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https_%2F%2Fhk_hypebeast_com%2Ffiles%2F2
30 Nov, 2018
for Skateboard Lovers
「我們不是不得已才街滑,滑板本來就是街頭的」滑板少年的台北城市指南

「滑板並不是一直去練招。當然,練招是必須的,但在練招之外,我更喜歡和朋友們一起街滑的感覺。可能像我們這樣子聊天、抽煙、喝酒......就是自由的氛圍!整個街滑過程是非常享受的。」滑板團隊9CE的主理人Sky如此說道。

DSCF4511
24 Nov, 2018
Mountain Town
到山神眷顧的小鎮,喝一杯以山為名的融雪咖啡

從前聽到「日光」這個地方,印象就只有十分著名的「二社一寺」——東照宮、二荒山神社及輪王寺,這些傳統日本信仰的景點。或許參觀神社寺院一直都不是排在我們計劃的榜首,因此一直以來都沒有刻意到訪。但這次,我們對這座小鎮徹底的改觀了。

11822333_457813084401194_291544035453287
18 Nov, 2018
Book Road
兩坪大小、24小時營業的無人古本屋「Book Road」

離JR三鷹站步行大約 10 分鐘的住宅區街上,一處只有兩坪大小,外表看似不太起眼的三角窗店面,其實是一間24小時營業,沒有招牌、沒有店員、沒有上鎖的古本屋 — — 「Book Road」,開店迄今已超過五年,但從沒有發生過任何竊盜或破壞的事件。

31_wabi_02
17 Nov, 2018
Wabisuke
在彷彿生鏽的顏色中放著爵士樂:30年如一日、傍晚開店的老酒館「佗助」

佗助的店家外觀或許會讓初來乍到的客人猶豫不前,但只要進到裡邊,店主和在那裡的客人都會親切地歡迎你。

149_Cover
17 Nov, 2018
Pottery Town
東京人週末的挖寶聖地:陶器小鎮「益子」裡的古道具店

在栃木縣的益子町,不少店舖隱身在遠離街道的田野旁,有的是一層高的古老民宅,有的是曾經用作倉庫的古老藏屋,經過這些店主們的重新展示後,每件古物看起來更閃閃生輝。

Navette-autonome-Muji
16 Nov, 2018
MUJI Bus
貫徹「舒適生活」的品牌理念:無印良品打造能在大雪、濃霧中平穩前行的自駕巴士

以簡約質感與減法美學著稱的雜貨品牌MUJI是不少人生活的好夥伴,而除了服飾、文具與種種居家用品外,近日他們更與來自芬蘭的Sensible 4公司共同開發出全球首款適應各種氣候狀況的L4級自動駕駛巴士——Gacha。

mottimes_images_9420180917193515
11 Nov, 2018
Taiwan Pineapple Museum
保留日治時期老廠房的優雅韻味:「台灣鳳梨工廠」重新面世

位在高雄的「台灣鳳梨工場」前身為日治時期商人葉金塗所建的第三、第四工場,落成至今已有93年歷史,留存的三棟建築經兩年的修復後終於重新開幕。

151_Cover
10 Nov, 2018
Country Journal
移居鄉間打造心目中的理想生活:混合自然與都市感的CHUS旅舍

從JR黑磯站步出來的一刻,感覺這裡與一般日本的鄉郊小鎮無異,甚至更滄桑了點,然而那須高原清爽的空氣,以及城市背後雄偉的那須岳山景,為這裡灌注了一份自然感。

10
Travellers’ Tales
名人的行李奇聞、攝影師眼中的壯麗風景:捕捉城市深度風景的Louis Vuitton旅遊指南

每本《City Guide》均與一名客座名流或當地知名人物配合,以個人角度分享旅遊回憶,並介紹四、五個主題式的步行觀光路線,幫助讀者了解城市的歷史、建築風格與在地生活訣竅,還有行前或旅途結束後可搭配閱聽的建議書單、電影與歌曲口袋名單。

ore2oy2u2mmzsfndcivl3ob3pi44fj
31 Oct, 2018
Kyukyodo
日本最古老的文房用品店:鳩居堂京都本店

說起來我第一次聽說鳩居堂這個名字, 其實是從一本非常喜歡的小說中看見的, 那時的我還沒有出國的能力與勇氣,看著主角堅持的說他要去鳩居堂買筆, 因為鳩居堂的筆特別好,就被這神秘的店名給迷住了。

7243377942_c400832533_c
31 Oct, 2018
Kowloon Walled City
《阿飛正傳》在此留下永恆的伏筆:消失的香港記憶——九龍城寨

「九龍城寨是一個英國和中國都聲稱自己擁有主權的圍城,它吸引許多移民和投機分子,也是一個龍蛇混雜的地方。它既是癮君子和黑社會的地盤,也是生意人和學齡孩童的家。」_《華爾街日報》

18119342_1032106443588975_53967218789656
Antoni Gaudi
用「上帝的曲線」造一座熠熠生輝的地中海建築狂城:巴塞隆納的高第地圖

在新藝術運動(Art Nouveau)席捲歐洲的20世紀初葉,高第用自然仿生打造奇趣的造型、用鑲嵌元素創造瑰麗的色彩,更用上帝的曲線,為這座加泰隆尼亞都城締造不可思議的建築奇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