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 & Movie

1_xMwD0TwktLI3nTz1Aup8og
05 Aug, 2020
Divine Divas
掌聲洗刷了羞辱,但在回家後,她們仍必須套上「男性」的二度扮裝——《變裝妖姬》

皇后們卸下讓自己仿若重生的女性形象,重新套上陽剛符碼,不是「變回」男性,而是為了不讓母親傷心而進行的二度扮裝。

62xoxu1gexuc473t0r1mej97bf83s4
04 Aug, 2020
Leica
《血鑽石》藏起Leica的紅標,是為了展現攝影師的專業——經典電影裡的徠卡相機

在血鑽石中,康納莉的相機特別以黑色膠帶將Leica的Logo給遮了起來。據稱,這樣的習慣對於遊客來說,是因為在治安較差的地區,這麼做較能避免被小偷輕易認出相機品牌,進而降低被偷的機率。

shutterstock_1358267930
03 Aug, 2020
National Gallery
修復、裱框都是學問,不為人知的美術館工作日常:《歡迎光臨國家畫廊》

從導覽員到研究員;修復師到裱框師,懷斯曼讓我們看到許多平常參觀美術館時不會看到的「日常」——這些小而瑣碎的工作細節卻是對於一座美術館營運極為重要的部分。

Screenshot_2020-07-30_at_10_11_55
90s Jpop
沒有任何一位偶像,會選擇《硝子の少年》這種歌作為出道曲

《硝子の少年》作曲是山下達郎、作詞是松本隆。這對詞曲拍檔都在日本樂壇享有崇高的地位,他們很重要,因為他們是開創歷史的音樂家,他們想要找尋一種新的屬於自己的聲音、自己的歌詞。

Screenshot_2020-07-30_at_13_13_41
31 Jul, 2020
Fruit metaphors
眼睛吃甜甜:水果在電影中的各種使用方式

自古以來,水果的身影一步步從食材界爬升到文化界、藝術界,而當它出現在電影裡,其可能的意義就跟它擁有的維生素礦物質一樣豐富。

f8b410205e676ca466c67bd6e6946dc3
30 Jul, 2020
Ghostbusters
消滅巨大的棉花糖寶寶:體驗80年代流行文化經典——《魔鬼剋星》的魅力

《魔鬼剋星》的大受歡迎,使其一直在流行文化中佔有重要地位,就連不少潮流人士與品牌均對其青睞有加,屢屢推出相關聯名商品。

RTR2MX08
Novelist
將懾人心魄的都市驚魂,若無其事地視為尋常風景:日本小說家——吉田修一

一個人究竟是好人還是壞人,是無法被斷定的。當我試圖寫一個殺人犯,就會想要寫這個人好的一面......。我不讓自己站在裁決者這邊,不站在任何立場。人都有各種不同的面相,所以才會有故事的誕生。

Screenshot_2020-07-21_at_14_14_59
Seino Nana
閃耀著光彩和朝氣,日本難得一見的武打女演員——清野菜名

電影的最後15分鐘,清野菜名穿著高中制服展開一場大屠殺,招招見血、拳拳到肉,其中的一段演出,更被日本媒體譽為史上最美的匍匐動作。

蒼之炎01_04ok
26 Jul, 2020
Aoi honoo
教練,請幫我編一首《超人力霸王》:羽生結弦的第一首花式滑冰曲目

第一次參加比賽,媽媽替羽生結弦做了紅藍搭配、仿超人力霸王的服裝,胸前也縫了一塊紅布。「那套服裝我還記得很清楚,可是《超人力霸王》的動作已經忘光了。」

螢幕快照_2020-07-21_下午6_42_58
26 Jul, 2020
Mouse of Silver
關於《午夜福音》最後一集,那段令人動容的沈默

當Duncan問了母親如何處理心碎的情緒。「哭吧。」媽媽幾乎是在Duncan問完問題的同時,反射性地說出這樣的答案。

Screenshot_2020-07-24_at_19_13_29ok
25 Jul, 2020
Hiroshi Abe
沒當上新版《古畑任三郎》,阿部寬依然演活了2個深植人心的偵探角色

你還記得《圈套》裡超膽小的巨根教授「上田次郎」,和東野圭吾筆下《新參者》中不善辯卻冷靜沉著的「加賀恭一郎」嗎?

shutterstock_560280865
24 Jul, 2020
Temp Music
讓電影配樂家們極為困擾:老是搶走主配樂風采的暫時音軌——Temp Music

Temp Music指的是電影在剪接階段時,剪接師為了掌握基調與節奏所使用的參考音樂。但在漫漫的製作過程中,常常大家聽著聽著,心裡就容不下其他音樂了,於是乾脆直接扶正。

截圖_2020-07-16_下午5_04_49
23 Jul, 2020
Leaving Virginia
人生中有太多動力都是來自於性與賀爾蒙——林立書與馬念先談《破處》

國片《破處》的導演林立書表示:「我第一次找不到任何贊助,連水的贊助都找不到!製作和宣傳都非常困難,所以真的很感謝敢投這個案子的投資者,大家彷彿有共識,知道我們應該不避諱地去談論一些事情。青春不是只有一種樣貌,人生也不是只有一種樣貌。」

截圖_2020-07-14_下午12_58_08
22 Jul, 2020
Rem Koolhaas
把達利的超現實夢境,變成我們所處的日常世界:癲狂建築師Rem Koolhaas

這樣的比喻或許有點誇張,但庫哈斯在資本主義傳媒奇巧誇耀的推波助瀾下,又那麼有實踐力,他真把超現實世界帶進我們的生活。

shutterstock_596362301ok
21 Jul, 2020
Yokomichi Yonosuke
小說選摘|吉田修一筆下的90年代青春文學《續・橫道世之介》

如果你問橫道世之介:24歲是個什麼樣的一年? 他可能會回答:雖然有點自暴自棄,不過,還是發生了一些好事。日子過得不算充實,還是有幾段閃亮亮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