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

Allman brothers band 1973
23 Mar, 2017
All you can poop
史上最長最長的歌

搖滾初興的年代,流行單曲長度很少超過2分半鐘,這是因為直徑7吋的單曲小唱片單面容量只有3分鐘。歌者要告訴你的一切峰迴路轉、愛恨情仇,都得在150秒內解決。1960年代中期,直徑12吋的LP唱片成為流行市場主流,單面23分鐘的容量讓音樂人有了大肆揮灑的空間,排行榜也出現愈來愈多5分鐘以上的單曲。

螢幕快照_2017-03-17_下午6_14_46
20 Mar, 2017
After Interview
先行一車:猶如大學社辦的黑膠唱片行

「我不是一個這麼有深度的人啦。」雖然先行一車的老闆王啟光這麼說,卻能滔滔不絕聊著喜愛多年的音樂故事,再拿出一個自製的高階CD播放器來解釋它的原理。

IMG_3468-1
20 Mar, 2017
Why Vinyl?
細節二三事|黑膠聽到的,不只音樂

近年台灣各地如雨後春筍般地冒出許多有趣的黑膠唱片行......聽黑膠彷彿成了一種流行風潮。為何黑膠至今日仍然深受歡迎?這篇專題,我們來到了先行一車黑膠倉庫,請老闆王啟光與我聊聊黑膠這種老派又不甚便利的音樂播放形式的迷人之處。

zf1cjper61wwpbey5eobolp36pkp9s
24 Jan, 2017
more than a purchase
音樂與派對,不該只是你口袋裡另一個消費商品

消費時代的人們,不止音樂與派對,大大小小都能幻化為被金錢淺薄定義的商品,越消費,越空虛。該如何從這場無止盡的惡性循環解脫?本文從音樂與派對的角度切入,綜合柏林與台北兩地派對場景的觀察,試圖提供新的觀點與未來想像。

night-629084_960_720
05 Jan, 2017
Party culture in Taiwan
單一故事的危險性——如何述說台灣電子音樂和派對文化?

電子音樂=搖頭音樂=嗑藥派對?當你相信了危險的單一故事,就再也看不到客觀的事實。

Clockenflap_2015-_Chris_Lusher1
19 Nov, 2016
Go Clockenflap!
去香港享受Sigur Rós、M.I.A.與化學兄弟

在世界其他地方,你很難找到另一個像Clockenflap這樣在市區裡舉行的音樂祭,它真實反應了香港融合東西方文化、新舊交融、同時容納各種世代與人口的城市特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