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1564630343215-p2366548674
Shota Matsuda
戲裡戲外皆以「追求帥氣」為人生最高指導原則——松田翔太

說著「自己像瘋子一樣,每天的生活就像沒有指南針的航海旅程。」的確,松田翔太的做自己,是大海都無法抓住的自由奔放,而他已在今年宣布結婚,當F4成員一一走入人生下一個階段時,松田翔太仍是大家心中永遠的王子。

img07
Fumi Nikaido
不在意「黑暗系女子」的形象標籤,自然演出角色內心陰暗面的二階堂富美

不再刻意呈現,不再只是為了不給人添麻煩,而為了拍哭戲而哭,這幾年逐漸抱持著「不想只是帶著『想被人誇讚演技很好』的想法演戲」,二階堂富美的多方嘗試,繼續為不同的作品注入新生命。

ybti073i0d9x2navjhi5yds69g52bj
the movie’s pamphlet
一張千元紙鈔,換來滿滿的能量知識——淺談日本電影獨有的「紙本文化」

看電影前買爆米花,或許是多數觀眾的習慣,但是看完電影後,日本人除了會等字幕全部跑完之後才離場,還會到販售部買一本電影場刊(パンフレット),是全亞洲乃至於全世界,唯有日本才有的電影「紙本」文化。

螢幕快照_2019-08-28_下午12_58_19
Erika Toda
擁有女優界辨識度最高的豪邁笑聲——戶田惠梨香

擁有堪稱女優界辨識度最高的低沉豪邁笑聲,就是傳說中只要聽到她的笑聲就會覺得很好笑的那種傳染力。演戲時同樣也有一種魔力,渾然天成卻又不讓人討厭的豪邁,以及那份專屬於戶田惠梨香的自信感。

Details in Nagi
閱讀空氣之外,也閱讀藏在劇中的小細節:《凪的新生活》

「那一部黑木華爆炸頭,然後高橋一生也有演的日劇,什麼新生活的那部。」想必會有許多觀眾,即便每週收看《凪的新生活》卻不知道劇名該怎麼唸。然而除了片名之外,《凪的新生活》片中的角色設定,還有更多你可能不知道的小細節。

o0720072013757311305
Ryoko Shinohara
從少女偶像蛻變成日劇女王,篠原涼子:「當時,演戲是我最不想做的工作」

還記得小時候打開電視,日劇最常出現的單身熟女、冷酷刑警、事業女強人,全都是由同一個人演出,這種感覺就像是時隔多年再見到住在隔壁的大姊姊,對方的一顰一笑依舊和記憶中一樣美好。而那位大姊姊的名字,就叫篠原涼子。

shutterstock_764861134
Hollywood Movie in Japan
當外國電影來到日本:除了片名翻譯令人哭笑不得之外,上映日期還晚了很多

作為亞洲電影大國的日本,光是平成最後一年,便有613部日本電影、579部西洋電影在日本上映,但是日本國內可放映的總銀幕數卻只有3561個,洋片與日片搶觀眾的煙硝味,儼然讓電影院成為新的戰場。然而,當外國電影來到日本之後,面臨的卻是「上映日期總是比其他國家晚」、「日本版的海報設計超級俗」、「片名翻譯令人哭笑不得」。

shutterstock_1430643539
Cinema Culture of Japan
工作名單跑完觀眾才會走,在日本看電影的都市傳說有些是真的

所謂的看電影,不外乎就是看場次、買票、走進影廳。但是作為亞洲電影大國的日本,光是平成最後一年便有1192部電影在日本上映,總入場人數約1.6億人次,於是乎,光是「看電影」此單一動作,基本上已延伸成買票前、看電影、出場後三大不同於台灣的觀影文化。

螢幕快照_2019-06-10_下午4_46_15
Masami Nagasawa
略帶男孩子氣的形象,才是長澤雅美被喜愛的原因

或許演員還真的是一條不歸路,曾經一度與事務所表示不想再當演員的長澤雅美,即便現在終於能決定自己想演的作品或角色,她仍是以客觀的視角看自己。

77l9z1zduu9akj6yu6tiwsmi8g5hyf
Oh my SISTER!
在《海街日記》裡沒有劇本,只靠現場自由發揮的廣瀨鈴,與她的姊姊廣瀨愛麗絲

《七月與安生》、《花與愛麗絲》、《美女與野獸》,如果要用一個「與」字相接,「廣瀨愛麗絲」後面接的必定會是「廣瀨鈴」,關於個性與戲路極為不同的兩個人,卻足以成為從平成跨到令和,成為全日本最忙、知名度與顏值最高的演員姊妹花。

螢幕快照_2019-05-17_下午1_53_11
Ayase Haruka
擁有難以複製的天然好感度:日劇女神綾瀨遙

這個女人很危險!你很難在她身上找到一絲令人反感的壞因子,一旦踏進那片名為綾瀨遙的守備範圍中,從內到外,整體感覺「很舒服」的療癒感,最後人人只能棄械投降、抱緊處理。

螢幕快照_2019-05-10_下午4_51_13
Yuya Yagira
在成為史上最年輕的坎城影帝後,柳樂優彌曾走過一段「不想回憶」的歲月

那一對眼神,真的會讓人過目不忘。相較於其他硬派男星,柳樂優彌的眼神就像磁石,會用很強硬的方式將人吸進去,卻又帶種某種痞樣和溫柔感。只是,他的演藝之路曾被切割成數份,而他將過往的黑歷史碎片,當作提醒自己前進的動力。

AP_280866449311
Nana Komatsu
用天使臉孔發出如咕嚕般的怪聲音:讓人難以參透的小松菜奈

出道至今已過了五年,對於角色的選擇小松菜奈從未產生「我想要演這個」的想法:「我希望能夠以截然不同的形象被看到,然後觀眾就會猜想『真正的小松到底是什麼樣人啊』好像變色龍一樣。」

螢幕快照_2019-03-04_下午2_06_14
Tadanobu Asano 3634
五年內畫了3634張畫,不演戲的淺野忠信原來是個忙碌小畫家

3634,這是淺野忠信(Asano Tadanobu)在五年內,利用拍戲等待的空檔在劇本、傳單、場記表、紙袋,甚至是藥袋上用原子筆隨手作畫的張數。而這個數量仍在持續增加。

efe2d0c375bb4a60507d9f9563043
Tao Tsuchiya
每天跑六公里、隨身攜帶跳繩的運動狂人——土屋太鳳

「我也考慮過能堅持到什麼時候,總之先演活目前這個角色,還有下一個。我覺得認真走好每一步,才是現在最重要的。」24歲的土屋太鳳(Tsuchiya Tao ),觀眾依然在等待他成為真正鳳凰的那天。

kumiko-the-treasure-hunter
A Dream Chaser
「無聊的人生,我死也不要」無法不成為野獸的菊地凜子

對於較於保守的日本人來說,菊地凜子在女優界即是不折不扣的「異類」。然而,不管他人怎麼說、演藝之路經歷過多少挫折,菊地凜子嘴上總是掛著:「我真的非常享受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