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貓大王通信

RTX1I2K3
Yūki Amami
「男人會背叛妳,但是肌肉不會」——天海祐希的健身狂之詩

對像是天海祐希這樣的天生巨星來說,肌肉與體能訓練這些話題,與她的距離似乎有十萬八千里。事實上不然,天海祐希是演藝圈首屈一指的健身狂。

螢幕快照_2019-11-07_下午4_06_35
Pray for Your Annual Leave
為使用不到的有薪假們誦經迴向:佈滿日本勞工們綿綿長恨的「有給淨化」

子欲養而親不待。懷著對已逝親人的愧疚,我們在清明節表達對他們的哀悼,有時甚至是懊悔與殘念。「如果那個時候多關心他一點……」這樣的懊悔,或是希望家人在另一個世界過得更好的祝福,日本人通常在中元時節(お盆),透過供養儀式傳達給他們。現在,供養儀式日新月異,讓我們可以向其他值得哀悼的事物獻上敬意,比如......妳的特休假。

Screen_Shot_2019-11-01_at_10_00_46_AM
Yumi Adachi
只靠一句台詞就與鈴木一朗齊名:1994年《無家可歸的小孩》裡的安達祐實

1994年《無家可歸的小孩》的重心全在安達飾演的小鈴身上,播映的一開始,收視率還不滿20%,但到了第3集,收視率一路上升,最終回甚至創下了37.2%的話題性表現,身為全劇最重要主角的安達祐實,也一躍成為日本社會的話題焦點。

AP_18174428601129
Vivian Hsu & Black Biscuits
火焰大對抗、黑色餅乾、與徐若瑄:那段殘酷又甜美的青春時代

1998年,由日本Video Research調查的「電視藝人好感度」榜單上,出現了一位台灣人。以薇薇安徐(ビビアン‧スー)之名在日本出道的徐若瑄,自從以第10名之姿擠進2月的榜單之後,長達一年的時間,她都名列全日本觀眾最喜歡的藝人前10名之內。

Nintendo Switch Training
送給爸媽的「腦力鍛鍊」:刺激全球2000萬玩家的益智遊戲即將復活

這次的「新 腦力鍛鍊」遊戲,還活用了Switch的「motion IR攝影機」或是「陀螺儀」等內藏裝置,設計出與過去的《腦力鍛鍊》截然不同的新遊戲,發行的日子正是今年的聖誕節。很明顯地,任天堂已經為你想好了,今年聖誕節送給父母的禮物。

螢幕快照_2019-08-30_下午1_20_36
Naomi Nishida
說不出春風哪裡好,但就是誰也代替不了:西田尚美

西田尚美這輩子聽過最多的一句形容,可能是「那個長得很像深津繪里的女生」。她們長得像、氣質也頗相似,而深津繪里許多年來都是頭牌女主角,西田則早早就被封為「名綠葉」──她的恬雅氣質更適合成為襯托女主角的綠葉。

RTX1DH08
Eri or Rie
你永遠搞不懂有三個名字的少女偶像——深津繪里

1988年底,神秘的水原里繪走出銀幕,在演藝圈正式出道;但是水原出道的同一天,這張臉孔以另一個名字「高原里繪」出道了;不只如此,無三不成禮,另一位歌壇新人「深津繪里」也出道了。這也許是日本演藝圈最神秘的女孩,同一個人,以三種身分同天出道。

AP_05051205591
NENE OHTSUKA
明明可以靠顏值,卻靠內心小心機讓你愛上她的大塚寧寧

她不會是你會驕傲地承認的最愛、卻也不是你從未看過的生面孔;她不像石田百合子,得在40歲後半得到鎂光燈的寵愛,可是至少她在國民日劇裡讓人印象深刻。她是大塚寧寧,一個與日本史上最著名賢妻同名的女演員。

l_sbf0510-2
Bottle Coffee
日本瓶裝咖啡的逆襲、勝利,以及被吐槽的故事

瓶裝咖啡的崛起並非偶然,它是精密分析客群下的產物,但它卻的確是大勢所趨下的幸運兒:日本年輕人正遠離罐裝咖啡,正如遠離啤酒一般。

kv_yamaguchi-1
Tomoko Yamaguchi
90年代不論男女觀眾,大家最後都喜歡上了笑容開朗的山口智子

「她是誰啊?」「不認識的大嬸為什麼會在推特這麼紅?」這樣的留言同時間也出現了。有趣的是,這種疑問,即便在《長假》當紅的90年代,可能妳也聽過類似的想法:山口智子的魅力在哪裡?她有何本事能魅惑一整個世代的人們?

53915113_838503116484053_899780933954043
coffee mafia
東京咖啡新形式:每月不到千元就讓你咖啡喝到飽

只要在網站上申購每月3000日圓的喝到飽服務,你就能每天到coffee mafia取用原價300圓的大杯咖啡,或者你可以領取其他口味的咖啡(可以抵扣240圓),甚至你還可以以一杯280圓的價格換生啤酒。

Lets-dig-for-treasure1
Steven Rhodes
把70年代美好B級電影回憶穿在身上!史蒂芬羅德斯的惡搞T-shirt

還好我們還有史蒂芬羅德斯(Steven Rhodes),他所設計的T-shirt充滿了濃濃的70年代風味。而這些虛構的B級電影T-shirt,成為恐怖電影迷求之若渴的諧仿,穿上它們等於穿上妳最愛的某個時期恐怖電影,還能有種「巷子內」才懂的深度幽默。

D1lpTsEU8AAdHdC
Hiroiki Ariyoshi
當大家都笑了,為什麼有吉堅持在綜藝節目的角落視窗裡擺臭臉?

既然角落視窗裡是每位來賓的特寫,那麼,可想而知,每位來賓應該都會對著上頭貼著「角落視窗攝影機」的鏡頭,露出好感度最高的表情才對。但有吉弘行(Ariyoshi Hiroiki)很明顯不是,他拒絕在角落視窗裡微笑,他還擺臭臉、甚至是鬼臉。

Sapporo_Dome_-_panoramio_-_Nagono
Sapporo Dome
火腿鬥士隊走了、嵐要休團了,札幌巨蛋的銀白屋頂看起來有點慘綠

光是去年的3日演唱會,嵐(ARASHI)的魅力就吸引了16萬人次到場欣賞,這3天的人數已經超越了去年總入場人數的5%以上。但是隨著嵐的活動終止宣言,這場年末大進帳的盛況也要在2021年起消失......

47085383_2298537170375273_81771426867262
no cheating please
又沒人說參加女子大學考試的考生,一定是女生

70年代的日本大學考生,可能是日本史上最辛苦的考生之一。由於戰後嬰兒潮的緣故,70年代的考生數量暴增,但全國的大學數目卻沒有因此增加,加上學費的高漲,對於當時正在經濟成長期的日本家庭來說,是沉重的負擔,能考上學費僅有私校1/10甚至1/20的公立大學,甚至變成決定考試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