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w 吹音樂

嗜愛動物-專輯封面
05 Apr, 2021
Loveholic
如果這首歌是遺言:麋先生用來練習示愛的專輯——《嗜愛動物》

跟自己好好相處並不容易,麋先生希望大家能透過這張專輯找到自己的步調跟節奏,愛自己的脆弱與缺陷:「不用一直去追這個世界,世界越來越快,我們有時候會自亂陣腳,但稍微慢下來,放輕鬆去看待很多事,其實會發現更多細節。」

DSC07133
07 Mar, 2021
Serene Reminder
「我已經回到了我抵達的地方」並不是文法錯誤:The Fur.談新專輯《沉靜的提醒》

「作為一個專輯的總結,我們其實一直都擁有所有,現在、此刻,你就要相信自己,開著這台車這樣子。」

DSC08699-1024x683
26 Feb, 2021
deca joins
「像是正在急速下墜,但也可能落在柔軟的地方」——deca joins《鳥鳥鳥》專輯導聆

2020年末,deca joins從《浴室》走向《鳥鳥鳥》,專輯名稱來自鄭敬儒的一幅畫,收錄於實體專輯內頁。

134515978_238266277658585_61551630995274
07 Feb, 2021
#
「做什麼事都不太對勁時,一旦表演就好了」——鄭宜農與她的《井之聲》巡演現場

對於一直在創造歸屬感的鄭宜農來說,上台有一種回家的感覺,一種能量的出口。前一陣子鮮少演出,她感受到能量無法抒發,做什麼事都不太對勁,一旦表演就好了,這也讓她知道「活在舞台上是什麼意思」。

巴奈宣傳照_Clear小檔-1024x683
02 Feb, 2021
Love, and yet…
跳一支3分鐘的舞,用聊天以外的方式認識彼此:巴奈與新專輯《愛,不到》裡的探戈

「你如果要一個穩定的關係不變,你就是隨時都要變,你就得無時無刻都在那個愛的流動......那很真實欸,如果你把那個愛變成固態啊,就死掉了。」愛情該如何維繫?巴奈的答案是:「沒什麼大道理,就是好好地在一起。」

ii8yoapgttegufeiaqldlvoonims33_(1)
31 Jan, 2021
Sunset Rollercoaster
「就像是一座安靜的湖,可能還有水怪」國國談落日飛車新專輯——《SOFT STORM》

不穩定的肺炎疫情,促使落日飛車主唱國國不得不趕回台灣。在巡迴頻頻延期的巨大空擋,他們乾脆轉念做一張呼應2020年混沌的作品。作為飛車第3張專輯,它有個美麗而危險的名字叫做《SOFT STORM》(柔性風暴)。

132657043_237778637709316_69706952863873
17 Jan, 2021
Sheng-Xiang Band
就像地方小吃、家庭料理般親切樸實的「B級音樂」——生祥樂隊新專輯《野蓮出庄》

童年,一道道食物牽起鍾永豐、林生祥與親人的羈絆;中年,兩人以食物為媒介召喚記憶,譜出一首首農村日常。那些泛黃的膠卷彌足珍貴,只能交給生祥樂隊這些老戰友,慢慢去污、修復色彩。

119166783_2121294094681757_2916887967811
12 Jan, 2021
Embrace Your Mistakes
「我外表看起來怎樣,就要做類似的音樂嗎?」專訪東南亞巨石強森——黃宣

「我每次都還是覺得做音樂這件事情很痛苦,編曲這件事情很痛苦,就像很多導演覺得剪接很痛苦。對我來說,永遠都沒有覺得輕鬆的一次,但我也體會到,沒有相同程度的痛苦,就不會達到相同程度的快樂,就像擠毛巾,不用力是擠不出水來的。」黃宣說。

截圖_2020-12-29_下午3_13_01
06 Jan, 2021
About ChihSiou
那些直球系的戀愛歌詞是寫給誰的呢?持修:「宅男最會做的事,就是幻想」

