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

a9ce68326f0cb2ca4891358a86f9c404
05 Nov, 2019
Style is Everything
「在這個時代,無論你做什麼都有機會成為主流」年僅21歲的性格女聲Karencici

Karencici說:「在這個時代,什麼東西都可以很商業,但相對的,無論你做什麼都有機會成為主流。」

alexander-popov-I6U-0CydCPs-unsplash
29 Oct, 2019
Music Taste
為什麼20歲時愛聽的歌,會讓我們難以忘懷?

音樂「酷」與「不酷」之間的差異,在我們年紀漸長後就變得不那麼重要了,但對許多青少年來說,卻是足以左右他們行為的大事。很多地方政府甚至會利用「不酷」的音樂,阻止青少年在購物中心這類他們不該出現的地方閒晃。

螢幕快照_2019-10-24_下午4_11_33
Why Him?
長得好看又有人氣的新人那麼多,時尚產業為何對ØZI情有獨鍾?

從品牌的角度來看,並不是只願意贊助大牌明星,而是那些被相中合作的藝人,扣除人氣跟作品的背書,他的生活方式跟形象,是否合乎時尚品牌想傳遞給消費者的態度,這點尤其重要。粉絲海量的藝人那麼多,為何唯獨要挑這些人合作,其實是有原因的。

落落大方專輯_封面
25 Oct, 2019
One Two FREE Fall
悲傷時不急著哭、憤怒時不急著吼,路嘉欣:「演員與歌手都是傳遞訊息的載體」

從《轉角遇到愛》演到《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路嘉欣不僅身兼歌手與演員,還出過書《帶你回家的小路》,這次《落落大方》專輯中更收錄了多首她自己寫的歌詞。才華洋溢的小路,在這些身分的轉換之中,分別感受到了什麼?

60732077_1047634362091926_68002375896609
Shen An
將自己單戀兩年多的脆弱心情收納,寫成一張《夢裡的夢》:專訪沈安

「小時候常常會想成為別人眼中的成功人士,像是得到別人崇拜、在朋友面前很有面子這類的。後來慢慢發現,一個人的自我價值其實取決於自己如何對待別人。」沈安說。

專訪封面
08 Oct, 2019
Juvenile A
一輩子都在對抗多數決定的事,陳珊妮:「你們怎麼會覺得少數人不能改變事情?」

2018年底公投後,陳珊妮的同溫層氣氛低迷,自己卻仍保持冷靜、照常工作。她解釋,自己從不為多數人決定的事情沮喪,因為自己一輩子都在對抗多數決定的事情、相信少數也有改變的力量。

78dd48-20070924-intothewild
07 Oct, 2019
Into The Wild
{ 現正輸入中... }為了寫出《阿拉斯加之死》配樂,Pearl Jam主唱與西恩潘一起划了100英里的獨木舟

{ 現正輸入中... }是every little d在2019年新開闢的連載專欄,邀請各行各業insider分享他們的工作靈感與日常觀察。 連載作者#05 Booksweet Tsai:除了故事、畫面、與導演的運鏡功力外,配樂也是經典電影中讓人印象深刻的一環。身兼記者、編輯與寫手的她從音樂人口中蒐集來各種有趣的奇聞軼事,並紀錄下那些不為人知的幕後秘密。

46507302_1979051708808289_31046035549968
30 Sep, 2019
Nothing is Under Control
每個隧道的盡頭都有光:岑寧兒邀魏如萱擔任嘉賓,以〈天色很暗〉追憶盧凱彤

以「一天」為時間軸的演唱會,概念完整,舞台垂吊著巨大的素白布幕,搭配簡潔燈光呈現日出、日落等畫面;在代表晨間忙碌的〈Boarding Soon〉唱畢後,岑寧兒暗示演唱會即將進入寧靜的「夜晚」橋段,盼望大家聚精會神,注意那些陽光下不會不注意到的微弱光芒。

press1
26 Sep, 2019
Our World Is Nothing.
他播放音樂的場合,大多是與友人穿梭費城巷弄販毒的路途上:瞪鞋傳奇Nothing

