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ak 城市美學新態度

03-johnny-kerr
A Quiet Place
在混亂世界裡找到一個安靜的地方:攝影師Johnny Kerr眼中的極簡建築風景

約翰尼表示他並無在畫面裡傳達出太多訊息,他僅只是以心為鏡,看見眼前的視覺美感與環境關係,如同「用腳打拍子」那樣自動而自然。

92349772_3181698921853357_80273657739765
Drive-In Cinema
自在喝酒、慵懶享受劇情的戶外獨立包廂——在疫情中復甦的「汽車電影院」

此時此刻,可以說是歐美在這十年間汽車電影院生意最好的時期,在北美,我們可以看到當代前所未見的戲院發展,而澳洲也可能有類似的機會。

yh1zzes017ywm9wa7d8a5xe7n7jvyy
Albertus Seba
專門收納奇珍異獸的珍奇櫃:18世紀生物手繪圖鑑

重新彙編之珍奇櫃書籍,將1731年四冊合一,書頁間流露著高度科學情懷,手繪插圖藝術性也深富欣賞價值。

pf9lxgi4xwmhaope9khqnc2j5dt3m6
Georges Seurat
一幅作品要整整「點」上兩年:新印象畫派秀拉如同印表機般的點陣畫風

喬治秀拉這種「我不在調色盤上混合顏色,讓你的視網膜和大腦自己來」的作法,將畫面的顏色徹底析離,透過嚴密計算色點的分佈、機械式地以單一筆觸畫著點點來完成的。

shutterstock_311631494
Henna
在圖案消失之前,新娘是不用做家事的:淺談印度傳統手繪習俗——Henna

有時候會把新郎的名字隱藏在新娘的Henna手繪圖案中,只有在這些圖案中找到自己的名字,新郎才可以開始甜蜜的新婚之夜。

kgoyiitor0s7hz7nzy9yrkkrdtnfoh
Chiharu Shiota
在詭譎萬千的織線虛空間中,探索永恆的存在:日本藝術家塩田千春

塩田千春擅長使用織線打造作品,並在主體中央結合表演、人體藝術與裝置,透過這類詭譎萬千的藝術取徑,從中演繹時間性、律動和夢想等觀點。

01-tattooed-sculpture-1024x683
Tattooed Sculpture
替古典眾神雕像做全甲刺青的藝術家——Fabio Viale

義大利雕塑家Fabio Viale幫複製的經典雕像刺青,甚至不是單純上顏料,而是模仿在人體刺青,在大理石注入顏料。

portrait-on-a-grey-cover_jpg!Large
Sigmund Freud
英國女王親自拜訪72次,只為了請他為自己繪製一幅肖像:盧西安佛洛伊德

「我不要人們注意色彩,我要的是一種生命的色彩」,盧西安佛洛伊德帶著好奇的眼光,不厭其煩地在「人」的身上捕捉陰暗、怪異的那一面,忠實地描繪他所感知的對象,並藉此回應自己的孤獨。

758972IDwZNXDk
Dining Room
以鏡頭描繪平靜冷斂的超現實畫面|走進Maria Svarbova的瀲灩食堂

縱使在不同地場景裡,我們仍舊能見到泳池系列的影子——就在那如水池一般、幾可鑑影的強烈光感地板上,也在那令人熟悉的冷藍調色中,以及穿上號碼衣的女孩們,併排舉起雙手宛如施做運動前的預備動作裡。

4zpmv8l6j6xhggg4gefhnqmxv5237y
Blackbird Flys
捕捉她們在風裡光裡徜徉的姿態:美國攝影師Birdee鏡頭下的女性胴體

Birdee使用35mm底片自拍,以療癒自我與喚醒潛能,賦予自身自由,進而拍攝其他女性,並在以影像記錄、分享她們的生命經歷與處境過程中,探索女性的特質、力量與優雅。

1yrax2ub9howf3b4l7n5koo649r5ih
Yayoi Kusama
為了支持嬉皮,她曾公開挑釁紐約市長候選人:草間彌生最放浪激進的年代

表面上來看,她似乎迎合了西方觀眾的口味,但實際上,她正藉著極端的表演或創作挑戰既定的傳統思想。

FotoJet_(4)
Sexy Robot
將生物本能的情色凝視,投射在無機物質的女體肌膚:空山基的械慾女郎

縱古至今,在科幻領域的藝術作品中,當「人」與「機器」的界線越發交雜混合,人類首當其衝必須要面對的命題是:「人類的定義是什麼?」

Screenshot_2020-04-24_at_12_21_41
Lego Certified Professional
他放棄了高薪的律師工作,只為了玩樂高:樂高積木認證大師Nathan Sawaya

在Nathan Sawaya的眼裡,樂高積木不僅僅是玩具,更能任意堆疊組合成我們日常生活中的各種物件,只要抓住創作的靈感,不受尺寸大小的限制。

05-7talktalk-piet-mondrian-1010x1024
Piet Mondrian
看似極簡無機的冷靜畫面,是他對世界大同的溫暖期盼:「冷抽象大師」蒙德里安

誰想得到,這些看似極簡無機的畫面,竟然是蒙德里安對世界大同的期盼,而那些直線與色塊,所敘述的則是他對自然萬物的寧靜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