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pus Ghost Story

為什麼學校裡總是「有鬼」?校園鬼故事貪戀的5個地點

24 Aug, 2022
為什麼學校裡總是「有鬼」?校園鬼故事貪戀的5個地點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學校有沒有什麼鬼故事?」似乎必須要有拿得出手的鬼故事,一所學校才算是所合格的學校一樣。

幾乎每個學校都有屬於自己的獨特校園怪談,文化大仁館、成大穿牆人、臺大醉月湖女鬼、政大蔣公銅像、淡江宮燈姊姊……若是沒有一個學校沒有著名的校園怪談,還會有人在BBS或討論區上問:「我們學校有沒有什麼鬼故事?」似乎必須要有拿得出手的鬼故事,一所學校才算是所合格的學校一樣。

「學校有鬼故事」這件事彷彿理所當然,然而為什麼,學校總是「有鬼」?人們可能會給出這樣的解釋:「因為學校以前是亂葬崗,所以鬼故事才這麼多。」若不是亂葬崗,便說是刑場,反正總有一些可以加裝在學校上的想像過去。於是弄得全台灣遍地刑場、遍地亂葬崗。確實有部分學校以前曾是墳墓區(刑場則無),但要說所有學校以前都是墳場,台灣恐怕也沒有這麼多墳場。

儘管不可能,遍地墳場刑場的荒謬可以凸顯「人們有多麽希望學校裡有鬼故事」,以及「人們有多需要鬼故事發生的解釋」。若我們從文化的角度看,並非因為有鬼遺跡,因此才有鬼故事——而是恰恰相反,先有了鬼故事,人們才需要說「這裡以前是鬼遺跡」。

那麽為什麼,人們會需要鬼故事?特別是學校裡的學生們,會需要鬼故事?其實不只是台灣,日本的學校怪談也相當發達。即便在不同國家,學校都一樣會鬧鬼、學生們都同樣熱愛鬼故事。在日本,由於所有學校空間都很相似,使得原本可能屬於某個學校的獨特怪談,可以迅速傳開,成為全國共通的校園怪談。然而不只日本,台灣的校園空間也與日本很相似,因此日本的學校怪談,也可能因為找到適合的空間,而附著在台灣的學校中。

校園怪談大抵上可以用空間來進行分類。這些怪談通常都是關於學校裡的廁所、教室、宿舍、音樂教室、美術教室、銅像、地下室等空間。儘管學校裡有很多空間,但鬼故事似乎特別貪戀某些地點。在日本的學校怪談的出沒場所中,第一名毫無疑問是「廁所」,第二名則是「特別教室」(音樂教室、美術教室、理科教室等),第三名後才是走廊、樓梯等地點。從表面看,是「這些地方容易鬧鬼」,從另外一面看,則是「這些地方容易使人產生靈異的想像」。

那麼台灣呢?根據非正式的統計,容易鬧鬼的空間或許可以排名如下:

#01:宿舍

shutterstock_1357661231ok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說起宿舍鬼故事,大家可能腦中都有一大堆。最知名的可能是屍水宿舍的鬼故事:僑生長假留在宿舍,因為宿疾突發過世,室友回來時只見到一具腐屍,屍水也已經滲入床板……在那之後還常常聽到不明的咳嗽聲。這個故事以政大最為知名,除了政大以外,台北科技大學、中原大學也有傳說……在中興的某些版本裡,屍體不在床上而在衣櫃裡。

成大宿舍也擁有大量鬼故事,包含穿牆而過的白影「穿牆人」、跳樓時身首異處,頭留在宿舍裡的「毛球」,以及因學姊自縊於吊扇上,導致寢室上下左右都不得安寧,因無人住而熄燈的「勝八黑十字」……學校宿舍裡還有一種常見的怪物,以頭下腳上的姿態一間一間寢室的找人。有說那是因為被負心漢拋棄後跳樓的女子回來索命。

跟日本以廁所怪談佔絕大多數的狀況不同,台灣的校園怪談好發於宿舍中。日本的宿舍怪談並不多,這可以說是台灣自行發展出的特色。


#02:廁所

shutterstock_2041966511ok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台灣的廁所也有不少鬼故事,像是「馬桶裡有手伸出來」,或者是「廁所裡有漂浮的人臉」等。還有會說在上廁所時,聽到隔壁傳來「打不開」的聲音,但是打開門後卻空無一人……儘管廁所鬼故事不少,卻比較缺乏像宿舍鬼故事那樣,鮮明而情節完整的故事,有些甚至是直接承襲自日本的廁所怪談。果然在廁所怪談這個領域,還是日本人專精。


