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ak 城市美學新態度

WhatALongStrangeTripItsBeen_Him_Her_web
Robert Pokorny
用卡通與立體主義描繪囚禁及壓抑,洛杉磯藝術家——Robert Pokorny

在Robert Pokorny的肖像新作裡,他以白鬍子男性代表自己,並將妻子化身為白髮女性共同作為主角,藉由幽默和玩世不恭的方式探索了疫情時期的經歷,並融入了加州反文化運動和怪誕小說的元素。

綠騎士_劇照004
The Green Knight
找來《阿凡達》特效團隊與《權力遊戲》化妝師:賭上性命的奇幻冒險大作——《綠騎士》

《綠騎士》的導演自豪地表示:「這個角色完全沒有運用視覺特效,我們經歷很多瘋狂的設計。但最終,我決得最好的辦法,是選擇一位非常出色的演員,並為他設計一些令人難以置信的假肢。」

936px-HenriDeToulouse-Lautrec-AtTheMouli
Lautrec
住在娼樓公寓、瞧不起風景畫:就連畢卡索也深受這位貴族藝術家羅德列克影響

羅德列克幾乎都以人物作畫,瞧不起風景畫,甚至曾說「純風景畫家只是野蠻人。」

216221770_351765836304730_61717553308266
Joe Hisaishi
「宮崎駿的作品是以旋律為主體,而北野武的作品是偏向極簡的旋律」——久石讓

有人問久石讓,宮崎駿與北野武各自在作品上對音樂訴求的差異是什麼? 久石讓回答說:「宮崎駿導演的作品是以旋律為主體,而北野武導演的作品是比較偏向極簡音樂的旋律。」

演唱會虛擬分身-環球音樂提供
ABBA
睽違40年才重組出專輯,傳奇天團ABBA用「虛擬分身」回歸樂壇

ABBA表示:「我們將專輯與巡迴會取名叫《Voyage》,是因為我們就如同在未知的水域中航行,我們從年輕時期的自己得到力量,並憑藉著這股動力繼續航向未來。」

239492037_106024138463724_54122366538474
Equals
闡述不同程度的愛、失去與療癒:睽違四年,Ed Sheeran親手為全新專輯畫上封面

透過新專輯《=》,你可以感受到Ed Sheeran對於日常生活中人事物的省思並且闡述不同程度的「愛」、「失去」、「療癒」、「父親身份」以及記錄日常和音樂旅程。

截圖_2021-09-26_下午11_30_16
Angela Hao
超過百幅的日本街道風景畫,全都來自她對Google街景的細膩觀察

Angela Hao認為,日本街道上的店鋪總是有種說不出的魅力和獨特個性,深深為此著迷的她,開始以這些街景為題,創作了超過百幅作品。

Vermeer_-_Girl_reading_a_letter_at_a_win
Johannes Vermeer
事隔350年,我們終於發現了維梅爾在《窗邊讀信的少女》中埋下的伏筆

這幅畫描繪了一名身著黃、黑相間衣服的年輕女子,在一扇敞開的窗戶旁、讀著一封信。過去,人們以為她身後的牆壁一片空白,但1979年的X光片卻已顯示,上面確實有一些「什麼」,但答案一直未能揭曉。

885px-La_ronda_de_noche,_por_Rembrandt_v
The Night Watch
林布蘭沒有告訴你的事:揭開巴洛克名畫《夜巡》的構圖、身世與顏料下的秘密

雖然大部分的畫面都覆蓋著深色顏料,但其實1940年代時,曾有專家將表面厚厚的塗層清除後發現——這幅畫根本沒有描繪夜景,證實〈夜巡〉這個浪漫激昂的名字,只是一場美麗的誤會。

截圖_2021-08-31_下午8_48_33
Max Dalton
用細緻線條勾勒出莫內、畢卡索與芙烈達卡蘿的生活場域:自學藝術家Max Dalton

馬克斯·道爾頓會創作這一系列作品,其實和自己的生活習慣有關,「我不常出門,房子和工作室就是避難所,在那裡我用自己喜歡的方式重建了世界。」作品深受生活環境影響的他這麼說。

0-11-1-1024x682
Daniel Arsham
在隱於沙丘之下的美術館,展開一場超前千年的虛擬考古——《丹尼爾阿爾軒:時間之沙》

本次展覽以UCCA沙丘美術館所處的自然環境為背景,呈現出阿爾軒基於「虛構考古」的美學概念,以及他對歷史和遺蹟的興趣而創作的雕塑和相關素描作品。

截圖_2021-08-12_下午8_51_29
Jackson Pollock
「過了一段認識期之後,我才看得出來我畫了什麼」美國最偉大藝術家——傑克遜波洛克

波洛克透過「身體行動」表達內在,以滴畫技法,將身體行動直接「轉譯」到畫布上,同時,他捨棄所有傳統框架、交由潛意識行動,創作出一幅幅「無名的畫作」。

Alfred_Stieglitz_-_Georgia_O'Keeffe_-_Go
Georgia O’Keeffe
就如同其筆下的花卉,她以一身豐盛的姿態留下令人難忘的身影——喬琪亞歐姬芙

當我們看著歐姬芙的一切時,我們可以看到一種不斷轉化和蛻變自身的強悍,透過毫不妥協,完成療癒。而這種美麗的生命力,於她的畫,於她的人,始終深沉安靜地存在著。

1021px-Shipwreck_turner
Mr. Turner
讓地位低下的風景畫也能與肖像畫平起平坐——印象派畫家威廉・透納

我第一次對透納有比較完整的認識,是因為電影《畫世紀:透納先生》,當時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性格與畫作的反差,以及驚人的意志力。

截圖_2021-07-29_下午10_45_41
Lonely House
在Sejkko的鏡頭之下,每棟孤獨的房子都有著自成一派的樣貌

Sejkko原為英國愛丁堡大學的博士,在一次偶然的旅行中被廢棄的葡萄牙式小屋打動。順手用iPhone手機攝下沿途風景的舉動,從而開啟他名為《孤獨的房屋》(Lonely Houses)系列創作的動力。

two-girls-lying-entwined-1915_jpg!Large
Egon Schiele
對席勒來說,這些充滿爭議的露骨姿態,不過就是畫出真相而已

某次,席勒的一幅女性畫作被客戶稱讚時,他正色回應「這是因為我看透了她們」,好似是宣告:這才是真相,這才是水面下大家都不想碰的東西,而我畫著是因為我愛著,用你們不懂的方式。

螢幕快照_2021-07-23_下午6_08_24
Surrealism
一張張照片,將你驚魂不定的噩夢呈現:Lauren Zaknoun鏡頭下的《100夜》

Zaknoun將攝影與數位後製結合,在作品中探討了焦慮、缺席、力量與逃避,這些主題在她的系列作品《100夜》中尤其明顯。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