓水源快速道路當遮雨棚,用塑膠杯喝拿百鈔會找零的威士忌,或是在過年期間,圍著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麻將桌,感覺有些不合法的摸個兩圈。

河邊總有新的交換學生,但我大多都不認識,從喝酒群組呼來的朋伴通常不會準時到達,也不會強求要一起散場,但在堆滿酒瓶的桌上,我們仍然和當時的我們一樣,除了旺福和旺財,好像變得比以前又更肥了。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丁肇九

資淺媒體人,習慣用對左派和右派的認同比例來判斷自己的年紀,倡議把媒體識讀納入國民教育。圈外人看我藍皮,圈內人笑我綠骨,但說的再多,大家的骨頭也還是白色的。

更多此作者文章
Feature.
今朝有酒今朝醉
A guide to pure pleasure

今朝有酒今朝醉

如今的你,喝酒的目的仍是為了與朋友聚會,只求酒精夠濃、有醉就好嗎?其實,酒的歷史與釀製過程其實是一門博大精深的學問,而要瞭解酒最快速的方法,就是去單一酒種的酒吧親自以肉身實驗!以下這些酒吧不但價格合理,還能把bartender當作老師一樣發問。適合練等升級。

A guide to pure pleasure

高級酒鬼買醉指南——這5間酒吧,你可以徜徉在單一酒種的靈魂之中

如今的你,喝酒的目的仍是為了與朋友聚會,只求酒精夠濃、有醉就好嗎?其實,酒的歷史與釀製過程其實是一門博大精深的學問,而要瞭解酒最快速的方法,就是去單一酒種的酒吧親自以肉身實驗!以下這些酒吧不但價格合理,還能把bartender當作老師一樣發問。適合練等升級。

Read Details
Let's Get Drunk

錢包與快樂的最大公約數:6家品質絕對對得起價格的台北時髦酒吧

在寸土寸金的台北市,一杯調酒的價格動輒幾張鈔票起跳,在值得買醉歡慶的年底,我們又該如何在錢包肥瘦與酒吧品質間找到最大公約數?本次,我們就為你挑選了6家也許不是最便宜、但品質絕對對得起價格的有趣酒吧。

Read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