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 & Movie

截圖_2020-11-10_下午3_47_43
12 Nov, 2020
Demon Slayer
日本人心中的武士刀或許從未被毀棄:《鬼滅之刃》真正爆紅的原因

正如許多時代精神並非按照歷史的進程一般被淘汰,而是以遞歸的方式不斷重現;在武士刀不復見的現代,日本人心中的武士刀或許從未被毀棄。

_DSC4442++
Mother
「即便是這樣的母親,她仍是我的全世界」顛覆長澤雅美形象的《母子情劫》

即便是這樣的母親,她仍是我的全世界。在這個偶爾會有善意伸出援手的社會,「我們」仍注定墜入這名為親情的深淵,互相依存著。

截圖_2020-11-06_下午2_06_52
Yao Chun Yao
就算老天給了你一巴掌,還是得告訴自己「再撐一下」——新生代演員姚淳耀

「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我的表演能夠提升到不一樣的境界,並且透過演戲這件事告訴大家,許多事情不是只有單一面向,你可以很寬容的去看待每件事,並去溫柔對待每個跟你不一樣的人。」姚淳耀說。

截圖_2020-11-03_下午1_25_40
08 Nov, 2020
Big Man Japan
用特攝怪獸反映難以解決的社會問題:松本人志的偽紀錄片——《大日本人》

卡在兩棟建築間的「跳跳獸」暗喻都市叢林的擁擠;「暝之獸」可以丟出眼睛攻擊,但作為武器的眼睛卻沾染了不少髒污,即使到河川當中洗完了之後還是洗不乾淨,反映了環境的汙染;發出惡臭的的怪獸和另外一隻怪獸當眾性交,公開場合的交配也透露出日本成人產業的興盛,滲透到公眾生活中。

Screenshot_2020-11-03_at_11_32_39
Action!
電影中最閃亮的那顆彩蛋:5位常在劇中客串的日本大導演

當「導」演跑去演「戲」,不管是客串還是友情演出,他們的存在就像是電影中最閃亮的那顆「彩蛋」,是只有認得他們的觀眾才能發現的驚喜。

20181106-2
Nakamura Tomoya
能把渣男黑道演得迷人可愛:讓人又愛又恨的新一代變色龍演員——中村倫也

回顧中村倫也挑戰過的角色,會很訝異他的戲路如此之廣,從不良少年、偽娘、家暴的丈夫,到黑道份子、軟萌系男子,根據不同角色,好像能夠提取出不同的靈魂。

劇照_(5)ok
04 Nov, 2020
The Witches
你以為是可愛童話,但卻是防諜手冊,還有給60年代的一封情書——《女巫們》

飾演反派女巫的安.海瑟薇,操著一口像是俄國口音的奇怪英語,在拿出鉅款打算執行陰謀的同時,卻也表現出極端厭惡錢財,彷彿視資本主義為萬惡淵藪的模樣,也因此變得像冷戰時期的蘇聯間諜化身,就像是為了要告訴小朋友保密防諜的重要性。

121520357_176112274101693_73929808658909
03 Nov, 2020
Dear Tenant 
將卡在喉嚨的情緒化作旋律:與鄭有傑和法蘭聊聊《親愛的房客》電影配樂

「當時所有人都在等這首歌,演員也要練習。但我不想催她,因為我相信歌已經在那裡了,只是她自己還沒聽到,還沒把它寫出來。」鄭有傑說。

截圖_2020-11-02_下午5_49_58
03 Nov, 2020
A True Underdog Story
滿滿政治不正確的《鐵男躲避球》,為什麼是史上最偉大的運動電影之一?

《鐵男躲避球》電影裡有太多可以說的故事,包括了懷特古曼到底有多麼政治不正確等等,但是,更值得一提的是,這部電影的影響力甚至超越了電影本身。

IMG_2851
Mulan
朝堂中的雕刻全由手工製作:讓劇組幾乎蓋了一座宮殿的電影場景——花木蘭

《花木蘭》導演妮琪卡羅說:「我們在中國境內四處旅行,拍攝真實的地貌風景,盡量避免使用綠屏的人工環境。」

截圖_2020-10-29_下午6_12_41
02 Nov, 2020
The Ceremony
超越藝術語彙的詭態美:到支配者的城堡裡,一窺「SM大師」的秘密

對於SM參與者而言,很多時候遊戲和創作的界線並不那麼明白。遊戲論是歷來討論藝術起源的老說法,但她的演繹方式,也突顯出藝術只不過是其中一種審美眼光,反倒點出了遊戲論的精髓。

Screen_Shot_2018-09-14_at_1_37_00_PM
01 Nov, 2020
Tokyo-Ga
抱著對電影的幻想來到東京,卻只能迷失於城市的光影與變態之中:《尋找小津》

溫德斯就是在這樣的時代來到了東京,他失落於小津電影中的東京已不存在,卻也著迷於這遊樂園般的都市景觀,停留在一切新異的事物。

交片_CCC00452
31 Oct, 2020
Street Snap
回頭看自己拍下的照片,有時就像來自另一個人的訊息——與石知田的街拍午後

在下著濛濛細雨的秋日,和喜歡拍照的石知田,一起到萬華的巷弄裡邊走邊拍,從他拍下的照片裡,我們似乎又了解他更多了一些。

09v41iaj1xm03rxcjhq9a1uywiigj8
31 Oct, 2020
Your Name Engraved Herein
如果同志會下地獄,那我寧可去地獄:直觸心底的電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

「如果這樣我會下地獄,那我寧可下地獄,那裡的人還比較懂我!」好像一旦承認了同志身分,身而為人的價值就不再值得討論。

EIP_106_Unit_00329R_EMILY_IN_PARIS_(L_to
18 Oct, 2020
Emily in Paris
《艾蜜莉在巴黎》演的都是真的嗎?——無濾鏡法國生活經驗談

很多人認為巴黎人歧視不會講法文的人、英文很爛,但其實我在2015年法文零基礎時也這樣認為,到5年後的今天用法文作夢,必須說「歧視都是歧視的產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