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截圖_2021-07-02_下午2_47_59
Become a Director
從人緣極佳的小栗旬,到在片場被討厭的黑木瞳:4個演而優則導的「失敗案例」

但畢竟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不是人人轉行都能考上狀元,原本只要顧好自己的演員,是否知道「換位子後要記得換腦袋」,且成為懂得顧全大局的導演,這可不是人人都能做到。

CLNg39BW5cIutRHpxt6B-1604x1080
Yen Town Band
因為有小林武史的音樂,她才能幻化成不受拘束、在烏托邦裡隨風而起的《燕尾蝶》

從《燕尾蝶》、《青春電幻物語》再到2020年《最後的情書》,「小林武史X岩井俊二」就像兩個頂尖的魔術師合作,一如小林武史所說:「只要和岩井俊二這個人一起,對我來說不只是單純做一個電影音樂。雖然我是被指派工作的一方,但每一次都是彼此互相提案的深度交流,真正的合作無間。」

02_《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劇照_-_當年原始素材則是以35釐米膠卷播映,由於
Memories of Matsuko
紀錄了30年的愛情史,《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也暗藏著12個「昭和社會現象」

中島哲也鏡頭下的《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紀錄松子30年的愛情史,也是從昭和46年橫跨至平成13年,名為令人討厭的松子的短短56年一生的斷代史,那一幕幕絢麗奪目的歌舞劇,其實也暗藏著松子那令人討厭的一生之外,日本的時代變遷與社會現象。

_DSC4442++
Mother
「即便是這樣的母親,她仍是我的全世界」顛覆長澤雅美形象的《母子情劫》

即便是這樣的母親,她仍是我的全世界。在這個偶爾會有善意伸出援手的社會,「我們」仍注定墜入這名為親情的深淵,互相依存著。

1rajolbjl1d4x5e3fxpyynl9q4xydo
Action!
電影中最閃亮的那顆彩蛋:5位常在劇中客串的日本大導演

當「導」演跑去演「戲」,不管是客串還是友情演出,他們的存在就像是電影中最閃亮的那顆「彩蛋」,是只有認得他們的觀眾才能發現的驚喜。

Screenshot_2020-10-06_at_14_47_21
Wilderness
《啊,荒野》令人卻步的原因,不是5小時的片長,而是原著作者「寺山修司」

寺山修司,就是傳統日本人與警察最討厭的煽動家,他不拍讓人一目瞭然的實驗電影,將舞台表演搬到大街上,出版字字聳動的散文與詩句,甚至大聲地向年輕人喊話,必須從「血緣」開始拋棄,乃至於故鄉、書本、道德等社會規範與框架。

MV5BOWNlNzRlNmQtYjIwNi00ODNkLWJmMTctYmYw
Akunin
吉田修一:參與製作過程的心情,就像殉情——10年後依然令人心碎的《惡人》

在小說中,祐一和光代是無法在現實世界「取勝」,是永遠不可能成為「主人公」的兩個人。但是在電影中,他們至少能成為2小時20分的主角,且比任何一個人都來得閃閃發光。

RTR2MX08
Novelist
將懾人心魄的都市驚魂,若無其事地視為尋常風景:日本小說家——吉田修一

一個人究竟是好人還是壞人,是無法被斷定的。當我試圖寫一個殺人犯,就會想要寫這個人好的一面......。我不讓自己站在裁決者這邊,不站在任何立場。人都有各種不同的面相,所以才會有故事的誕生。

【說再見前的30分鐘】劇照-戲外新田真劍佑(右)也俏皮地不斷向北村匠海(左)撒嬌
Our 30 Minutes Session
《說再見的前30分鐘》——洗掉與覆蓋,卡帶錄音機的浪漫

《說再見前的30分鐘》致敬曾經陪伴我們的卡帶錄音機,新田真劍佑與北村匠海的賞心悅目,是伴隨著演技與歌聲的淨化。清新脫俗的音樂電影,在說再見前說了一個很好的故事:

ynw3ak10elxz8431y8hx1jxa472rht
90s JK culture
泡泡襪、拍貼機與PHS:從《Sunny 我們的青春》看90日本女高中生的7個標配

