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winter-plum-1-debora-moore
Glass Sculpting
為了用玻璃打造一座童話森林,這位雕塑家學起了艱難的結構工程

「玻璃大樹」不同於以往的作品,要能直直立起,Debora Moore知道自己得進一步學習,來確保樹木能站立,她測量每個小物件,仔細記錄下來,並且運用結構工程、代數等知識讓夢想成真。

豐島美術館
17 Oct, 2019
Setouchi Triennale 2019
2019瀨戶內國際藝術祭倒數:三年一度與藝術島嶼共生,在文明騷動中和孤寂共處

倒數兩週的2019瀨戶內國際藝術祭秋季會期,無非是個讓自己逃脫俗世煩憂的絕佳輕旅。用剩餘的年假與藝術島嶼共生,親身感受三年一度的跳島藝術之旅。

shutterstock_659005276
17 Oct, 2019
Die Ameise
蟻窩是忙碌社會的縮影?大多的時間,螞蟻只是靜靜坐著

蟻窩裡頭的居民,頗有著新教資本主義情結的典型代表:寡欲、清瘦、挺著細長的腰桿子,直像被勞動狂熱鞭驅的勞工。甘願「勒緊肚皮」好讓統治階級的肚子能撐得更大。 然而,那只是假象。美國亞利桑那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以他們研究的螞蟻品種Temnothorax rugatulus為例,螞蟻大部分的時間都是無所事事的。

02-KirstyElson-1024x868
Kirsty Elson
瓶蓋是屋頂、釘子是煙囪:撿拾大海吐回的垃圾造屋的英國藝術家

Kirsty曾說:「漂流木的好處在於每個型態都是獨特的。」她利用這些漂流木原本的造型,重新拼出適合的模樣。

螢幕快照_2019-10-08_下午5_30_52
11 Oct, 2019
Henri Matisse
所畫之物不必跟它們本來的外貌一模一樣,最懂駕馭鮮艷色彩的「野獸派畫家」馬蒂斯

鮮艷的色彩,是很難調節得「濃淡相宜」。衣著也好、畫圖印刷廣告招牌也好,若搭配不當的話,雖然這些鮮色依然能引人注目,但這種注目,恐怕是鄙視的那種注目。

shutterstock_770516824
11 Oct, 2019
Der Nacktmull
哲學動物:有四條腿的陰莖——裸鼴鼠教我們的事

牠們沒有刺,所以不會傷害到其他需要取暖的同胞;其次是牠們的耐痛能力,足以和一整窩刺蝟親熱依偎,而且也不會發生刺蝟那種又愛又怕受傷害的感受。換句話說,裸鼴鼠簡直是那些必須離開自己的舒適圈,卻又無法忍受他人親近的偶像。

AAN_3054
09 Oct, 2019
The National Games Taoyuan
專訪|賦予「沒差」新解,拍出運動員拼命態度的全運會形象影片

「以運動員為主題的影像故事,很容易就流於悲情,或者只是不斷訴諸他們的努力和堅持,這次我反而希望能帶出運動員的骨氣,甚至期待能有一點點『挑釁』的意味。」尹國賢如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