#03:樓梯/電梯

shutterstock_1170763705ok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通往不同樓層的電梯與樓梯,也是鬼故事的好發地點。樓梯的怪談多半是關於「不能數樓梯」,會說「要是數到少一階,你會被抓去填那一階」……甚至還有故事是,半夜在宿舍里數樓梯的女學生莫名失蹤,多年後宿舍改建發現樓梯下埋有一具白骨,制服上繡有她的名字。也有故事說,若是在半夜數樓梯,數完的那一刻便會被白衣女子砍頭。

電梯則是比樓梯更常見的鬼故事地點,最著名的可能是文化大學大仁館的電梯。根據傳說,曾經有人在要搭電梯下樓時,發現裡面「都是人」,而仔細一看,那些人全都沒有頭……中興大學也有「封住的電梯鬧鬼」的說法。電梯的空間狹小,加上容易發生意外,一旦發生意外又不好呼救……確實可能是個容易讓人心生恐懼的地點。

樓梯與電梯這類地方的鬼故事,也與該地點的性質有關。樓梯與電梯都能因為通往不同樓層(空間),也給予人「通往另一個世界」的印象,才會有這麼多鬼故事。


#04:操場

shutterstock_1928761976ok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學校若有「以前是刑場」的傳說,通常會說發生在操場。某一集的靈異節目《神出鬼沒》中,分享的藝人說她同學在操場上看見鬼影,包含上手銬腳鐐的囚犯,與領著他們的日軍——實際上當然不可能,就算日治時代執行死刑,也不會是由日軍來處決,更不會在空曠地點。但操場總是能激發這一類想像。

除了刑場傳說以外,還有一類傳說如今已經失傳,但在30年前它們曾經很流行:是關於「學校操場上有看不到的軍隊在操演」的故事。在這些故事裡,學校會傳來操兵聲、軍歌的聲音,有時還會聽到日文,但總是只能聽到聲音,永遠看不到影像。或許是因為「操場」的性質,引來了許多軍事鬼話的想像。


#05:各校特色景點

shutterstock_1832040331ok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台灣校園怪談的另一個特色是,其中有不少是關於特定大學的怪談。中學小學以下校園空間大多相同,可以使一個學校的鬼故事輕易流傳到他校,在新地點落地生根。各個大學則具有自己獨特的景觀與鮮明的地標……然而這種獨特性並未阻礙鬼故事的散布,大學型的鬼故事,甚至不少是關於該校的地標。

因此台大醉月湖有女鬼,湖中沒有橋的涼亭,即是女鬼徘徊的場所,著名的傅鐘也有「女鬼問時間」的傳聞。淡江大學的女鬼則徘徊在淡江的「宮燈大道」上等待。以蔣介石為先校長的政大,著名怪談是蔣公銅像換腳……若說到各校的「二一傳說」(怎麼做會被二一),那更幾乎是環繞各校地標,成大的朱銘雕像「飛撲」傳說穿過會二一,台中一中顯眼的「入德之門」傳說穿過會被當,似乎地標要是不夠起眼,還不足以負擔讓學生苦難的重責大任。

這些怪談好像很容易選中校園特色景觀,彷彿鬼也負擔校園導覽的任務——但實際上,或許是對於新入學、正要認識校園的新生來說,關於地標的鬼故事趣味性更高、更容易記憶。

這些鬼故事多半無中生有,但無中生有也阻止不了人們的津津樂道。但是學校裡這麼多空間,只有某些空間成了鬼故事寵兒,多數地點乏人詢問。而這個現象其實顯示了,哪裡鬼故事多,就表示人們認為哪裡可怕——這種感覺可能是極為深層的,潛伏在我們的大腦中。在你還沒意識到時,你就已經先選擇相信了。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林君玶
核稿編輯:楊士範


謝宜安

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成員。著有非虛構《特搜!臺灣都市傳說》、小說《蛇郎君:蠔鏡窗的新娘》,合著《臺灣都市傳說百科》,參與《說妖》系列桌遊/小說。

更多此作者文章
Feature.
嚇破膽消暑計畫
Summer Horror

嚇破膽消暑計畫

炎夏夜晚,大人小孩拉椅子搖扇子,聚在庭院講鬼。據說講鬼時,鬼也會湊過來聽,鬼一來、背脊一涼,暑氣即消。在那無冷氣可吹的年代,從鬼門開到百鬼夜行,都不約而同在炙熱的八月發生,或許說說鬼故事,真能嚇跑一些暑氣也說不定:

Every little detail ma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