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inue? Gaming Bar

「與其說是收藏,不如說是買下自己的童年回憶」——專訪酒吧裡的懷舊電玩收藏家

02 Nov, 2021
「與其說是收藏,不如說是買下自己的童年回憶」——專訪酒吧裡的懷舊電玩收藏家 Photo Credit:Lv1鍵盤敲打員

走入Continue? Gaming Bar,很難不被牆上的擺設吸引,諸如PlayStation、Game Boy、紅白機等,琳瑯滿目的電玩主機,似乎都在喚起那些精彩的兒時回憶,同時,也像是在閱讀電玩的編年史。

文字:Ryota

時常把「如果將打電動的時間,換算成時薪的話,我現在極有可能財富自由」掛在嘴邊的我,從小到大都是個徹頭徹尾的遊戲迷,從接觸紅白機開始,陸續玩了Game Boy、NDSL、PSP、PS2、Wii,當然還有如今火紅的Switch等。

除此之外,手遊亦是必不可少,不過,遊戲載體的不斷更迭,也讓我的玩心有所改變,倒也不是現今遊戲做的不好,畢竟3A大作的相繼問世,依舊讓人忍不住入手,只是相比於兒時打電動的體驗,現在玩遊戲似乎不如當初純粹及驚艷,而這樣的感覺,我從Continue? Gaming Bar的老闆Jonathan身上,找到了共鳴。

電玩4
Photo Credit:Lv1鍵盤敲打員

走入Continue? Gaming Bar,很難不被牆上的擺設吸引,諸如PlayStation、SEGA SATURN、Dreamcast、Game Boy、N64、紅白機等,琳瑯滿目的電玩主機,似乎都在喚起那些精彩的兒時回憶,同時,也像是在閱讀電玩的編年史。

不過,明明店內擺設的停產電玩與新興電玩如此多樣,Jonathan的童年卻只擁有過一台屬於自己的遊戲主機——SEGA Game Gear。他提到:「我小時候那個年代,父母會認為打電動是玩物喪志,所以遊戲很難取得,之所以會有Game Gear,是因為我爸也不太知道什麼是掌上型遊戲機,只單純覺得那是給小孩子的玩具。」

而Jonathan口中的Game Gear,正是SEGA所開發的第一台掌機,於是我不禁好奇,擁有如此電玩的他,在同儕眼中是否受人稱羨?「因為我自己都玩不夠了,所以根本不會帶去學校讓同學知道我有。」他這麼答著,而這種感覺我懂,畢竟小時候能打電玩就像擁有全世界,又怎麼可能把自己的全世界分享出去呢?

正因如此,Jonathan對於兒時能夠打電玩這件事情,感到特別珍惜,畢竟,繼Game Gear之後,他的下一台電動,已是大學打工存錢買的Xbox 360,但在此之前,即便Jonathan沒有任何新電玩,這趟打電動的旅程也未曾停擺。

電玩12
Photo Credit:Lv1鍵盤敲打員

他分享:「以前有些店家裡面,有很多Sega或PlayStation的主機,老闆會拿一本厚厚的遊戲本讓你挑遊戲,接著要投十塊錢才能開啟遊戲機」,這樣的經歷讓我想到,不同於要存零用錢才能打電動的過去,現在的手遊取得容易,而我也好奇,對於Jonathan而言,什麼時期的遊戲更吸引他?

首先,Jonathan提到:「我會懷念以前玩遊戲的新奇感,因為很多類型的遊戲在當時都是你初次碰到,所以會有一波又一波的驚喜感,但隨著年紀增長,你玩過的遊戲增加,驚喜感會越來越少」,他接著說:「因為小時候娛樂很少,所以電動就像是時光殺手,光是鑽研破關也許就得花上半天,那樣玩樂的初心,是現在的時空背景很難複製的。」

關於這股玩樂的初心與鑽研的樂趣,Jonathan小時候就會透過翻閱遊戲雜誌,來判斷應該要挑什麼樣的遊戲,又或是研究密技與「金手指」,讓遊戲破關更加順利,對此,他也分享:「會研究這些就是真的很有熱情,所以遇到這樣的朋友,會感覺彼此具備只有我們才懂的語言,這是很難被取代的感受。」

電玩13
Photo Credit:Lv1鍵盤敲打員

而關於手遊,他則認為:「現在手遊幾乎都是免費下載,再讓你從遊戲中課金,好像不課金就會不夠強,這樣的操作感覺比較商業,但以前遊戲業相對於音樂或電影產業,算是個新興產業,很多做遊戲的人純粹只是想把自己腦海的點子,製作成一款遊戲,也不會有課金與否的壓力,所以當時的遊戲體驗比較單純。」他如是說。

話雖如此,Jonathan倒也不打算貴古賤今,反倒是樂見現今遊戲產業的發展,同時他也表示,小時候很常聽到一種說法是「玩遊戲又不能當飯吃」,殊不知隨著遊戲實況、電競選手的出現,現在玩遊戲真的可以當飯吃。

電玩2
Photo Credit:Lv1鍵盤敲打員

如此聽來,隨著每個人兒時遊戲載體與童年回憶的不同,電玩的進程與淘汰,倒也沒有好壞之分,像是3A大作不斷推陳出新與熱賣的同時,也有一票老玩家正在搜集那些已停產的舊機型。對此,Jonathan解釋:「很多老玩家都是兒時受限於父母,沒機會玩那些電玩,所以長大之後入手這些主機,與其說是收藏,不如說是以一個懷舊的情懷,去買自己的童年回憶。」

最後聊到Jonathan有沒有什麼小時候沒機會玩,現在卻想入手收藏的遊戲時,他這麼說:「如果真的想玩,應該還是早期的經典遊戲,但我也沒有那些機台可以當作載體,所以不如讓真的有主機的人去玩,畢竟,遊戲最有魅力的時刻,還是能夠打開來玩的時候,這樣的遊戲才有存在的意義。」

而在聽到這個回答之後,讓我想起Jonathan在訪談開始前,說過的這麼一段話「遊戲就是不管新舊,無論在什麼時代,都會有它吸引人的原因,而那個原因,我想就是遊戲可以橫跨世代的趣味。」

同場加映

核稿編輯:古家萱

eld editor

每個物件都因為各種細節的差異而有著截然不同的樣貌呈現,我們是一個在意細節的編輯團隊,想好好地說出屬於生活風格的醇厚故事。Every little detail matters.

更多此作者文章
Feature.
時光的載體
Time Machine

時光的載體

無論時間如何推移、科技發展如何日新月異,伴隨我們走過舊時光的那些物件,仍在人們心中佔據有無可估計的回憶重量。從堅持手工沖洗底片的暗房職人,到收藏老遊戲機的酒吧,再到街角那家等待你尋寶的卡帶專賣店,老載體也許會被取代,卻永遠不會消失。

Cassette Tape

即便按下暫停,當卡帶再次播放,它總會從當時結束的段落開始——專訪感傷唱片行

我聽音樂的開端來自CD,現在則是仰賴串流,但要說最吸引我的載體,我想還是卡帶,話雖如此,在卡帶的世界裡,我也只是個毛頭小子,於是,我決定拜訪台灣唯一的卡帶專賣店「感傷唱片行」。

Read Details
Daguerreotype Process

「可是底片,它除了被火燒掉,都會存在」——推開達蓋爾銀鹽暗房工作室的暗房大門

一個捨棄了兩棟房子的人,卻在台北市中心租下了兩個樓層。我問他,相不相信底片會一直存在?

Read Details

Every little detail ma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