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 & Movie

AP_20271138898831
Takeuchi Yuko
當太陽下山,在每個想哭的夜晚裡,你會想起她笑容裡的溫暖——竹內結子

竹內小姐走了,為什麼呢?我們最終也許能找到那最後一根稻草,但我們卻仍然無法數清每片有罪的雪花;我們不是絕頂聰明的夏洛克,解謎遊戲的答案不會比她的離去更令我們感到沈重。

MV5BOWNlNzRlNmQtYjIwNi00ODNkLWJmMTctYmYw
Akunin
吉田修一:參與製作過程的心情,就像殉情——10年後依然令人心碎的《惡人》

在小說中,祐一和光代是無法在現實世界「取勝」,是永遠不可能成為「主人公」的兩個人。但是在電影中,他們至少能成為2小時20分的主角,且比任何一個人都來得閃閃發光。

messageImage_1591084345706
09 Jun, 2020
與眨眼不語的星子,對唱那首懷舊思念的《魯冰花》——追憶「台灣文學之母」鍾肇政

「祇有細微的,比那輕悄的樹葉聲更細微的蜜蜂振翼聲在飄浮著。魯冰花正盛開。一行行的茶樹間和一行行的魯冰花,形成綠黃相間的整齊圖案。」夾雜在中日不同的語言、不同的時局之間,鍾肇政的人生與創作,猶如化身為自身筆下的「魯冰花」。

莎樂美Salome(2)
25 Sep, 2020
Salomé
女性影展|砍下愛人的頭,放在銀盤裡談情說愛:為愛無所顧忌的《莎樂美》

在過去的歷史形象上,世人總認為她是淫邪與放蕩的化身,但在王爾德的筆鋒及電影版的影像呈現之下,莎樂美呈現出她勇於打破男性替女性戴上的文化枷鎖,無所顧忌地主導包括希律王與納拉博特等男性的命運,更將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

chihiro035
24 Sep, 2020
Ghibli Ogiri
第一屆推特吉卜力大喜利大賽的始作俑者,其實是這個漫畫家

第一屆推特吉卜力大喜利大賽在台灣的話題度更勝過在日本,許多台灣網友也在推特上玩英文版的大喜利,引起日本網友的注意,甚至看起了台灣網友發出的圖片,還有網友已經連笑了兩天,覺得太累,怒把這個標籤設為靜音

image1
24 Sep, 2019
一家位於九州阿蘇山腳下的「再春館製藥所」,竟然為了呵護員工設立育兒園?

美妝保養趨勢推陳出新,現今多數的保養品牌,喜愛提供消費者大量且快速的新噱頭帶動產品買氣,反觀僅生產八樣產品的朵茉麗蔻,是如何一路暢銷45年至今?

3(634)
23 Sep, 2020
Beauty Water
「為了變美,你願意付出多少代價?」最具話題性的韓國漫改電影——《整容液》

改編自韓國同名網路漫畫的《整容液》,展現出了童話故事中壞皇后對著鏡子喃喃自語的「美的執著」。本次,我們就整理了《整容液》的5大看點,對這部作品有興趣的讀者不妨參考。

MV5BNDA2NjQxNzctZGMzMy00NzczLWI4MTctZWU3
20 Sep, 2020
Kenneth Branagh
你知道《天能》裡的大反派「薩托」其實是位能導能演的「全才能演員」嗎?

肯尼斯·布萊納譽為是影壇「全才能演員」,早期的他根本是莎士比亞戲劇專用戶,演藝生涯到目前為止一共入圍過5次奧斯卡和5次金球獎,而且這項紀錄還在更新當中。

MV5BMWI1ZWIzYWEtZmJlMy00NjMzLWE5NzEtZjQz
Sasaki Kuranosuke
原來我不想當酒商老闆啊:佐佐木藏之介的演員之路,從放棄繼承百年酒造開始

二哥原本要繼承酒造,還進入了神戶大學農學系,將研究生物技術與酒米技術作為論文題目,看來紮實地一步一步走上酒造家的路線。然後突然,他說「我要當演員了」......

Screenshot_2020-09-03_at_10_30_17
13 Sep, 2020
3D Production
你知道奧斯卡有科學技術獎嗎?《侏羅紀世界》的恐龍可不只是「畫出來」這麼簡單

你知道奧斯卡有個科學技術獎嗎?我們在現實生活中看到的各種視覺效果,要在電影中重建且維持一定的逼真度,是件大工程,常常動員上千人,這也是為什麼電影結尾的工作人員名單如此的長。

劇照_(8)
12 Sep, 2020
Last Letter
同樣的故事,但更「岩井 」:岩井俊二的《最後的情書》

《最後的情書》不僅是《你好,之華》的重拍,更像是符合岩井俊二心目中真正模樣的版本,以更為輕盈的姿態,展現出更強的情緒渲染力,使全片飄散著一種美好與傷感並俱的氣息。

《寂寞調香師》電影劇照_01
11 Sep, 2020
Les Parfums
即便是截然不同的香調,也能融合出意想不到的味道——《寂寞調香師》

《寂寞調香師》的架構看似與《飲食男女》中那以感官創造親情故事的敘事層次沒有太多的分別,但實際上,兩者的敘事手段卻大異其趣。

shutterstock_1560950753ok
08 Sep, 2020
Sam Neill
如果沒有這位糟糕老爸,《侏羅紀公園》就只是部恐龍電影——山姆尼爾

兇起來像恐龍、笑起來像太陽的山姆尼爾,完美地詮釋了又硬又軟的兩面老爸,但我們說過,山姆尼爾比我們想得更加複雜——他可不只是好萊塢演員而已。

Screen_Shot_2020-09-06_at_3_25_10_AM
06 Sep, 2020
The Cell
它當然是影史上最被低估的電影:將病態美學發揮到極致的《入侵腦細胞》

20年來,似乎僅有對電影美學挑剔的觀眾還記得它。即便在肺炎疫情導致的經典重映風潮下,這部電影仍然持續被遺忘,它極其殘酷、極其華美、它是《入侵腦細胞》(The Cell),它當然是影史上最被低估的電影,我們沒有理由不再次重溫這場挑戰心靈極限的惡夢。

劇照_(10)-2
05 Sep, 2020
we live in a twilight world
從暮光中步向黃昏,掛著微笑迎向宿命——那是尼爾,《天能》中最難忘的存在

尼爾自暮光中步向黃昏,臉上掛著微笑,就這麼若無其事邁向宿命的背影,也就這麼印在了觀眾心中,使他就此成為《天能》中最難忘的存在。

shutterstock_75733660
01 Sep, 2020
Quentin Tarantino
為那些他鍾愛的「B級片」寫下推薦——昆汀塔倫提諾正偷偷成為影評人

即便以後昆汀不再拍電影了,他身為電影信徒的本質卻不會改變,我們也許不會在電影院看到更多昆汀的作品(還有一部),但在影評裡,我們還能看到更多他對電影的愛。

MV5BMTQ5Njk1Mjc5N15BMl5BanBnXkFtZTgwNDQ5
29 Aug, 2020
Jazz in the movie
不知不覺,你也聽了許多大師級作品:影史上不容錯過的7首「爵士電影配樂」

1985年次的Justin Hurwitz將爵士的「刁鑽」與「冷僻」轉化成人見人愛的浪漫電影配樂,但將時間再往前倒推半世紀,早有一群可敬的老前輩打造眾多絕妙的爵士電影配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