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 & Go

我們和條子的700日戰爭:試圖闖入日本尾道市立美術館的不速之客

我們和條子的700日戰爭:試圖闖入日本尾道市立美術館的不速之客 Photo Credit:尾道市立美術館

有一個不速之客朝著門口緩緩走來,警衛一看,趕緊一個跨步到門口,想要擋住這個眼看不是一般參觀民眾的來者,一邊喊著「沒有票不能進來!」,結果沒想到,這個不速之客竟然一屁股坐下,怎麼樣都不走。

文字整理:林君玶

2016年夏天,在日本廣島縣尾道市千光寺公園裡的尾道市立美術館,今天展出的是名為「猫まみれ展」的貓咪攝影展,門口的警衛馬屋原定雄一如往常地看守著門口的自動門。

這時有一個不速之客朝著門口緩緩走來,警衛一看,趕緊一個跨步到門口,想要擋住這個眼看不是一般參觀民眾的來者,一邊喊著「沒有票不能進來!」,結果沒想到,這個不速之客竟然一屁股坐下,怎麼樣都不走。警衛好說歹說,想盡辦法攔下試圖闖入者。

這件事過了一年半,另一個不速之客也想闖進來,而且試了不止一次,不過美術館的警衛叔叔仍然耐著性子攔住,甚至還溫柔地把闖入者一把抱起。這兩隻闖入者,是一隻叫做Ken的黑貓,和叫做Go的橘貓。

他們兩個輪流試圖進入美術館,日復一日都沒有放棄,常常上演著與條子的戰爭,不過,他們到底為什麼那麼想進到美術館裡呢?

美術館館長梅林伸次在一次受訪中說,「或許當時的Ken,透過美術館的玻璃窗,看到展覽中的黑貓作品,以為找到朋友,所以想進來看看吧。」

後來美術館職員展開調查,發現這隻黑貓Ken是來自附近的餐廳,但是Go卻遲遲未見他的奴隸,於是有人(奴隸)就決定將Go收編。

這兩位「美術館不審者」和警衛叔叔的戰爭,因此蔚為話題,兩貓不但成為尾道美術館的「店貓」(但還是不能進去),許多人也開始對美術館敲碗兩隻小歹徒的周邊商品,於是美術館便製作了Ken&Go的寫真集《時をかける猫》,兩位貓仔的身影也經常在美術館官網中出現。

因為Go被收編,後來就漸漸地再也沒有闖入事件,尾道美術館也恢復了和平。直到今年,Go與奴隸再度來到尾道美術館,第一個見的就是多年來的「戰友」警衛叔叔——馬屋原定雄,雖然離上次見面也才一年多,但Go一臉溫馴乖巧的樣子,在警衛叔叔的懷裡待了3分鐘,還呼嚕。而再次與「敵人」見面的黑貓Ken,也是一直嗅著警衛,好像想起什麼似的。

因為疫情影響而許久未「戰」,三人的再度相見,沒想到場面如此溫馨,希望將來有機會,能到廣島參與這場「與條子的戰爭」。

資料來源

同場加映

核稿編輯:楊士範

eld editor

每個物件都因為各種細節的差異而有著截然不同的樣貌呈現,我們是一個在意細節的編輯團隊,想好好地說出屬於生活風格的醇厚故事。Every little detail matters.

更多此作者文章
Feature.
要不要來我家看貓
Cat People

要不要來我家看貓

貓是一種跩個二五八萬、卻又可愛到讓人想壓扁的奇妙生物,而貓派人就像被吸入這個黑洞,明明麻煩的要死,卻又無法抗拒,過著無貓不歡的生活。這次,我們就穿越貓貓黑洞,進入每個貓派人的有趣日常。

Cat People

據說貓派的人都是些有趣的傢伙:無貓不歡、愛自找麻煩的6個「貓貓人家庭訪問」

貓是貓派人的共同語言,如果今天的話題不是貓,我或許不會有機會到這些人家裡,和他們聊上一整個下午,然後還在他們平時給人的印象之外,意外發現這些貓派人有趣的地方。

Read Details
Shops with Cat

和貓貓一起開店的日子,往往就是這麼樸實無華且愜意——5家有貓的小店

到這些店家來看貓時,記得要有禮貌,和老闆打招呼,也要和貓貓打招呼,別一伸手就想摸,先比出你的拳頭讓貓貓聞聞,這樣就算打完招呼了,如果他不想聞,也無需傷心難過,反正貓就是這種跩個二五八萬,但又可愛到讓人想壓扁的奇妙生物。

Read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