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verse Movie

元宇宙片單|那些我們所熟悉的電影,會是關於未來的預知夢嗎?

07 Mar, 2022
元宇宙片單|那些我們所熟悉的電影,會是關於未來的預知夢嗎? Photo Credit:《雲端情人》,來源:IMDb

那些我們所熟悉的電影,會是關於未來的預知夢嗎?那些我們所熟悉的情節,是否終將成為我們身處其中的現實?這些關於元宇宙的種種謎題,正等著我們逐一解開。

「元宇宙」這個詞彙,最早出自1992年由尼爾史蒂芬森(Neal Stephenson)所寫的科幻小說《潰雪》(Snow Crash),透過人類在虛擬世界裡過著另一種什麼都有可能的生活,藉此與現實產生對比,就這麼被視為經典之作,也影響了日後世界的走勢,成為一種我們對未來想望的現在進行式。

而在電影的世界裡,同樣有許多類似「元宇宙」概念的作品。其中有的被視為推廣這個概念的重要推手,但也有些作品,則早在這個詞彙出現前便已問世。

接下來,便讓我們來看看如今提起「元宇宙」這三個字時,可能會被人想起的相關電影吧。

踏入電子世界,展開更貼近奇幻類型的冒險旅程

《電子世界爭霸戰》(Tron)一片,推出於個人電腦還不算真正普及的1982年,同時也被視為史上第一部採用電腦動畫來製作視覺特效的電影,就技術層面而言,堪稱是影史上的一座重要里程碑。

然而,就算從故事題材來看,《電子世界爭霸戰》也同樣具有相當程度的開創性。

本片的故事,描述身為軟體工程師的主角,由於所寫的遊戲程式遭到前公司剽竊,因此試圖駭入系統尋找證據,結果卻遭到前公司失控的人工智能,將他的身體數位化,並傳送至電腦系統裡,讓他只好與其它程式一同攜手奮戰,對抗獨裁的中央控制程式,找出回到現實世界的方法。

就劇情本質來說,《電子世界爭霸戰》其實是一部相當單純的奇幻冒險片,情節基本上與英雄被傳送到另一個世界,並率領眾人推翻暴政的典型奇幻故事沒有太大差異。然而,將電腦系統轉化為虛擬世界的設計,以及用擬人化手法來描繪電腦程式這點,則在當年成為了相當前衛的想法,使得相關的類似安排,也在日後《駭客任務》(The Matrix)這類作品中同樣可見。

到了2010年的續集《創:光速戰記》(Tron: Legacy)時,故事則延續《電子世界爭霸戰》的安排,讓前作主角之子意外進入電子世界,在對抗掌控一切的主要程式之際,也發現自己失蹤多年的父親,原來一直受困於這個虛擬世界中。

就世界觀設定來看,《創:光速戰記》比前作更為現代化,也讓我們看見那些電子世界裡的程式,有可能過著與人類相差無幾的生活,並同樣擁有夜店這類休閒場所。再加上為本片譜寫配樂的傻瓜龐克(Daft Punk),也在某個橋段直接客串DJ角色之故,因此使整場動作戲在視覺與聽覺的搭配下,也就像是我們想像中,日後可能在元宇宙裡參加的音樂表演那般有趣。

值得注意的是,《創:光速戰記》還提出了衍伸自前作的另一個可能──如果人類可以被傳送到虛擬世界,那麼電腦程式會不會也想反向來到現實世界?如果會的話,那麼自它們的角度來說,會不會我們的世界,其實才是它們的元宇宙呢?

1999年降臨的不是恐怖大王,而是與虛擬世界有關的各種想像

1999年曾是預言中恐怖大王會從天而降,導致世界末日就此發生的時間點。但在那個介於《電子世界爭霸戰》與《創:光速戰記》之間的年份,到來的並非我們這個世界的末日,而是許多人對於另一個世界的想像之始。

或許是巧合導致,就在那一年,有3部同樣以虛擬世界作為主題,後來也常常被視為類似「元宇宙」題材的電影陸續推出。而且就美國的上映時間點來看,還正好是在3月、4月與5月,以每月一部的方式陸續登場,就這麼展現出了當時我們對虛擬世界的各種想像。

