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ak 城市美學新態度

gettyimages-1051962956-594x594
Girl With Balloon
Banksy秒碎作品更增值?藝術拍賣從業人員這樣看

在得標槌聲第三下後的幾秒鐘,帶有血紅色氣球的小帆布滑過藝術家秘密安裝在框架中的碎紙機,不久後,它以碎成一條條的形式重新出現在眾人眼前。

1536110722_Regresa-el-manga-de-Hunter-x-
HUNTERxHUNTER
「每天做14小時白工」碾碎冨樫創作熱情的漫畫產業剝削

《HUNTERxHUNTER 獵人》為知名漫畫家冨樫義博的熱門漫畫作品,從1998年開始連載,2006年第260話第一次休刊後,便開始上演這齣讀者與作者之間宛如S與M般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戲碼。

38119661_1201201080021560_11914879014482
M.C.Escher
神秘學觀藝術:數學不好卻畫出難解習題,用錯覺欺騙人們大腦的頑童艾雪

錯覺藝術大師艾雪(M.C.Escher)的作品向我們展露了數學的邏輯之美,又同時利用人類大腦對物理世界的固執,玩弄了合理和不合理的界線,搞得大家很亂,又不爭氣地無法不盯著看。

9
The Art of Forgery
「我不複製畫,但我會進入畫家的腦袋裡」蘇富比偽畫大師——Wolfgang Beltracch

身為德國人,沃夫岡模仿了德國的藝術家,騙過了德國拍場與專業人士的眼睛,但最後沃夫岡仍因誤用了坎本唐克的年代還未曾發明的「鈦白」顏料而東窗事發,判刑入獄。

67dbf700gw1f9fxxb6uj1j20zk1hcb29
The Fake
被抄襲的抄襲品:山寨設計師蘇五口的「THE FAKE」系列

,蘇五口的抄襲系列紅了,街上立馬出現了「抄襲」抄襲系列的商品,他在隔年把商家抄襲他的各種鞋子買回來,在正經嚴肅的美術館辦了一檔展覽,蘇五口說: 「到此才真正完成了2016《抄襲系列》的概念:the copy of the copy 。」

Levitate-forest-felled-rob-mulholland-1
Rob Mulholland
鬼魅般存在的隱形雕塑:自殺森林裡,映射著詭異氛圍的「鏡子人」

由全鏡面所打造的「鏡子人」隱身在環境之中,必須仔細觀察才能察覺其存在,而其所反射的「世界」到底是真實的周遭景物,抑或虛幻不可知的異界空間?

2828-3-fa658cd794862abc1698b2bcaed086a2
Tetsuya Ishida
死後才被注意到的藝術家:石田徹也筆下的孤獨與掙扎

講到石田徹也,不免在心中嘆了一口氣。猶記初見他作品時,其中的憂鬱、孤獨、備受壓抑下的扭曲和掙扎,直到此刻,仍深深地被撼動著。

Tehching-Hsieh2
Teh-Ching,Hsieh
自囚籠內、一天打卡24次: 謝德慶的五個「為期一年」藝術表演

你可以想像,整整一年的時間,自願被關在一個約六坪大小的木籠子中,不與人交談、不能書寫、不能閱讀、沒有電視機、收音機等各種能夠與外界產生關聯的科技產品嗎?這是台灣藝術家謝德慶先生在1978~1979年間的行為藝術表演〈籠子〉。

艾倫瓊斯1
Allen Jones
最受爭議的情色藝術創作:艾倫瓊斯的「女體家具」

談到艾倫瓊斯(Allen Jones),這位英國最知名的普普藝術代表大師,你可能會先把他與驚世駭俗的女體家具聯想在一起。這件最受爭議的作品,究竟是在諷刺父權抑或是貶低女性?

24959100_1688012564563138_74615541188076
Snow Pool
Hebe專輯封面攝影師的狂想:斯洛伐克攝影師Maria Svarbova的泳池眷戀

曾為田馥甄拍攝《Day by Day》專輯封面的斯洛伐克攝影師Maria Svarbova,經常以游泳池、公共浴堂等地為主題,運用黃金比例與水平對稱構圖,呈現出畫面的平靜感,透露著一股難以言喻的療癒氛圍。

1
Alain Delorme
色彩繽紛卻又那麼荒謬:法國旅人鏡頭下的上海農民工

「僅此一次,壓迫感不是來自摩天大樓,而是來自漫遊城市各地、承載難以置信的負荷的移民們。」由於過大的城鄉差距與不平等的薪資待遇,這些湧入都市的人口紛紛成為流離失所的「農民工」,法Alain Delorme拍下他們踩著三輪車運送貨物的畫面,為這些渺小、不被注意的個體,留下了存在過的剪影。

1
Furniture For Cats
在貓跳台上遇見日本的簡約美感功能學

從無印良品到北歐設計,極簡風格的家具在近年大受人們喜愛,但「家」可不只是人類的生活空間。為此,日本設計師小宮山洋就特地為家中毛茸茸的室友打造了這組極簡風的家具,讓寵物們也能享有舒適的居家空間。

009K016
Shanghai 1990
從十里洋場到東方明珠:他用鏡頭記錄下了90年代的醉人上海

攝影師Robert van der Hilst因工作在90年代來到上海,併用鏡頭記錄下了老上海準備從十里洋場,往新時代東方明珠華麗轉身的春秋之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