2018年由導演大根仁改編的《Sunny 我們的青春》,將背景改到泡沫經濟崩壞的90年代後半,此舉不僅明顯削弱原作的政治背景,取而代之的是日本特有的「辣妹文化」,將觀眾的情緒提升至對於青春年代的「懷舊」,且毫不保留地釋放年少輕狂,無所畏懼。

93313232_1559194114261568_90905386283538
Suteteyo Adachisan
人可以斷捨離到什麼程度,回憶能不能也一起處理掉——《丟掉吧,安達女士》

感謝物品並將其擬人化,親自感受物品是否能讓自己心動,最後斷捨離。《丟掉吧,安達女士》基本上複製近藤麻理惠的整理法。只是來到本劇,物品的擬人化是真的變成一個人,主人與物品之間一來一往的互動,某種程度是自我辯解,卻也是以物品出發的哲學性思考。

MV5BYjM0OTQzZGYtZTRjYS00MWUyLThhNTAtOTY1
Suda and Komatsu
輕易遊走於天使與魔鬼之間的兩人:小松菜奈與菅田將暉之間的火花

演戲,並非一人的獨角戲,唯有遇到能相互丟接球的對手,電影的世界觀才能成立。2016年他們在《失序男孩》首次相遇,皆在失序後得以演技大爆發。

photo_302061c3f1aa48e141e4d7d0b085cd06
Kudou Kankurou
從《GO!大暴走》到《地獄哪有那麼high》:「太智障了!」就是對宮藤官九郎的最高讚美

擁有編劇、導演、演員、歌手、作家等多重身份的宮藤官九郎,作品跨及電視、電影、舞台劇。2000年以日劇《池袋西口公園》獲得日劇學院賞最佳劇本獎而廣為人知,近年來也以《小海女》、《SORRY青春!》、《寬鬆世代又怎樣》等編劇作品帶動流行風潮。

MV5BYmU2ZjM4ZTktYWFiMi00YTk3LTljZDgtNjc0
Hana to Arisu
岩井俊二的經典《花與愛麗絲》,你可能看過但卻不知道這背後的7件事

當年劇組在海邊拍戲時,意外發現兩隻擱淺多時、被居民埋起來的海豚屍體,結果岩井俊二居然叫蒼井優與鈴木杏兩人把牠們從沙土裡挖出來。關於《花與愛麗絲》你可能不知道的事情,就像挖出他們的時空膠囊,用中文說著「我愛你」的青春無敵。

87253768_616173255880637_436252248870643
Indie Cinemas in Tokyo
孕育了新海誠的聖地——資深影迷的9座東京獨立電影院朝聖指南

在影迷心中,電影院是放映電影的「聖地」,所有人的眼神與心思,全都投向前方的大銀幕。但是來到日本電影院最密集的東京都,「獨立電影院」遺世獨立的精神,是比電影還重要的本體,也是從對於「這間」電影院的愛延續至電影。

螢幕快照_2020-01-25_下午7_02_16
Riho Yoshioka
即使《四重奏》爆紅卻接連得到負評,終於在27歲這年拿到了電影新人獎——吉岡里帆

「唯有一個我從出道一來一直堅定的念頭,『不選角色』、絕不過於挑惕這件事。從今以後不管是再難、被人們所敬而遠之的角色,我也想要挑戰。想成為一個能無所畏懼地接受任何挑戰的演員。」吉岡里帆在她27歲生日時這麼說著。

13173048_1636873479885213_37755010895331
KiKi KiRin
《小偷家族》中那句無聲的「謝謝」,就像樹木希林對世界最後的告別

「我是為了生計才不得不當演員,與其說是為了角色努力,不如說是為了活著而努力。」其實多數的時候,真的很難理解樹木女士說的是真心話還是玩笑話,或者說,她是把兩者發揮淋漓盡致的人吧。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