在3月現身的,是我們都很熟悉的《駭客任務》。這部描述未來人類的肉體被當成電池使用,心智則被電腦豢養在虛擬世界裡的科幻動作片,在承繼《電子世界爭霸戰》一部分的設定概念之際,也融入了反烏托邦、哲學思維等元素,再加上港式武打與當年極為新穎的視覺特效,就此創下優異的票房成績,並成為許多人首度接觸到此類題材的熱門強片。

接著於4月登場的,則是鬼才導演大衛柯能堡(David Cronenberg)的《X接觸:來自異世界》(eXistenZ)。本片以一場遊戲試玩的過程作為背景,描繪在未來,人們會將大腦連接到已經譜寫好劇本的虛擬現實遊戲機中,透過角色扮演的方式取樂。然而,若是遊戲設計得與現實難以分辨,而且在遊戲之中還有遊戲,那麼我們是否有可能迷失其中,再也難辨真偽?

以上2部電影的部分概念,到了5月上映的《異次元駭客》(The Thirteenth Floor)時,則以另一個角度加以呈現,透過多層虛擬世界的設定,帶出元宇宙中的人工智能角色,有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人工產物這回事。而這樣的問題,也勢必會被回推到我們自己身上,讓我們不僅好奇所謂的現實世界究竟是真是假,就連我們自身是否確切存在,也被打上了一個巨大問號。

網路遊戲的盛世到來,使如今的「元宇宙」趨勢隨之奠基

約莫也就是在90年代後期,隨著大型多人線上角色扮演遊戲,也就是被簡稱為MMORPG這類遊戲的崛起,使如今大多數對元宇宙的想像及概念開始深入人心。不管是玩家在遊戲世界裡打造屬於自己的角色化身,又或者是遊戲裡的貨幣或虛寶可在玩家之間透過真實金錢來交易等行為,其實都與現今主流的元宇宙趨勢頗為相似。

也因為這樣,像是不久前的電影《脫稿玩家》(Free Guy),便以網路遊戲的世界作為背景,在融入如今網遊常常與許多電影、動畫跨界聯名,藉此推出各式武器、道具的元素,因而使其同樣被視為一部元宇宙概念濃厚之作。

但在此同時,也有些人認為,元宇宙之所以會以「宇宙」為名,就代表了虛擬世界之間不應是獨立存在、無法隨時互通的個體。因此,對於抱持這種想法的人而言,《脫稿玩家》則不能算是元宇宙題材電影,反倒是讓角色在眾多遊戲世界中來回穿梭的動畫片《無敵破壞王》(Wreck-It Ralph),可能還在精神上更符合元宇宙的概念一些。

不過,要是我們把判斷標準回歸到《潰雪》這部小說中的設定來看,那麼最符合原初想像標準的相關電影,則當屬同樣改編自小說的《一級玩家》(Ready Player One),還有兩者均出自細田守執導的動畫片《夏日大作戰》(サマーウォーズ)和《龍與雀斑公主》(竜とそばかすの姫)。

這3部電影所描繪的虛擬世界,均在近未來的時間點裡,成為社會上的重要存在,可以讓當時的人們以虛擬化身的姿態,在元宇宙中工作賺錢,直接訂購現實裡所需的物品,就這麼過著重要性完全等同於現實的另一種生活。

更有甚者的是,就連許多公共設施,也可能仰賴那個虛擬世界才得以繼續運行,正如同我們現今的生活也極端仰賴網路的存在一樣。

因此,除了看電影、聽演唱會這類行為都可以無需出門,便在元宇宙的世界裡直接完成以外,就連學校這種場所,也在《一級玩家》的原著裡,成為元宇宙的重要設施之一。至於現今正大為熱門的虛擬貨幣、土地,又或者是NFT這類數位資產,自然也以類似的方式出現在這些相關電影中,就此成為了許多人認識元宇宙概念的重要推手。

除了虛擬空間,是否還有衍伸出其它發展的另一些可能與影響?

