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書摘

p_203
13 Nov, 2018
Meret Oppenheim
超現實藝術圈裡「每個男人都渴望的仙女」:創作毛皮茶杯的歐本菡

被大肆報導的毛皮茶杯給歐本菡本人帶來雙重的影響。茶杯的名氣使她一砲而紅,卻也對她往後的創作產生奇異的反效果。這件作品並未提升她的自信,反而困住了她。

RTXAS36
04 Nov, 2018
their similarities
宮崎駿與精神分析:在宮崎駿的作品中,豬的造型角色帶有自嘲色彩

除了對飛行與機械的愛好之外,宮崎駿與達文西兩人還有許多性格特質與成長背景的相似性。依循著這個脈絡,從佛洛伊德考據達文西心理發展史的推演過程,我們將這些討論與宮崎駿的成長背景、創作歷程做連結,一探藝術創作背後的心理發展動機。

ore2oy2u2mmzsfndcivl3ob3pi44fj
31 Oct, 2018
Kyukyodo
日本最古老的文房用品店:鳩居堂京都本店

說起來我第一次聽說鳩居堂這個名字, 其實是從一本非常喜歡的小說中看見的, 那時的我還沒有出國的能力與勇氣,看著主角堅持的說他要去鳩居堂買筆, 因為鳩居堂的筆特別好,就被這神秘的店名給迷住了。

菜市場1
29 Oct, 2018
traditional market
在傳統市場買肉,會有一種跟肉販心靈相通的錯覺

或許有些人不明白,到底什麼東西一般超市買不到,需要這樣大費周章跑去別的地方買,那請容我說明一下,傳統市場究竟有什麼非去不可的原因。

160938371_b1d29d74bc_o
15 Oct, 2018
Drink in Japan
買現金券、算塑膠牌、畫小格子?千奇百怪的日本居酒屋結帳規則

到日本旅遊時,許多人會選擇去小酒館體驗一下當地的風俗民情,但日本的酒館種類繁多,除了大街小巷常見的居酒屋之外,還有站著喝的立飲屋、角打,甚至蕎麥麵店,每家店又依照老闆不同的性格而各自有著各自的規則。不要說是外國旅客,光是在結帳方式上,就連日本人也時常覺得頭大。

DSCF3581
10 Oct, 2018
Pacific Crest Trail
「重要的不是完成多少里程,而是得到多少快樂」太平洋屋脊步道教我的事

在步道上的160天,我們像遊牧民族一樣遷移在不同的城鎮和山脈,將地圖上陌生的名字一個一個消化、吸收,然後提鍊成和土地連結的回憶。

foodshot0118_yqwb4l4-1
07 Oct, 2018
Food & Beer
《眾神的餐桌》:我到土耳其才知道,原來吃烤肉最搭的不是冰啤酒

這裡的烤肉串不是一支一支地叫,一次起碼五支十支,我立刻發現優酪乳真是恩物,非常清爽解膩,我悄悄解開牛仔褲的釦子,堅稱肚子再也塞不下時,多喝上幾口優酪乳,竟還可以多吃一串。

31959919_1773799746011680_38595147180707
04 Oct, 2018
Book Revolution
網路出現之後「出版」這一行的「超素人之亂」

比起出版界齊心協力舉辦的書展,東京藝術書展或Comic Market這樣的獨立活動還比較興盛。這現象代表什麼呢?

螢幕快照_2018-09-28_下午12_36_22
29 Sep, 2018
Nothing you can learn
「待在公司什麼事都不會發生喔」我在《POPEYE》編輯部工作學到的事情

我開始在《POPEYE》編輯部工作是二十歲左右的事,完全不記得在職期間有誰教過我擬企畫或找題材的方法。上頭只會說:「去外面找。」連身為編輯的基本功都沒有人教我,全都是隨便有樣學樣學來的。從上司那裡學到了什麼?真要說來,就是「享受樂趣的方法」了。也許只有這麼一點。待在編輯部什麼事都不會發生,總之就是往現場跑,不要忘記邂逅新事物的喜悅。

P127
27 Sep, 2018
Plastic Sofa
60年代台灣普普風代表:塞著稻草與麻布袋的膠皮沙發

前陣子把我很喜歡的三人座沙發送修,這張沙發是多年前從謝先生處買得,載回家時白蟻蛀蝕的木屑細粉沿途灑落,簡直像童話裡的兄妹為了從森林深處回家一路丟下的小石塊。載回家後擺在客廳一晃多年,沙發裡早沒有白蟻,但細細的木粉仍像沙漏不時灑落地上,像是要提醒我時間流逝的無情。

light-wood-white-night-sunlight-window-8
25 Sep, 2018
What Would Happen?
如果一直睡下去會怎樣?

若你是中年人,每天起床後就會面臨百萬分之一的死亡機率。若開車上班、清理屋簷溝槽、走過街道上的格柵,都會再略微增加每天的死亡風險。光是這些危險,或許就足以讓你想待在被窩裡,不要下床。

room_map_bulb_window_light-8202
24 Sep, 2018
Lighting for Life
空間的靈魂|台灣人生活裡最輕忽的就是「燈」

室內總是明晃晃無有層次的亮,以前是像辦公室般大量使用日光燈管,因此在自己家裡總有一種慘白的光明。又或是房間正中天花板懸一盞開滿省電燈泡的巨大燈花,亮晃晃一室白熾毫無暗角,晨昏不分。亦或喜歡四下埋入嵌燈,讓人疲倦不已的透亮,像是活在百貨公司的櫥窗裡,一舉一動都在舞台上被燦燦照亮、煎熬,但看不見燈。燈被簡化為無所不在的明亮,成為居家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