究竟什麼樣的樂團,會把「Nothing」一字當團名?來自美國費城的Shoegaze/Noise Pop傳奇樂團Nothing,成團之初樂團簡介第一句話或許是條線索:「死亡是掙扎的盡頭,無夢的夜,無邊無垠的無情虛空,沉溺其中才能揭開人生的唯一解」,字裡行間強烈的虛無人生觀,形同主唱/吉他手Domenic Palermo每分每秒吸吐的養分。

66503916_1619420248195212_43307674289601
25 Sep, 2019
Beyond Mediocrity
「我發現很多東西沒我想像的那麼重要」9m88談個人首張專輯《平庸之上》

當然也想過,如果大家喜歡就多做一些〈九頭身日奈〉類型的歌,可心裡卻明白自己已經沒有興趣重複:「好像別人approve我後,我才去做一個別人approve過的產物,那不是創作,那就是跟著別人的心意、跟風。」她形容做專輯是重塑自我認同。在別人的期待中,她必須把自己拼回來。

5pwi5hal2h4vnp9y84ub9m8iugyq9g
24 Sep, 2019
Music Is Everywhere
「世界上沒有真正的寧靜」讓演奏家坐在鋼琴前卻什麼都不彈的〈4分33秒〉

聽過John Cage的人,大概對他的作品〈4分33秒〉特別有印象。「那不就是演奏家坐在鋼琴前面看著時鐘,還有4分33秒我就要下班了所以我什麼都不想彈的東西嗎?」那你誤會可大了。

螢幕快照_2019-09-16_下午2_36_19
20 Sep, 2019
an interview with Hi-Organic
當城市垃圾成了慾望的象徵,你我都是毛蟹:專訪〈ZOEA〉導演SU

安溥最新單曲與Hi-Organic的聯合創作音樂短片〈ZOEA〉,重現了20幾年前板橋街區的場景。那當時,在路邊攤販僅需50元一顆硬幣就能換毛蟹一生,不論枉過與否。他們用五分多鐘說了人也說了世界,你有本事的話,還會發現他們也說了你。

MONO_2
19 Sep, 2019
Takaakira Goto
「如果你想描繪光,那就必須凝視黑暗」日本後搖樂團MONO成軍20週年專訪

「只要我活著,我就會繼續寫歌描繪光與希望;因為音樂能夠超越語言、國籍與歷史而存在。」MONO的靈魂人物——主吉他手Takaakira Goto如是說。

馬克雷德(Mark_Reeder)攝於東柏林,位於菩提樹下大街上的無名士兵之墓。
18 Sep, 2019
Back to 80's Berlin
回到圍牆倒塌前,那自由美好的西柏林——Mark Reeder的奇幻音樂之旅

80年代的西柏林如同一座孤島,聚集了許多從主流價值觀逃離的各種邊緣人,同性戀者、藝術家、逃避戰爭的人們,他們在這裡找到落腳處,而圍牆向東隔絕了鐵幕,向西吸收文化的養分,成為一處獨特的文化產地。

螢幕快照_2019-08-29_下午4_36_07
10 Sep, 2019
Forbidden Paradise
專訪|遊走在獨立和主流之間,曝光度最高的音樂製作人:剃刀蔣與米奇林

多元化與媒體通路增加的必然結果,就是已無所謂「大眾」,只有一個個分散的族群,不會再有一個人得到所有的鎂光燈。剃刀說,今天你要做出一個麥克傑克森,除非你有辦法掌控全世界的網路,但是沒有人能做到這件事情。

MV5BZjM3ZGE2YTAtMjE2Ni00NWFhLWE0NjktYTFh
02 Sep, 2019
The Hateful Eight
只看過劇本就寫出讓昆汀放棄原則的電影配樂,皚皚白雪中的西部牛仔片《八惡人》

昆汀塔羅提諾慣用既有歌曲為角色與劇情鋪排橋段,他喜歡匯編的業餘感,電影原聲帶就像他的自製錄音帶:「我就是不想讓任何人在我的電影握有這麼大的力量,我寧願和音樂剪輯師合作,而不是作曲家。」 但在六年後,他做出與自身原則背道而馳的決定,而這個轉折點正是《八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