除了以上那些作品以外,還有一些電影,以並非數位虛擬空間的設定,展現出類似於元宇宙的概念,帶來更加多元的想像空間。

舉例來說,像是《入侵腦細胞》(The Cell)與《全面啟動》(Inception),便描繪出我們可以闖入他人意識的可能性,在由對方的回憶與潛意識構成的世界裡,展開一場宛如進入虛擬空間的冒險,就連角色可能迷失在他人意識中的相關情節,也與上面提到的《X接觸:來自異世界》有著一定程度的相似之處。

此外,在元宇宙中創造個人化身的概念,同樣也未必只能運用在虛擬世界裡。像是《獵殺代理人》(Surrogates)或《阿凡達》(Avatar),便是在現實中打造一具屬於自己的化身軀體,藉此幫你完成一些你無法做到的事,又或者是前往你難以抵達的地方。

意想不到的是,像是這類想像,到了這個疫情時代裡,竟然也因為居家隔離或封城這類措施,就此被賦予了更強的實踐動機,也讓未來的人們因此有可能在現實世界這樣的環境裡,過著我們原以為會在元宇宙的虛擬世界中過著的生活。

除了種種外在層面,也有一些電影的情節,指出了我們可能會在元宇宙時代正式來臨後,所需要面對的各式情感問題。

透過《雲端情人》(Her),我們更容易想像自己可能會在虛擬世界裡愛上比人類還要完美的人工智能。而從《阿凡達》與《一級玩家》的劇情來看,其實也都涉及了外表與內在的差距,是否會對我們的感情帶來影響的相關疑惑。

不過,雖然這2部電影給出了一個內在才重要的結論,但在元宇宙裡,可以想像的是,說不定日後也將會推出一種類似Deepfake的主觀式換臉科技,讓你可以自行選擇所愛的人在你眼中的模樣,讓你既能愛著另一半的內在,也能讓對方在你眼裡可以隨時變成不同名人或虛擬角色,就此使愛變得在視覺上更客製化,彷彿喜劇片《情人眼裡出西施》(Shallow Hal)中的神奇催眠術一樣。

於是,當這種讓你可以完全自定義世界樣貌的科技,就這麼出現在虛擬世界裡的時候,那麼元宇宙究竟是讓我們的視野變得更為開闊,還是變得更加封閉呢?

這些各式各樣的想像與困惑,透過以上的諸多電影,就這麼為我們指出未來的不同可能性,也讓我們意識到元宇宙這樣的概念,不只奠基於外在條件,同時也與我們的內在心靈同樣息息相關。

「A dream you dream alone is only a dream. A dream you dream together is reality.」

這句經常被誤植為約翰.藍儂(John Lennon)所說,但其實卻是小野洋子說過的話,雖然所指的主要更偏向「夢想」這回事,但放在元宇宙這件事上頭,此刻看來竟然也意外顯得貼切之至。

那些我們所熟悉的電影,會是關於未來的預知夢嗎?那些我們所熟悉的情節,是否終將成為我們身處其中的現實?這些關於元宇宙的種種謎題,正等著我們逐一解開。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陳仲廷
核稿編輯:古家萱

出前一廷

本名劉韋廷,曾獲某文學獎,譯有某些小說,曾為某流行媒體總編輯,近日常以「出前一廷」或「Waiting」之名出沒於不同媒體撰寫文章。個人粉絲頁:史蒂芬金銀銅鐵席格(www.facebook.com/StephenWTF)

更多此作者文章
Feature.
元宇宙探險守則
Synergy Festival

元宇宙探險守則

環顧四周,在這晃動、模糊、虛實難辨的空間裡,你注意到了那扇門,突兀地立在房間正中央的、紫色的門。好奇心驅使你走得更近,當來到只剩下一個手臂長的距離時,你看見半掩的門縫間滲出了令人目眩的光,還若有似無地傳來撞擊耳膜的低音。帶著強烈的好奇與不確定,你像是要彎身潛進未知的海底那般,深深吸了口氣,推開眼前這道神秘的門——「玩家您好,歡迎登入新能祭。」

SYNERGY FESTIVAL

元宇宙探險守則|正式登入新能祭之前,請先詳讀這份遊戲攻略

不同於多數在豔陽下舉辦的搖滾音樂祭,新能祭將在松山菸廠打造一場倉庫派對,不僅祭出藍、紅兩大舞台,也邀請到台灣當代最值得注意的音樂人與藝術家,共同打造這場遊走在虛實交界處的盛宴。

Read Details
Mong Tong

沒有矇眼的話,我們就不會彈琴哦:隨Mong Tong進入名為「__」的虛擬世界

Mong Tong的音樂只是個開始,如果你因為聽了Mong Tong的創作,而對台灣的音樂有興趣,進而自己深掘去研究,那我們會很開心。

Read Details

Every little detail ma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