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w 吹音樂

螢幕快照_2019-11-21_下午6_48_11
22 Nov, 2019
Call In
Leo王說她是「跟蛋堡一樣的棋靈王」,專訪不典型嘻哈少女——陳嫺靜

沒有典型饒舌女歌手的冷豔、酷帥勁,嫺靜的外型很「政大」,淡妝搭配白衣、高腰牛仔褲,Instagram上追蹤的帳號三分之一都是可愛動物。講到蛋堡,會露出靦腆的少女笑容,搭配招牌大拇指手勢。

75210833_3336757446364425_40979018527235
13 Nov, 2019
Wayne's So Sad
以絕望口吻說著積極樂觀的話,傷心欲絕談《遜到簡直是個藝術品》專場

傷心欲絕式標題《遜到簡直是個藝術品》令人玩味,當初是怎麼取的?「我們不是個很成熟的樂團,只有年齡成熟而已,一直以來很多問題都沒有解決,就覺得,怎麼過了這麼久自己還是這麼遜?」許正泰無奈地笑了笑,自嘲意味十足。

落落大方專輯_封面
25 Oct, 2019
One Two FREE Fall
悲傷時不急著哭、憤怒時不急著吼,路嘉欣:「演員與歌手都是傳遞訊息的載體」

從《轉角遇到愛》演到《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路嘉欣不僅身兼歌手與演員,還出過書《帶你回家的小路》,這次《落落大方》專輯中更收錄了多首她自己寫的歌詞。才華洋溢的小路,在這些身分的轉換之中,分別感受到了什麼?

專訪封面
08 Oct, 2019
Juvenile A
一輩子都在對抗多數決定的事,陳珊妮:「你們怎麼會覺得少數人不能改變事情?」

2018年底公投後,陳珊妮的同溫層氣氛低迷,自己卻仍保持冷靜、照常工作。她解釋,自己從不為多數人決定的事情沮喪,因為自己一輩子都在對抗多數決定的事情、相信少數也有改變的力量。

46507302_1979051708808289_31046035549968
30 Sep, 2019
Nothing is Under Control
每個隧道的盡頭都有光:岑寧兒邀魏如萱擔任嘉賓,以〈天色很暗〉追憶盧凱彤

以「一天」為時間軸的演唱會,概念完整,舞台垂吊著巨大的素白布幕,搭配簡潔燈光呈現日出、日落等畫面;在代表晨間忙碌的〈Boarding Soon〉唱畢後,岑寧兒暗示演唱會即將進入寧靜的「夜晚」橋段,盼望大家聚精會神,注意那些陽光下不會不注意到的微弱光芒。

66503916_1619420248195212_43307674289601
25 Sep, 2019
Beyond Mediocrity
「我發現很多東西沒我想像的那麼重要」9m88談個人首張專輯《平庸之上》

當然也想過,如果大家喜歡就多做一些〈九頭身日奈〉類型的歌,可心裡卻明白自己已經沒有興趣重複:「好像別人approve我後,我才去做一個別人approve過的產物,那不是創作,那就是跟著別人的心意、跟風。」她形容做專輯是重塑自我認同。在別人的期待中,她必須把自己拼回來。

MONO_2
19 Sep, 2019
Takaakira Goto
「如果你想描繪光,那就必須凝視黑暗」日本後搖樂團MONO成軍20週年專訪

「只要我活著,我就會繼續寫歌描繪光與希望;因為音樂能夠超越語言、國籍與歷史而存在。」MONO的靈魂人物——主吉他手Takaakira Goto如是說。

螢幕快照_2019-08-29_下午4_36_07
10 Sep, 2019
Forbidden Paradise
專訪|遊走在獨立和主流之間,曝光度最高的音樂製作人:剃刀蔣與米奇林

多元化與媒體通路增加的必然結果,就是已無所謂「大眾」,只有一個個分散的族群,不會再有一個人得到所有的鎂光燈。剃刀說,今天你要做出一個麥克傑克森,除非你有辦法掌控全世界的網路,但是沒有人能做到這件事情。

