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 & Movie

截圖_2021-01-11_下午5_09_58
16 Jan, 2021
Harry Potter
在總共8部的《哈利波特》拍攝過程中,小哈利弄壞了高達100支以上的眼鏡?

哈利確實應該是奇幻世界裡最著名的近視人物,因此他與眼鏡的淵源也衍生出各式各樣的八卦,其中一個,就是丹尼爾雷德克里夫在拍攝總共8部《哈利波特》電影時,弄壞了高達100支以上的眼鏡。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690x985mm-01
14 Jan, 2021
自古以來從未有人攻破的真實金庫、超有邏輯劫盜計畫——《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預約今年最佳劫盜電影寶座

大膽以從未有人攻破的真實金庫作為背景,合乎邏輯的解謎過程,如果你喜歡鬥智的貓鼠遊戲、緊張刺激的倒數計時,《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絕對會讓你滿意。

截圖_2021-01-06_下午7_12_50
10 Jan, 2021
Jason Momoa
從婚禮派對到金球獎現場,對「吊嘎」有著異常執念的那個男人——傑森摩莫亞

傑森摩莫亞對吊嘎的執念驚人,他參加新片記者會時穿吊嘎、上街購物時穿吊嘎、跟朋友開趴時穿吊嘎、在片場工作時穿吊嘎、跟布魯斯威利合照時穿吊嘎。不過,有的時候,摩莫亞想穿吊嘎都不行——例如《水行俠》的摩莫亞的登場戲。

messageImage_1591084345706
09 Jun, 2020
與眨眼不語的星子,對唱那首懷舊思念的《魯冰花》——追憶「台灣文學之母」鍾肇政

「祇有細微的,比那輕悄的樹葉聲更細微的蜜蜂振翼聲在飄浮著。魯冰花正盛開。一行行的茶樹間和一行行的魯冰花,形成綠黃相間的整齊圖案。」夾雜在中日不同的語言、不同的時局之間,鍾肇政的人生與創作,猶如化身為自身筆下的「魯冰花」。

截圖_2021-01-04_下午2_12_23
Costume Design
「穿上舞台裝,我才會變成艾爾頓強」音樂電影《火箭人》的戲服設計秘辛

Julian Day表示,在製作服裝時,出於對電影製作團隊的尊重,艾爾頓強本人從來不曾介入他們的創作過程,但是「我最大的心願,是艾爾頓爵士在看電影的時候會說,『我也想穿那件衣服!要是以前能穿那件衣服上台就好了!』」

image1
24 Sep, 2019
一家位於九州阿蘇山腳下的「再春館製藥所」,竟然為了呵護員工設立育兒園?

美妝保養趨勢推陳出新,現今多數的保養品牌,喜愛提供消費者大量且快速的新噱頭帶動產品買氣,反觀僅生產八樣產品的朵茉麗蔻,是如何一路暢銷45年至今?

Screenshot_2021-01-05_at_16_58_02ok
07 Jan, 2021
Donnie Darko
那些經歷死亡的夢,是我有過最美好的夢:《怵目驚魂28天》裡的清醒與夢境

雖然《怵目驚魂28天》透過「飛機引擎的墜落」造成不同宇宙之間的裂隙,使得Donnie在平行宇宙中,得以藉由此時空事件,明白了宇宙的規律,我們同樣可以將此平行宇宙,視為Donnie因夢而產生的「私人世界」。

Screenshot_2020-12-29_at_13_21_04
Nodame and chyaki
讓千秋學長教你聽懂古典樂:14年後依然令人回味無窮的經典日劇 ——《交響情人夢》

《交響情人夢》除了主角之間反差極大的有趣互動之外,最精彩的,莫過於幕後製作的用心。每一集都會請到專業的音樂家來製作配樂,而曾經為《奇蹟餐廳》與《HERO》配樂的作曲家——服部隆之自然成為不二人選。

截圖_2020-12-31_下午3_46_32
04 Jan, 2021
Benedict Cumberbatch
受困在紐西蘭小島的班尼狄克康柏拜區,意外踏上了奇異博士本人的修煉之路

今年班尼狄克康柏拜區的遭遇,幾乎快跟史傳奇的銀幕冒險一樣傳奇:今年初,他原本預定在紐西蘭小島,為錶商拍攝最新潛水錶廣告。然後,突然疫情爆發,交通斷絕,康柏拜區就這樣被困在島上。

截圖_2020-12-25_下午2_58_22
27 Dec, 2020
Takeru Satoh
貓系男子佐藤健,與他永遠直球對決、最行動派的終極迷弟——神木隆之介

去年,佐藤健與神木隆之介共同參加了樂透記者會,當被問到如果中了七億要怎麼花時,迷弟的答案是:「買房給佐藤健。」

AliceinBorderland_Season1_Episode8_00_48
26 Dec, 2020
Alice in Borderland
高質感的拍攝手法遠超電視台,日劇界的黑船來襲:《今際之國的闖關者》

作為劇集,《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的高質感明顯屬於另一個層次,正面衝擊舊有由電視台製作的劇集,相信電視台們都應該感到慌張。就像日本幕末時,美國海軍艦隊「黑船」駛入江戶灣,迫使幕府開國。

Screenshot_2020-12-21_at_18_24_30
24 Dec, 2020
Bashira
頂天立地的悲傷:《鬼滅之刃》之外,那些「柱」所承擔的事

「欸,如果可以選,你要當哪個『柱』?」沉默半晌,一時答不上來。因為對我而言,這個問題不光只是「喜歡哪種能力」或「喜歡哪個角色」的討論,而是一種嵌進無奈的選擇和承擔,與「覺悟」類似。

Screen_Shot_2020-12-14_at_2_54_19_PM
21 Dec, 2020
Taiwanese Film
台語片的魔力:讓60年代的台灣人笑破肚皮的經典喜劇雙人組——王哥柳哥

眾多文獻指出,王哥柳哥的角色原型,來自美國的喜鬧劇演員勞萊與哈台,維基百科說台灣引進勞萊哈台的影片初期,就是以「王哥柳哥」為譯名。他們發跡與沒落的故事可以參考2018年的電影《喜劇天團:勞萊與哈台》

2
20 Dec, 2020
Stardust
那場如同災難的首次美國行,是大衛鮑伊鮮為人知的一段故事——《搖滾變色龍》

在大衛鮑伊創作的舞台人格——Ziggy Stardust、Aladdin Sane或、The Thin White Duke之下,對於每個深受他創作影響的人們來說,他就像是神靈或外星人般的存在。《搖滾變色龍》導演蓋布瑞蘭吉說:「就連看著他精心策劃的死亡時,也不曾覺得他是一個普通人。 」

新解釋三國志_劇照_(3)
16 Dec, 2020
Fukuda Yūichi
關於《新解釋.三國志》,還有福田雄一,這個為一切戴上歡樂面具的創作者

在福田雄一的作品裡,就連選角也可能是足以引發討論的重要環節。像是他的最新作品《新解釋.三國志》(新解釈・三國志),便在選角公佈之際,為這部電影帶來了不少話題,甚至是還沒看到本片,便已經讓人噴出聲的笑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