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

截圖_2020-11-24_下午4_41_20
26 Nov, 2020
Jaws
只有兩個音符的《大白鯊》配樂,把史蒂芬史匹柏葬送大海的導演生涯撈了回來

在不安自己的導演生涯很可能跟著葬送大海時,史蒂芬史匹柏踏入他信任的配樂家工作室,心想聽些優美的配樂舒緩一下吧,但是,約翰威廉斯的作品完全不如他的預期。

image1
09 Dec, 2019
關上車窗,放低椅座:「斜槓」音樂人柯宗佑點評 VOLVO 高規格車用音響系統

柯宗佑從吉他手起家,經驗跨足演唱會音控、錄音師、混音師與母帶後製,多元的職涯使他培養出對聲音敏銳的直覺。原以為車用音響難滿足專業人士,但VOLVO打造的兩套車用音響,似乎使他找回那個愛嘗試不同可能的大男孩。

IMG_6575
22 Nov, 2020
Now You Know
從前從前,長得好看的男生都去玩搖滾了——專訪四分衛主唱陳如山

在《回得去的地方與回不去的時光》裡,陳如山直白地寫出如今已然身為父親、丈夫與貓奴狗僕的自己,是怎麼從一個不合流俗、熱愛音樂的男孩,長成為一名懂得謙卑與溫柔能量的男人。

GARY_NUMAN_AILLL_L_A__House_projection_1
19 Nov, 2020
Android in La La Land
一切都要從落入龐克少年手中的合成器開始說起——《不死電音教父:蓋瑞紐曼》

綜觀來說,潮流造就音樂家,等到浪潮退去,大部分的人很難再靠另一波翻身,留下徒有虛名,重複自己或隨波逐流地過活,只有少數人如Gary Numan仍努力地逆流而上,近年還取得生涯的新高峰。

螢幕快照_2019-11-19_下午5_58_11
26 Nov, 2019
在男性主導產業中突破性別窄門:混音師黃文萱聽出VOLVO車用音響的與眾不同

暢銷金曲混音師黃文萱,憑著對音樂的熱愛,突破層層難關搏得音樂圈專業人的信賴。如同Volvo克服重重難關,將原本被稱為「最糟聆聽環境」的車用音響,打磨成為混音師譖不絕口的劇院級音響系統。

26731357_1752283228143935_26437633103899
16 Nov, 2020
Mild High Club
慵懶聲線配上lo-fi復古混音:令人陷入飄浮狀態的樂團——Mild High Club

Mild high club曾經引用樂評對他們的形容——一顆身處在洛杉磯迷幻公園內的基石,這個莫名其妙的稱呼卻再適合不過這群崇尚復古的嬉皮男孩。

將「表演廳」、「流行音樂文化館」、「產業區」三個不同性質的表演空間並列在相同水平線上。
05 Jun, 2019
臺北市最東邊的世外桃源,一個集結文創、音樂、設計、藝術的嶄新場域

臺北市有個地方從過去到現在多給人科技產業領地的印象,每每過了下班時間,人煙總是稀少,這地方沒有鬧區那種燈火輝煌,反倒是帶點獨樹一幟的孤傲感。而今它即將褪去孤傲的外衣,因為一個由臺北市政府所提出的東區門戶計畫,將令它驚艷全臺,這地方是臺北最東邊的—南港。

18768191_868428183314893_856589515187431
08 Nov, 2020
jan and naomi
靜謐中的暴力與瘋狂:澀谷夜街誕生的迷幻雙人樂團——jan and naomi

因為擁有樂團、模特兒等雙重身份,jan and naomi進行著許多非典型的音樂跨界合作。追求叛逆精神、刻意用恬靜舒緩去表現暴力的jan and naomi,過去經常用「靜謐的瘋狂」來形容自己的音樂。

https___hk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09_c
03 Nov, 2020
Daydream Nation
首先,從消滅唱片公司開始:引領紐約青年反消費主義思潮——Sonic Youth

《Daydream Nation》既是Sonic Youth的最高成就,也是先鋒的青年文化向不可一世的資本發出的最有力駁斥,這是一場徹頭徹尾的街頭式的勝利。

121520357_176112274101693_73929808658909
03 Nov, 2020
Dear Tenant 
將卡在喉嚨的情緒化作旋律:與鄭有傑和法蘭聊聊《親愛的房客》電影配樂

「當時所有人都在等這首歌,演員也要練習。但我不想催她,因為我相信歌已經在那裡了,只是她自己還沒聽到,還沒把它寫出來。」鄭有傑說。

7m0c7hvelalenj909hnuj5vkoizbw8
01 Nov, 2020
LINION
結合Deca joins的輕柔與雷擎的山林氣息:LINION與他的個人專輯《Leisurely》

LINION那時發現deca joins的歌詞寫很少,心裡就動一個歪念,如果找他來寫,是不是可以只要寫幾句歌詞就好⋯⋯

shutterstock_1589326366
Für Elise
用來提醒倒垃圾的世界名曲,其實背後有一段淒美愛情故事——《給愛麗絲》

傳言出版時將《Für Therese》《給泰瑞莎》錯寫成《Für Elise》《給愛麗絲》。所以從此這首耳熟能詳的曲子的就成了《Für Elise》《給愛麗絲》,一直流傳到現在。

https___hk_hypebeast_com_files_2020_10_5
29 Oct, 2020
Musical Instrument
這把LV的Gibson不知聽起來聲音如何?5個著名樂器與時尚品牌的聯名合作

Gibson是搖滾樂愛好者眼中的頂級品牌,從「吉他之神」Eric Clapton到藤原浩都是品牌愛好者。今回,我們將為大家介紹5個與時尚密切相關的樂器品牌。

da9c2092a2ae6d9ab633c4e472aa9bd3
28 Oct, 2020
Sunset Rollercoaster
等到蠟燭熄滅,那夜就停在那夜:落日飛車與吳赫新曲〈Candlelight〉的誕生

今回,我們亦邀請到落主唱國國,與我們聊聊關於本次與吳赫合作的過程,以及〈Candlelight〉的誕生緣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