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 Tour

「與其當別人的七辣,不如當自己的漂亮寶貝」——酸六的四樓雅房

Art
26 Sep, 2022
「與其當別人的七辣,不如當自己的漂亮寶貝」——酸六的四樓雅房 Photo Credit:蔡秉孝

酸六,本名黃志捷,人稱漂亮寶貝,跨性別者的心路歷程不用特別講也知道坎坷,沒有想把他歸類到哪裡,單純想去看看漂亮寶貝的房間有些什麼漂亮玩意兒。

爬上氣會喘的東園街四樓老公寓,房門內傳來「脫鞋直接進來」的歡迎聲音,擺好鞋子,走進目測僅有四坪的雅房,坐在雙人床上迎接我們的酸六說:「隨便坐,床也可以坐。」第一次進人家房間不大好意思坐床上的我,環顧四周還是坐上床,因為沒有其他合適的空間讓我跟他對話。

FT4C2488
Photo Credit:蔡秉孝

目光掃一圈房內擺設,雙人床、電腦、冷氣和喬許哈奈特海報,可以變漂亮的東西四散在房裡各角落,坐在絲質床單上,他用滑鼠滑著訪問大綱,一條一條地聊,也一條一條地偏離。

記得27歲剛上台北的自己,頻繁地出現在大家面前,酸六直白地表示只是因為需要工作。曾經做過選物店倉儲、執事咖啡、私廚助理,最久的是飯店櫃檯。「我的夢想是40歲回恆春選里長。」除了里長外,他也夢想著有天能成為懂得珍惜自己的離婚婦女。

精神時光屋,房間的歸屬感
FT4C2351
Photo Credit:蔡秉孝

酸六的戶籍在恆春,出生是高雄,曾經平頭的他有鳳山莫文蔚的稱號,估計是電影《整鬼專家》時期的莫文蔚。聊起大家族出生的背景、「整個山頭都是我的家」的兒時回憶,夾雜的卻是不斷被大人指責、閒言閒語的記憶。對那時的他來說,能沉澱情緒的,只有回到閣樓房間裡,與電腦獨處的時候。

房間之於他而言,如同《七龍珠》天神殿的精神時光屋,可以昏迷、可以獨處、可以修煉、可以不用面對外面世界。出生在電腦世代裡的酸六,房裡不能沒有電腦,他說總要坐在電腦前,才有回家的感覺。電腦、床、冷氣和喜歡的味道,是他異鄉人在外地的根本要件。

順帶一提,他有100多件的床單、床包,不過與其說時常更換,他常常只是一層包一層地往上疊去。就連外出過夜時,他會帶上自己的床單,因為一年裡他有四分之三的時間都在過敏。

FT4C2424
Photo Credit:蔡秉孝
狹小而昏暗,安全感的來源

沒有廁所的雅房,向來不會是外地租屋人的選擇,不過酸六說:「我不太喜歡被打擾,也不大喜歡跟別人過夜,雅房很小、沒有廁所,我可以用很多理由把人趕走。」在外,他常處理來自他人的情緒;在內,他很需要自我獨處,唯有回到自己的精神時光屋時,與電腦相伴,才是他最自在的時候。

他笑笑說因為要採訪,所以把玩具收了起來,那些玩具是20公分的黑人屌、30公分的擴肛,還有其他藏到不知跑哪去的玩具。在家除了玩玩具,最常做的是吸收大量時事資訊,尤其愛看鄭弘儀、陳凝觀的節目,以及觀察Youtube頻道裡中國官宣置入的政治訊息。

望向天花板用藍色玻璃紙貼著的白光燈,酸六很怕亮,白天也不大出門,畢竟在這多數決的社會裡,跟別人不一樣都好像罪過,他說:「雖然不像法拉利姊、許純美,但某程度也是驚世駭俗,被獵奇的可能很高,通常我要保持理智。」

