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 Tour

「為防止白色模型黃化,我在家絕不開窗簾。」動漫宅DJ——安豬的收藏天堂

Art
27 Sep, 2022
「為防止白色模型黃化,我在家絕不開窗簾。」動漫宅DJ——安豬的收藏天堂 Photo Credit:Tom Phan

我掃視了一下眼前的空間,看著他在櫥櫃裡的那些收藏,我敢說有些我去過的模型店,都不見得有他這麼大量的品項。若是要用一句話形容安豬的家,我會說:「除了模型,還是模型」,但如果你因為對模型毫無興趣,而在此刻跳出文章,那就太可惜了。

「嗨,我們到一樓了,直接按門鈴嗎?」我這麼傳送訊息給安豬,結果他帥氣的一句話也沒回覆,只見大門突然打開,我便逕自推開門,沿著樓梯爬到五樓,那裡是安豬的家,或著你也可以稱呼為「模型收藏癖的天堂」。

在我尚未踏入家門前,一隻小狗興奮的從門縫跑出,順著我剛才經過的路徑直衝到一樓,我心想,這應該是例行性的迎賓儀式吧!

20220922_安豬_採訪-1
Photo Credit:Tom Phan

接著,安豬走出門說道:「哈囉哈囉,直接進來就可以了」,而我回應著:「哈囉!你家的狗剛剛很熱情的跑下去欸,酷喔」,當下只聽到安豬喊了一聲「幹!」便匆忙的往下跑將小狗抱上來,而這便是我與安豬初次見面的經過,同時,這也與我在社群上所知道的他有著反差的印象。

點開安豬的社群帳號,首先你會看到一行字寫著「台灣機器人出場率最高ㄉ宅趴」,在這下面有著「宅邦戰隊」的帳號,另外還有個自我介紹打著「三分天註定 ,七分core打拼」的帳號「₦Ø_₲ł₦₲_₦Ø_₲₳ł₦」,裡面放著不知所云的迷因與DJ放歌資訊,至於安豬個人頁面則是很單純的幾個元素如:「混血的臉孔」、「模型」、「DJ」、「女友」、「宅」。

瀏覽完上述過後,我對他的印象就是「奇怪的人」,但這種怪是有趣且吸引人的,而事實上,他也確實是個有趣的人,甚至我會說「安豬的窩」即是我童年最憧憬的樣貌,於是,我便請安豬帶我「開房間」,參觀看看他每日生活的園地。

除了模型,還是模型

我掃視了一下眼前的空間,看著他在櫥櫃裡的那些收藏,我敢說有些我去過的模型店,都不見得有他這麼大量的品項。若是要用一句話形容安豬的家,我會說:「除了模型,還是模型」,但如果你因為對模型毫無興趣,而在此刻跳出文章,那就太可惜了。

20220922_安豬_採訪-3
Photo Credit:Tom Phan

對於安豬來說,從踏入家門的那刻,整個空間都是他的房間,無論是房間A還是房間B,又或是我們俗稱的客廳,除了模型足跡遍佈之外,也都各自有著他所賦予房間的功能與意義。

而作為一個優良訪客,我首先發問:「在你的房間裡有沒有必須遵守的規則?」安豬是這麼說的:「老實說還好,我覺得自己不算是那麼愛整潔的人,所以相較之下可能沒有這麼多原則。房間就是個輕鬆隨意的地方,也不會有什麼特定的儀式感。」

話是這麼說,但我注意到安豬的房間就算是白天,窗簾也是關上的,似乎是喜歡一個暗暗的氛圍,如果這不是儀式感,那是什麼?「因為我很多模型都是白色機體,有些材質很容易黃化,這最明確的影響就是曬到太陽,所以我才會都把窗簾關上,如果真的無法拉窗簾的話,我就會避免讓陽光直射到這些白色系為主的玩具。」安豬如此答到。

