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 & Movie

cover1
Aragaki Yui
下一個結婚可能會引爆日本內亂、股票大跌的演員:新垣結衣

「誰是你老婆啊!」不知何時這句話變成新垣結衣的梗圖,當所有人都親密地稱呼她為Gakki時,當年那位透明系女生,早已成為人人口中的國民老婆。

螢幕快照_2018-06-10_上午11_28_19
10 Jun, 2018
about BRTHR
用超現實Lofi色調講影像故事:專訪新晉導演雙人組BRTHR 

電影《Matrix》(駭客任務)中有一個標誌性的場景,Neo的眼睛經歷幾秒鐘的震動後就學會了功夫。這種「在瞬間獲得無限」的微妙與興奮,就像是看BRTHR的音樂視頻一樣。「如果你在任何時候暫停觀看我們的視頻,它仍然是有意義的,並且會有一個很好的整體框架」,Kyle Wightman解釋說。

封面
about Drive
電影新美學標竿:《落日車神》教科書等級的攝影及燈光運用

另一個片段,當男主角發現自己與敵人共乘電梯,他緩緩轉身親吻女主角......導演Refn釋義:「這場戲是電影的核心,讓觀眾感到男主角的困境,你會分不清這究竟是幻想還現實。」明亮、魔幻的場面也預示隨之而來的暗色血腥。

10156038_698319430231252_717641484547872
09 Jun, 2018
Anthony Bourdain
告別充滿冒險的精彩一生:最會說故事的名廚主持人安東尼波登自殺身亡

CNN證實他身亡的聲明中說,波登熱愛精彩的冒險、結交新朋友、享用美酒佳餚以及世界各地引人入勝的故事,讓他成為獨一無二的說故事者。

05 Jun, 2018
For Architecture Lover
從《銀翼殺手》到《建築師》,建築迷偷偷在看的口袋電影清單

看建築電影也要挑人和挑片,雖然建築與電影聽起來並無直接相關,但同樣都是將飄渺概念構築成真實的歷程。建築在電影中,常是不可或缺的背景,讓影片製作人可以從中置入各種角色、生命和不同層次的感知。

封面
Fight Club
影史經典《鬥陣俱樂部》:進入大衛芬奇的「變態」心理世界

但即使是導演,可能也對這部電影的粉絲感到一絲不安。Fincher說,「我女兒有一名叫做Max的朋友,她告訴我,《鬥陣俱樂部》是Max最喜歡的電影,我告訴她,永遠不要再跟Max說話。」

MV5BMjE1MTg0MDQ0M15BMl5BanBnXkFtZTgwNTMy
03 Jun, 2018
Samuel L. Jackson
如何罵出一句充滿靈魂的「媽的法克」?山繆傑克森的成長血淚史

沒人喜歡被罵,特別是別人大吼大叫地指著你的鼻子辱罵。但我們喜歡看他罵人,如果這位190公分高的黑人就在我們面前發洩怒氣,我相信很多人感覺的不是恐懼,而是一種奇妙的興奮。

108384d8197b88bae2d80c0f0caae99b
03 Jun, 2018
City of Lies
到底是誰殺了Biggie?強尼戴普將於全新嘻哈電影《City of Lies》深入調查

5月21日是東岸傳奇饒舌歌手The Notorious B.I.G(或稱Biggie、Biggie Smalls)的生日,若他還在世,今年將滿46歲了。Biggie的真正死因,並未隨著時間而真正水落石出,且不僅如此,死於同年、時常與Biggie互相嗆聲的饒舌歌手Tupac的死因也依舊眾說紛紜。

螢幕快照_2018-05-30_下午2_10_21
03 Jun, 2018
uprising star
次世代名模演員代表:「鹽臉男子」坂口健太郎的崛起

今年26歲的坂口健太郎(Sakaguchi Kentaro),被日本媒體封為最受矚目的「次世代名模」、「下一個福士蒼汰」,是日本「鹽顏男子」的代表,更是足以與山崎賢人較量「漫改王子」地位的帥氣花美男。

gsyevyzktah4q0a3ul4jgjp2pz6ova
also a writer
擺脫被劇本框架的舞台人生:5個用寫作活出「真實」的日本演員

演戲,是為了活出角色的生活;寫作,是為了活出自己的生命。不是唸出編劇寫出的台詞,照著導演的指示表演,亦或是在綜藝節目上配合主持人接梗,不同於螢幕上的演員形象,文字與創作,其實是最能夠反映一個人的真實,以及貼近「生而為人」的真實溫度。

photo-13
30 May, 2018
Waiting so long
卡麥隆親口告訴你,為什麼我們一直等不到《阿凡達》續集?

也許已經沒有人在期待《 阿凡達 》(Avatar)了,這句話聽來殘酷,但事實是隨著時間一天一天過,相信這句話的人只怕會越來越多。

MV5BMzcwZGYwZTItYWEwMy00MTg0LTk2MmItZWQ4
28 May, 2018
Deadpool 2
布萊德彼特驚人現身《死侍2》,片酬卻只有一杯咖啡?

「我依然搞不懂我們是怎麼請到他的,我只是寫了一封信給他解釋我們的計畫,這個概念是『浪費一流巨星最好的方式是什麼?』而答案就是讓他演出一個大半時間都是隱形狀態、毫無功用的角色,最後讓他只出現一瞬間。我想布萊德覺得很有趣、我們也都覺得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