FT4C2407_1
Photo Credit:蔡秉孝
充滿價值,卻又可隨時丟棄的物件

在這亂中我感覺沒有序的房間,酸六說裡頭充滿了許多有價值的東西,譬如電影裡會出現的法國精品洋裝。「我習慣被我覺得有價值的物件保護在裡頭。」就像是珊隱蟹一樣,雌性蟹苗附著在選定的宿主珊瑚表面後,就待在原處不再遷移。他房間裡的每一樣物件是他的保護色,也是他生存的武器。

「不過,我也是一個什麼都可以丟棄的人,發起狠來什麼都可以不要。當有價值的東西,需要做選擇時,價值不見得會變成價值,可能會變成累贅。變成累贅的時候,我會選擇丟棄。」

插話的我問:「假如能去一個人的房間,你會想去誰的房間?」毫不猶豫地他説:「我想要去搶劫Wednesday(拜三老師)。」他滑著滑鼠讓我知道拜三老師是誰,華麗的衣裳,浮誇的裝扮,路上遇到很難不多看一眼,拜三老師獨到的選品眼光是酸六眼睛閃閃發光的原因。

FT4C2383
Photo Credit:蔡秉孝
出門穿在家也穿,他好喜歡睡衣

不管在家或在外,很愛穿睡衣的酸六說:「現在人接受度愈來愈高,你可以用很多方式穿睡衣,得到相同舒適度又可以漂亮。」講起近期即將在暗角咖啡舉辦的睡衣派對,他的本意是想讓大家喜歡自己的身體,穿自己的睡衣來也好,現場租睡衣、買睡衣也行,一邊喝喝咖啡、一邊熬著夜不睡,他幻想那場睡衣派對,一定很有趣。

最後我問他有沒有哪件睡衣是戰袍?或是最喜歡的一件?他指著預備拿去送洗的袋子裡,一件中間挖空、深V,Victoria’s Secret的睡衣。

攝影師:「現在不能穿喔?」
酸六:「上面有些穢物啦!你想聽嗎?」
攝影師:「可以不要穿啊,拍到就好。」
酸六:「你要拍到穢物嗎?」
攝影師:「是超穢的那種?」
酸六:「對啊!一定要我講出來嗎!」

時而偏離話題,時而調侃攝影師,話題尺度無限制的兩個小時,看著眼前的酸六往自己想要的完整再邁進了一步,實在替他感到開心。他從來都沒有想變得不同,而是打從出生即是如此。

FT4C2435
Photo Credit:蔡秉孝
FT4C2440
Photo Credit:蔡秉孝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林君玶

Lig Lin

沒案子的時候,就睡午覺、看電影、打電動、喝啤酒;有案子的時候,就不睡午覺、不看電影、不打電動、啤酒喝。

更多此作者文章
Feature.
帶我開房間
Room Tour

帶我開房間

都築響一在其攝影集《日常東京》中曾說:「乍見之下的凌亂不堪,對生活在其中的屋主來說,其實自有一套固定的秩序,在這種經由『有機的混沌』消化過的空間裡,所謂的雜亂,反而成了一種令人無法抗拒的魅力。」本次,忘掉雜誌上那些設計師的絕美豪宅,跟著我們鑽進窄窄的小巷、爬上舊舊的樓梯,看看別人的房間裡,裝的都是些什麼東東。

Room Tour

糞管爆炸、水塔還被醉漢打破:水源路希子的住宅工作室,就在最謎樣的老國宅裡

聊起住在這裡的心得感想,水源路希子說:「很不錯啊,房間很通風、該有的都有,只是這附近住了很多瘋子和奇怪的人,不過習慣就好了。」

Read Details
Room Tour

「為防止白色模型黃化,我在家絕不開窗簾。」動漫宅DJ——安豬的收藏天堂

我掃視了一下眼前的空間,看著他在櫥櫃裡的那些收藏,我敢說有些我去過的模型店,都不見得有他這麼大量的品項。若是要用一句話形容安豬的家,我會說:「除了模型,還是模型」,但如果你因為對模型毫無興趣,而在此刻跳出文章,那就太可惜了。

Read Details

Every little detail ma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