先上車後補票的收藏癖

循著他對模型養護的見解,我也好奇數量如此大的收藏,究竟是從何時開始?關於這點,安豬大概在國小二、三年級時接觸到鋼彈系列作品中的「SD鋼彈」扭蛋,那是有目的性收藏玩具的開端,接著,不同於多數人在成長過程裡中斷買玩具的體驗,安豬則是一直都有在收藏玩具,而到2014年時也正式開始收藏「1/144」模型的不歸路,甚至有著自己偏執的收藏癖。

20220922_安豬_採訪-7
Photo Credit:Tom Phan

聊起小時候的回憶,安豬提到,當時對於這類資訊的接收非常亂,有時是錄影帶店租來的90年代「OVA」,有時是漫畫月刊,但他最初在購買SD鋼彈扭蛋時,其實沒有看過任何鋼彈的作品,僅是透過扭蛋內附的「蛋紙」去認識鋼彈,後來才逐漸透過漫畫或錄影帶理解眼前這些機器人,算是另類的「先上車後補票」。

安豬還分享:「小時候就是單純覺得『哇機器人好帥哦!』但這些作品等我稍微長大後來看,就會發現像80年代的一些製作人員,很多是在反安保抗爭與日本在二戰後省思的氛圍下成長,因此當年的作品,不乏對戰爭或廣義社會問題,甚至是哲學上的思考,但這些藏在作品裡的思辨與見解,當然也是到了青少年或大學後才有辦法理解。」

當問起有沒有哪個收藏特別有意義時,安豬回應:「我覺得要講特別有意義比較難,因為這邊每一隻我都可以告訴你是在什麼狀態下購入,現在收藏最多的系列是『Robot魂』,主要也是因為這條產線算是主角外的配角,且支援用兵器出的相對齊全,有不少老動畫的機體也只在這條產線進行現代化的重新設計。但當然,就算知道廠商就是在搞同模換色的伎倆,我......通常還是會買(笑)」

如此的購買心態,看似痴迷瘋狂,但其實是因為只要少買一隻,對安豬來說,就代表他在那個產線的收藏不齊全。

而安豬的收藏癖不僅止於此,就連尺寸大小,他都很在意,由於收藏數量實在過多,於是從某個時期開始,安豬就告訴自己機器人類型只收1/144(約12公分高),人型角色的話只收6吋(1/12比例),像是我很喜歡的《酸雨戰爭》,安豬雖然也同樣喜歡,但礙於尺寸是3.75吋,所以他並沒有收任何一隻。

20220922_安豬_採訪-5
Photo Credit:Tom Phan

此外,在那些收藏裡除了機器人外,基本上只會看到戴著面具的角色,安豬先是略顯害羞的說道:「我其實不想承認這件事,但我現在還是會把它們拿出來,想像是在某場未來戰事中的攻守雙方把玩。」他接著說:「像我玩線上射擊遊戲,通常最享受扮演一場戰役中沒沒無聞的士兵,但像近幾年當紅的《鬥陣特工》《Apex英雄》等,就會被迫承襲所選角色的人格扮演一個英雄。」

如此的概念,套入到安豬收藏模型裡,就像是在一場廣大的戰爭裡,其實鮮少會有所謂「英雄」的存在,大部分人都是無名小卒,而安豬收藏戴面具的模型也是因為這個原因,當你沒有角色的時候,才更有戰爭的帶入感,對他來說那才是這些宇宙吸引人的地方。

至於收藏中的哪個模型,最讓安豬有所投射?他回應:「對應到這幾年的狀況,我還是會偏向鋼彈裡面,某個年紀比主角大的導師型角色,像是蘭巴‧拉爾就算這種類型的。」

從YouTube首頁認識一個人

聊到口乾舌燥後,安豬走去廚房裝水,我看著電視屏幕上他的YouTube首頁,用安豬的話來說就是「宅相關」、「遊戲」、「音樂」等,這些內容的共通點即是沒有中文出現,他解釋:「我幾乎不看台灣的YouTuber,一方面是市場沒辦法讓你發展很特化的技術內容,另一方面是因為整個台灣網路娛樂文化,承襲太多意義不明的傳統電視綜藝節目樣貌。」