螢幕快照_2019-08-28_下午1_57_23
29 Aug, 2019
EggPlantEgg
浪子宇宙持續播映中|茄子蛋新作《我們以後要結婚》發行前十問

關於新專輯的命名《我們以後要結婚》便是取自〈孤獨的人我們一起出發〉的新版歌詞,他們對此「擷取」也有一段幽默且溫情的解釋。

56669470_1541665782637326_91080045509497
02 Aug, 2019
Breaking Stereotypes
「完全政治正確的人生太無聊了吧?」與9m88聊聊關於生活的那些心裡話

「政治正確很難,但我真的覺得完全政治正確的人生太無聊了吧?有時候玩一點刻板印象,對方也能接受還是蠻有趣的。〈九頭身日奈〉透過揶揄頌揚多元的美,在新專輯裡,我也嘗試用揶揄的角度去看待感情。」9m88說。

61683202_2735052556522801_80597536499092
22 Jul, 2019
He's Back
睽違七年後終於回歸,MC HotDog:「我就是正在老,但你們也幹不掉我」

目中無人,話中有槍,他的雙眼躲在墨鏡後,不咬文嚼字地說:「我就是這個年紀,我就是在老,我就是一直在做,你們也幹不掉我。」

46337803_1972953559418104_38972403278193
10 Jul, 2019
Yoyo Sham
「以前我總把寫歌想得很嚴重」在失控中找到驚喜的香港創作歌手岑寧兒

岑寧兒提及過去看了一本談創作的書寫到,當你要創作時,你必須「當它是最重要,也最不重要的事」。呼應著專輯名稱似的,驚喜若總在有意無意之間,「失控」或許並非壞事。

螢幕快照_2019-06-18_下午5_04_45
19 Jun, 2019
King Of Light
「我覺得歌最重要就是好聽,好聽就是正義」專訪美秀集團

在採訪前我聽了《電火王》,覺得跟印象中的美秀很不一樣,反覆思索著那個「不一樣」到底是什麼?原來,我對美秀的印象來自舞台,而那很野很狂的表演搬到專輯中,竟不凌亂也不生澀,追求準確卻不矯情做作,因為「專輯是作品,表演是自己」。

52396354_2578749532166367_69709112663573
14 Jun, 2019
Eli Hsieh
在金曲獎後,謝震廷推掉了身邊所有的利益爭奪:「那樣的我會自由」

謝震廷說,《愛麗絲》做得比第一張還辛苦,因為它不只在講自己,還包括一部分的親子關係。要談愛,必須先消化對原生家庭的恨,去面對自己逃避已久的問題。

oscar-keys-58399-unsplash
08 May, 2019
Music Critic
如果大家的專輯都做得那麼棒,為什麼台灣音樂市場沒有變得更好?

專輯為什麼不會賣?我們把「消費者不接受」這件事怪罪到數位串流、怪罪在時代流行的改變上,但我們從來沒有認真檢討自己「還沒有做哪些事」。

31195580_10155714074750749_2193885989334
05 May, 2019
Hip-Hop Kids
從L.A. Boyz到90後的網路世代,台灣嘻哈從未經歷如此注目

跟風仔也好,陷阱妹也好,我們無從否認台灣嘻哈從未經歷如此巨大的注目。更為龐大的聽眾基數,除大紅大紫的一線級饒舌歌手之外,亦漸漸將目光轉向遊走於線上和地下間,並擄獲不少死忠聽眾的新銳饒人。

MG_2490-2
07 Apr, 2019
About Livehouse
「那不是音樂場景,那是消費的選項」安溥談Livehouse與文青化的音樂節

「我們決定給非常務實派的人主導,那一刻其實我們已經做了選擇。所有獨立樂團圈的人都這樣、決定要停滯,讓Livehouse停滯,我還能講些什麼?」安溥如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