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yle

Melania Trump
04 Mar, 2017
Melania Trump
燙手山芋:新任第一夫人的新衣

當第一夫人穿上設計師的服裝時,投射出來的不是只有個人身材和形象,還無可避免地帶着另一半的行事風格。梅蘭妮亞擁有模特兒身型,會是高級時裝的絕佳衣架,但除此以外,她背後所代表的,是她丈夫提倡的一整套保守意識形態-靠着情感挑動和四面樹敵建立出來。

maisonmargiela_ss1990_archivista_02
28 Feb, 2017
The Antwerp Six
哲學家般的歸零時裝——Martin Margiela

香港時裝精黃偉文曾說:「不知道要符合什麼資格才算時裝界人士,但知道怎樣肯定不是,例如從未擁有過Martin Margiela這件Fight AIDS T恤。」這件品牌曾經的經典我們暫且不提,而是來聊聊創辦人Martin Margiela。

jackie_劇照1
26 Feb, 2017
Jacqueline Kennedy
將風格作為手段的第一夫人:賈桂琳

賈姬的歐洲風格,見諸她的服飾,比如她那些各種粉色系的香奈兒套裝,這在在正是她政治上的選擇。

e105e6402f458a5a64f597d7fe41a236
23 Feb, 2017
Street Culture
始自老墨獨有的Chicano文化,如何影響日本街頭?

白色背心、短褲、高筒襪加上紋身,看似兇悍的一群人同樣存在於現今的東京街頭上,日本稱他們做「Cholos」,帶有幫派分子意味的特定族群。

螢幕快照_2017-02-17_下午4_07_25
21 Feb, 2017
Children of the discordance 2017 AW
古著再製的獨特靈魂

「二十多年來,我是用收藏一輩子、當傳家寶的心態在買衣服。現在自己做,無關好不好賣,每一件都是因為我會喜歡而生產。」

IMG_2681-2
20 Feb, 2017
Bespoke Tailoring
細節二三事|訂做一套紳士裝

對於無需每日著用西裝的男性而言,選購西裝並不是一件容易事,除非身邊恰巧有熟知西裝的好友,否則一般人對於挑選西裝這件事情,往往不知從何下手。此篇專題將娓娓道來這紳士裝中隱藏的各種細節。

RTS1EAR8
20 Feb, 2017
VIP ONLY?
當時裝週變成了時尚馬戲團

媒體網路化使得人們得以接觸時尚圈,參與者和品牌在社群上面的公開分享成了猶如時裝周的日記般,讓人得以用不同角度觀看這個產業。

01
16 Feb, 2017
Haute Couture
高級訂製服歷史

華美的繡飾,精緻的手工,每年的高級訂製服裝秀都是一場視覺上的華麗盛宴。從Charles Frederick Worth到Yves Saint Laurent,一同回顧Haute Couture在歷史上的重要時刻。

AP_17024631549071
14 Feb, 2017
Stories of us
屬於每個人的故事:Vetements 2017AW

解放性別、年齡、族群、身分的桎梏,Vetements在這一季讓所有人都成為伸展台的一部分,突破差異間的藩籬,填補分裂下的嫌隙,重啟團結觀念,Vetements從每個人身上取材,將時尚歸還給所有人。

FRUiTS_(1)
13 Feb, 2017
in memory of FRUiTS
FRUiTS雜誌停刊,街拍教父揭露關鍵原因

《FRUiTS》於日前投下停刊的震撼彈。走過二十個年頭,記錄了日本街頭流行史,其停刊不只宣告了紙本刊物的寒冬來臨,更留下深刻的時代反思。

AP_17022843491759
07 Feb, 2017
Exclusive Interview
專訪Thom Browne:瘋狂的想法才能讓經典保持有趣

鬼才西裝設計師Thom Browne的時裝發表會通常像是在講述一個故事,每回都會以不同的方式來傳遞多個概念和想法,唯一不變的重點要素是:一切都是以經典的灰色西裝為基礎。「我覺得沒有什麼必要舉辦一場發表會來展示經典和商業款式。正因為有時裝週的這些瘋狂想法,才能讓我的經典設計一直保持有趣。」專訪Thom Browne親自解讀2016秋冬羊毛系列的設計,以及與The Woolmark Company的合作關係。

01
03 Feb, 2017
The 50's
Truman Capote流傳50年的世紀黑白舞會

在1966年以《冷血》一書一舉成名後,美國作家Truman Capote邁入了人生最富裕、輝煌的階段。1942年他就曾告訴好友Leo Lerman,在他成名後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舉辦一場華麗的派對。

螢幕快照_2017-01-23_12_24_44(2)
23 Jan, 2017
a thousand to one
ACRONYM的現代機能忍法帖

「現在資本市場流行快速時尚,大家都想要把一做成一千,這令人沮喪;就算全世界剩下我一個要跟這些集團對抗,我也會堅持做下去。ACRONYM想做的,並不是單品而已,而是設計理念的展現,我要將一千做成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