20220922_安豬_採訪-17
Photo Credit:Tom Phan

聽到他的這般見解,我便好奇我很喜歡且被許多人譽為神作的《AKIRA》,安豬是怎麼看待的?「我國中時期,台灣有個動漫組織叫做『傻呼嚕同盟』,他們在90年代開始有做些內容是聚焦在日本的動畫名導,其中必定會提到大友克洋,我當時看到覺得很酷,就去買DVD回家看,當時看完覺得畫面很漂亮,但不懂他劇情在講什麼。」

直到長大之後,安豬看過《AKIRA》的原作漫畫,他給出這樣的評論:「看過漫畫過後,我認為電影很像是大友克洋的火力展示,有太多原作的劇情沒被放進去,我覺得他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動畫,但看過原作的話,會認為故事劇情非常無聊。」

聽完上述,不難理解安豬對於各式作品有著自已的一套觀點,正因如此,安豬在YouTube喜歡看些講解科幻作品、模型、遊戲的頻道,除此之外,大概就是些日本音樂的相關聆聽,而這正與他「DJ」的身份有所相關,早期的安豬放歌大多以Techno曲風為主,但在今年與朋友共組「宅邦」後,他在YouTube的演算法則是偏向動畫歌曲。

這真的很安豬欸

而目前正在籌備下一場宅趴「萬聖節變裝動漫派對」的安豬,也在「房間」擺有DJ相關器材,只是不常練習而已。「我是個蠻偷懶的DJ,我大部分時間都是花在用電腦先把歌單排完,因為演出現場的機器規格跟家中不一定相同,如果先練好,發現現場沒有那個功能就很尷尬。」

20220922_安豬_採訪-9
Photo Credit:Tom Phan

雖然安豬自己說是偷懶的DJ,但其實倒也沒那麼偷懶,畢竟宅邦的音樂派對可是還會搭配影像一起呈現,所以要考量的還是很多,像是今年1月在宅邦的活動裡,安豬因為想播《空戰奇兵》的影像,便得開始思索什麼樣的音樂是他們的觀眾群聽過,同時又能讓氣氛活絡起來的歌曲,最後他選擇了《捍衛戰士》主題曲。

不過在那次過後,安豬也開始思索下次是否還要這樣做:「我很喜歡戰鬥機與空戰的浪漫,因此《空戰奇兵》這種承襲《捍衛戰士》對天空與飛行嚮往的作品,都是我小時候很有共感的題材,但今年《捍衛戰士 2》上映造成話題後,我就很怕自己會被說是跟風,還好我在電影上映大賣前就先做了這件事(大笑)」

除了安豬的特別澄清之外,值得一提的是,我曾在一則貼文看到有個評論以「這真的很安豬欸」形容他所放的歌,似乎安豬本身就是種風格,我問這是什麼意思?安豬只是笑笑回應:「其實說真的我不知道。如果真的要講的話,就是我放個歌很衝吧!又或是比較偏門、比較老的機器人或特攝作品,我自己想像是這樣,但我其實真的不知道。」

不只是放歌,他就連服裝都很安豬,穿著花襯衫配上極短短褲的他,打開衣櫃也全都是花襯衫,「我最一開始穿花襯衫,其實在台灣還沒有那麼氾濫,但因為我就胖嘛,穿這種衣服很好遮,另外我也會刻意去找些很妖豔的圖案或配色,感覺蠻有趣的。」

20220922_安豬_採訪-14
Photo Credit:Tom Phan

而除了模型、DJ、花襯衫,安豬花最多時間的部分,其實是房間內那台看起來酷酷的電腦,因為最近《電馭叛客:邊緣行者》的播出,他重新玩起《Cyberpunk 2077》,遊戲畫面之流暢,一看就知道這個電腦不一般,「為了玩遊戲,我在去年顯卡最貴的時候硬去組了一台。」安豬如是說。