據本人表示,爸爸曾走進房間對他說:「Minecraft或女朋友,你只能選一個。」他才意識到自己遊戲玩整天,都沒跟當時的女朋友講到話,「反正後來就選了Minecraft......」

52591442_2511765162170174_12418141163146
23 Dec, 2020
Girl Band?
「P!SCO不是女子樂團嗎?」這個天大的錯誤,希望能趁這次專訪釐清

總用明亮的歌為歌迷打傘,成團之初,P!SCO就立志要「毫不猶豫地帶來快樂」,但5人坦言自己稱不上樂觀,甚至還有些黑暗,可生活越是不容易,就越該在喜歡的音樂裡盡力製造歡樂。

Image_from_iOS_(90)
09 Dec, 2020
Movie Soundtracks
玩樂團的人怎麼就這樣作起電影配樂了?盧律銘對談「配樂新手」濁水溪公社小柯

在這慌亂混沌的2020年底,濁水溪公社拿到金曲「最佳台語專輯」、《爛頭殼》復刻在金馬上映,且還有一部《同學麥娜絲》儲存了濁團名曲與濁團解散後小柯的第一批創作,整體畫面也是夠魔幻的。

9sr371r3pmrtak9wxy4owkl3gi3dy0
01 Dec, 2020
Lumi Xu
「回憶會把你弄得一團亂,可最後你還是要把它整理好」——專訪許含光

《曖曖》寫了〈藍色房間〉、〈Midori〉,《從夜晚開始從夜晚結束》則唱〈銀色的歌〉、〈金色的夢〉,色彩是許含光記憶的方式,當他觀看事物,第一個蹦出的感受都是顏色。

121520357_176112274101693_73929808658909
03 Nov, 2020
Dear Tenant 
將卡在喉嚨的情緒化作旋律:與鄭有傑和法蘭聊聊《親愛的房客》電影配樂

「當時所有人都在等這首歌,演員也要練習。但我不想催她,因為我相信歌已經在那裡了,只是她自己還沒聽到,還沒把它寫出來。」鄭有傑說。

7m0c7hvelalenj909hnuj5vkoizbw8
01 Nov, 2020
LINION
結合Deca joins的輕柔與雷擎的山林氣息:LINION與他的個人專輯《Leisurely》

LINION那時發現deca joins的歌詞寫很少,心裡就動一個歪念,如果找他來寫,是不是可以只要寫幾句歌詞就好⋯⋯

117985367_10160126285632892_173798593916
09 Oct, 2020
PAPUN
失戀不分時段,所以還是喝醉吧:將心碎的回憶寫成一張龐克專輯——怕胖團

怕胖團特別企劃了一個失戀特企「當你在最需要酒的時候」,想法來自於:雖然醫生常常說晚間11點到隔天的凌晨3點是最好養肝的時段,「但我的失戀不分時段,所以還是喝醉吧!沒有什麼事一杯酒解決不了的,解決不了的話就喝兩杯。」

截圖_2020-09-25_下午3_37_52
01 Oct, 2020
Softlipapa
《家常音樂》本想取名叫「心不在焉」,描述初為人父的精神狀態——專訪蛋堡

2014年,蛋堡自剖情緒病的《你所不知道的杜振熙之內部整修》發表後一年,女兒蛋花RHEMI「意外」誕生。〈史詩〉裡的「給你孩子聽」還在各個角落熱播,現實中的他就得面對一個真正的生命。

截圖_2020-09-02_下午2_05_26
07 Sep, 2020
Those Three Years
把巨大的痛苦沈澱消化釀成一杯酒,喝下會回甘——謝宇威新作《那三年》

其實,〈那三年〉歌曲後面有令人遺憾的故事,雖然專輯標題對外是說「敬生命中最美好的時光」,其實是為了分手後就完全沒有聯絡的初戀女友而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