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

MONO_2
19 Sep, 2019
Takaakira Goto
「如果你想描繪光,那就必須凝視黑暗」日本後搖樂團MONO成軍20週年專訪

「只要我活著,我就會繼續寫歌描繪光與希望;因為音樂能夠超越語言、國籍與歷史而存在。」MONO的靈魂人物——主吉他手Takaakira Goto如是說。

馬克雷德(Mark_Reeder)攝於東柏林,位於菩提樹下大街上的無名士兵之墓。
18 Sep, 2019
Back to 80's Berlin
回到圍牆倒塌前,那自由美好的西柏林——Mark Reeder的奇幻音樂之旅

80年代的西柏林如同一座孤島,聚集了許多從主流價值觀逃離的各種邊緣人,同性戀者、藝術家、逃避戰爭的人們,他們在這裡找到落腳處,而圍牆向東隔絕了鐵幕,向西吸收文化的養分,成為一處獨特的文化產地。

螢幕快照_2019-08-29_下午4_36_07
10 Sep, 2019
Forbidden Paradise
專訪|遊走在獨立和主流之間,曝光度最高的音樂製作人:剃刀蔣與米奇林

多元化與媒體通路增加的必然結果,就是已無所謂「大眾」,只有一個個分散的族群,不會再有一個人得到所有的鎂光燈。剃刀說,今天你要做出一個麥克傑克森,除非你有辦法掌控全世界的網路,但是沒有人能做到這件事情。

MV5BZjM3ZGE2YTAtMjE2Ni00NWFhLWE0NjktYTFh
02 Sep, 2019
The Hateful Eight
只看過劇本就寫出讓昆汀放棄原則的電影配樂,皚皚白雪中的西部牛仔片《八惡人》

昆汀塔羅提諾慣用既有歌曲為角色與劇情鋪排橋段,他喜歡匯編的業餘感,電影原聲帶就像他的自製錄音帶:「我就是不想讓任何人在我的電影握有這麼大的力量,我寧願和音樂剪輯師合作,而不是作曲家。」 但在六年後,他做出與自身原則背道而馳的決定,而這個轉折點正是《八惡人》。

螢幕快照_2019-08-28_下午1_57_23
29 Aug, 2019
EggPlantEgg
浪子宇宙持續播映中|茄子蛋新作《我們以後要結婚》發行前十問

關於新專輯的命名《我們以後要結婚》便是取自〈孤獨的人我們一起出發〉的新版歌詞,他們對此「擷取」也有一段幽默且溫情的解釋。

螢幕快照_2019-08-20_下午12_37_54
21 Aug, 2019
Ryoji Ikeda
走進「去人類中心」的迷幻音場:池田亮司睽違十年的大型個展亮點總整理

池田亮司以科技為媒介創造沈浸式環境,藉物理現象背後的數學結構帶出宇宙宏大的隱喻,建立「去人類中心」觀點,為觀眾開啟新的感受方式。

1M-
12 Aug, 2019
Chill All Night
「我會練琴練到琴房關門,只為了出來後跟她說:啊~這麼巧喔!」專訪夏日求偶夜2.0

始自2017年的Chill All Night,中譯諧音「求偶夜」,是由傷心之人莉莉所發起的聯誼活動,事隔兩年,傷心之人再度陷入曖昧讓人受盡委屈的時刻,因此Chill All Night求偶夜2.0再度登場,邀請到霓虹愛神、雷擎、藍婷、Ku da Yeast同台演出。由善感少女俱樂部與Legacy共同舉辦的這場新世代年輕男女交流活動,目的是想讓大家一起重拾談戀愛的信心。

MV5BNDMwMTM2NjEyNF5BMl5BanBnXkFtZTcwMDQ0
05 Aug, 2019
Hans Zimmer
刺穿夢境的柔軟利刃:漢斯季默在《全面啟動》中埋藏的配樂密碼

你知道要怎麼分辨夢境或現實嗎?《全面啟動》以後,大家都知道要用「圖騰」測試。旋轉的陀螺、墜河的小巴士,遁入層層夢境後,時間感、疼痛感也隨之不同,顯然又是一部諾蘭探討人性、記憶與時空的作品,而配樂又該如何輔助複雜的概念與破碎的剪輯呢?配樂大師漢斯季默選擇埋機關。

314333_10150340550715155_2204789_n
02 Aug, 2019
Party Mandopop
平常不敢點的歌,今天都能大聲唱!一年一度的「華語金曲之夜」盛大回歸

「也許從來沒有人辦過華語的DJ party。一般大都是夜店的電子舞曲,幾年前流行的廣HIGH,或是台語的搖頭舞曲,也許這樣比較high、比較cool,但能否有DJ選擇播放華語歌曲的共同成長記憶?」——林強。

56669470_1541665782637326_91080045509497
02 Aug, 2019
Breaking Stereotypes
「完全政治正確的人生太無聊了吧?」與9m88聊聊關於生活的那些心裡話

「政治正確很難,但我真的覺得完全政治正確的人生太無聊了吧?有時候玩一點刻板印象,對方也能接受還是蠻有趣的。〈九頭身日奈〉透過揶揄頌揚多元的美,在新專輯裡,我也嘗試用揶揄的角度去看待感情。」9m88說。

never-slip-up-with-melt-banana
02 Aug, 2019
High-Speed Noise Rock
空想未來都市「東京」的新龐克搖滾——Melt-Banana

因為2019年8月11日,日本的傳奇噪音龐克樂團Melt-Banana要來台灣表演了。因此筆者在此文淺談Melt-Banana的魅力。

螢幕快照_2019-07-30_下午6_04_10
31 Jul, 2019
B-Movie: Lust & Sound
「70年代末,我被困在柏林」用10年寫下給一座瘋狂城市的情書——《B級片:地下柏林》

「嘿,你想跟我們去柏林嗎?」我在布魯塞爾的派對上認識了一群新朋友,那晚我們沒有聊很多天,但舞跳得投入,天一下就亮了,在離開前的擁抱道別時他們這樣問我。七天後我們五個人一台車往柏林出發,繼續跳了五天。什麼樣的城市、什麼樣的旅行,可以讓我不假思索加入一行素不相識的陌生人?嗯,我是說去柏林跳舞這件事,你要怎麼忍住不排開行程。

MV5BNDFiNzI1MDktMjUwNC00YTJkLWI0NWItZTQy
24 Jul, 2019
90s Rave Culture
播放「一連串重複碎拍」音樂的集會,曾被視為違法:從電影《Beats》看90年代的派對場景

1994年英國公布施行的「刑事司法與公共秩序法案」( Criminal Justice and Public Order Act 1994,簡稱為CJB) 就是針對禁止Rave Party所制定的法案,一開始目的是遏止非法藥物的使用,然而法案中關於音樂的規定相當荒謬,因此被稱為是「以音樂類型判斷犯罪」的惡法。

61683202_2735052556522801_80597536499092
22 Jul, 2019
He's Back
睽違七年後終於回歸,MC HotDog:「我就是正在老,但你們也幹不掉我」

目中無人,話中有槍,他的雙眼躲在墨鏡後,不咬文嚼字地說:「我就是這個年紀,我就是在老,我就是一直在做,你們也幹不掉我。」

46337803_1972953559418104_38972403278193
10 Jul, 2019
Yoyo Sham
「以前我總把寫歌想得很嚴重」在失控中找到驚喜的香港創作歌手岑寧兒

岑寧兒提及過去看了一本談創作的書寫到,當你要創作時,你必須「當它是最重要,也最不重要的事」。呼應著專輯名稱似的,驚喜若總在有意無意之間,「失控」或許並非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