安豬說自己是個「畫面控」,因此在去年玩《全軍破敵:戰鎚》時,由於畫面需求太大必須要升級,才對硬體如此執著,此外,安豬玩某些遊戲的前置作業是上網逛模組(Mod),,為的就是讓整體遊戲性更符合自己所想像的世界觀與平衡性。

為自已的喪禮放一首歌

聊到這裡,看著安豬坐在「Robot魂」的收藏牆前面邊玩著《Cyberpunk 2077》,我隨性問到:「作為DJ,如果要幫自己的房間放首主題曲,你會挑哪首啊?」他思考一下後說:「我覺得好難哦,如果是形容我這房間的壅塞感,我一時想不到,如果要從很喜歡的作品挑的話,這邊太多東西也挑不出來。」

於是我追問「那如果是放象徵你這個人的歌呢?」他一樣回覆這很難挑,最後我只好這麼問著:「假設你今天要辦喪禮,希望自已會有什麼主題曲?」

安豬答到:「去年我爸爸重症在加護病房,再加上因為疫情三級警戒,整個台灣感覺都很ㄍㄧㄥ,我當時一直想做個機器人音樂的歌單,某天在去找朋友的路上,我偶然聽到日本樂團Flow演唱的《交響詩篇艾蕾卡7》主題曲〈Days〉,就心想這部作品雖然我沒有很熟,但這首歌在某些層面上成為我心靈的調劑,現在宅邦的每場活動,我也都會放這首歌。」

20220922_安豬_採訪-16
Photo Credit:Tom Phan

準備離開前,我看見門口貼著幾張便條紙,上面寫著一些提醒事項,我問這是什麼?他說:「這是我爸爸寫的便條紙,他現在已經可以正常生活,但去年他在加護病房的那個時候,我們根本不敢撕下來,就怕會是個壞兆頭。」聽到這裡,我在心中暗自思索,每個人的房間,各個物件看似日常隨意,卻都有著屬於房間甚至是主人的小故事,那我的房間呢?

而我回頭看著安豬那驚人的模型收藏,不禁想到他所提到的一段話:「這樣講超級不負責任,但這些收藏,某些層面變成我去工作賺錢的主要動力,另外就是我看到這些確實是蠻開心的,把那些機體一次拿出來是很有成就感的事。」

同場加映

核稿編輯:古家萱


Ryota|良田沃土

工作虐我千百回,我仍待他如初戀,而我或許看起來沒事,但我內心非常渴望有人付錢叫我無所事事。

更多此作者文章
Feature.
帶我開房間
Room Tour

帶我開房間

都築響一在其攝影集《日常東京》中曾說:「乍見之下的凌亂不堪,對生活在其中的屋主來說,其實自有一套固定的秩序,在這種經由『有機的混沌』消化過的空間裡,所謂的雜亂,反而成了一種令人無法抗拒的魅力。」本次,忘掉雜誌上那些設計師的絕美豪宅,跟著我們鑽進窄窄的小巷、爬上舊舊的樓梯,看看別人的房間裡,裝的都是些什麼東東。

Room Tour

糞管爆炸、水塔還被醉漢打破:水源路希子的住宅工作室,就在最謎樣的老國宅裡

聊起住在這裡的心得感想,水源路希子說:「很不錯啊,房間很通風、該有的都有,只是這附近住了很多瘋子和奇怪的人,不過習慣就好了。」

Read Details
Room Tour

「我平常在家都躺床上,因為也沒別的地方可以坐。」異次元三八美少女——郭品君的家

怎麼說呢,郭品君的房間確實如她所說的擠滿各式各樣的物品,但整體給我的感覺卻說不上凌亂,反而因為東西太多、一下也看不清楚什麼是什麼,而產生了一種神奇的和諧感。

Read Details

Every little detail ma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