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sted Objects

最浪漫的廢物利用:乘載著四面八方生活故事的「鐵鏽染」

19 Jul, 2018
最浪漫的廢物利用:乘載著四面八方生活故事的「鐵鏽染」 Photo Credit: 破點

「雖然是要被丟棄的東西,但我喜歡去把它們蒐集來再次利用,珍藏並讓情感延續。」

文字:王郁慈|攝影:陳紀東

訪問的這天正值端午後的梅雨季,外頭下著不小的雨,穎亭拿了把傘出來接應,穿著淡綠色布衣的她,整個人看起來恬淡素淨。我們上樓來到她住宅內的工作室,氣氛幽靜,對談間不時有鳥鳴加入。工作室的主色調是褐色—擺滿了鐵鏽染素材和作品的桌面和展示台,牆面是貼滿鐵鏽染和植物染的實驗切片,透過纖維的張貼和呈現,穎亭手中的鐵鏽染,質樸簡單又溫潤天然。

1_1346_1529656836_2
Photo Credit: 破點
工作室牆面滿是鐵鏽染和植物染的實驗切片
1_1346_1529656836_3
Photo Credit: 破點
工作檯有一大面是乾燥後的鐵鏽品

把陳穎亭稱為「自然系」的蒐集狂一點也不為過,創作上的靈光來自於生活,像是屋頂留下來的鏽蝕痕跡,或是擱淺在海灘的動物骨骼,她習慣把視線擺在人們習以為常甚至忽視的光景。研究所的畢製作品《碎布記憶》素材就是蒐集自過往奶奶做裁縫所留下的碎布頭,和飲料店家準備丟掉茶包袋。穎亭說,不起眼的碎布頭是小時候她和媒材相遇的第一刻(課),也難怪後來和纖維結下不解之緣。

「雖然是要被丟棄的東西,但我喜歡去把它們蒐集來再次利用,珍藏並讓情感延續。」
1_1346_1529656836_4
Photo Credit: 破點
穎亭拿出她蒐集自生活各處的鐵鏽物件

像是在「獻寶」一樣,穎亭拿出許多她自生活和旅行各處撿來鐵鏽物件,對常人來說像是隱形在生活角落的鏽蝕品,總是會被她注意到。過去鐵鏽總給人負面的印象,像是會弄髒啊、無力了、不鋒利了,沒有實際功能⋯⋯但能不能反轉這些形象,運用纖維媒材去把鐵鏽轉化成一個可以保存和收藏的東西?

《內在物件》是陳穎亭第一個關於鐵鏽的作品。她使用了好段時間的剪刀、珠針等縫紉工具,雖然生鏽卻也生了感情,不想要輕易丟棄,希望讓物件所乘載的精神和情感延續,於是將用具的形體,以鐵鏽為墨,印染入纖維,作為記憶的載體儲存起來。

1_1346_1529656836_5
Photo Credit: 破點
《內在物件》透過一個有形的東西,將當下的樣貌和記憶拓染下來

《鐵鏽物件》計畫曾獲選2016年葡萄牙當代織品藝術雙年展的典藏獎,是跟大眾募集他們想丟棄、或還捨不得丟棄的鏽蝕鐵製物件,來自四面八方,聚集起來也是5、60個故事。鐵道旁邊的零件緣自於一群在隆田火車站巧遇的金工藝術家、有陶藝家切陶土用的馬蹄型工具、遠自高雄鹽埕的拆船廠的造船用卯丁;也有收到大學生寄來的生鏽髮夾。在募集物件的過程中,穎亭發現使用者對於物件都有情感,有使用歷程或小故事。如果物件不是因為無用了就直接丟棄,而是藉由另一種形式去呈現,讓物件的生命得已延續,故事記憶也將被保留下來。

1_1346_1529656836_6
Photo Credit: 破點
《鐵鏽物件》跟大眾募集各式各樣的鐵鏽物件,也蒐集了來自四面八方的故事

鐵鏽染目前有兩種呈現方式,一是平面,將鐵鏽的形體直接拓印染入做布面表現。穎亭示範鐵鏽染布的過程,她先將纖維浸濕,再隨意抓皺,最後把布面放到生鏽的物件上保持潮濕狀態沁染,通常需要花上好幾個工作天,才能讓顏色滲透入纖維裡面。鐵鏽染最需要的,也是最具挑戰性的一點,就是「時間」,穎亭說一開始自己也會很著急,想著作品何時完成,但她發現在這樣緩慢推進的過程中,也是在跟自己對話,然後慢慢等、慢慢生活,培養一個等待的心境,等待一個有機的過程發生、結果。

部分鐵鏽用具則是採用像烏干紗這類有點像皮膚、相當具輕透感的纖維來拓染,一片片沾水貼到器具上,一樣保持濕潤的狀態,最後再將每一片染印好的烏干紗從器具身上「脫模」,依輪廓組合堆疊並黏著成型。鐵+水的染印法,沒有公式、沒有唯一答案,每一個形體都會因為當下的濕度、折染的方式或製作者的心境而展現出不同的樣貌。

1_1346_1529656836_9
Photo Credit: 破點
立體成型的《鐵鏽物件-罐XXI-XXV》曾入選巴伐利亞美術工藝新秀獎
1_1346_1529656836_10
Photo Credit: 破點
裝載立體鐵鏽染作品的專屬容器,也是運用烏干紗上膠硬挺成型

汲取於生活的鐵鏽色素,加入植物染疊

本著要讓工藝走進生活的初心,喜歡天然材質的陳穎亭,也將線染和植物染兩者結合,做出一件件可應用在生活面的手作織品,像是可以穿戴上身的圍巾,或茶藝場合所需的茶席。纖維布料染完鐵鏽後,再加入植物染如阿勃勒、洋蔥皮等,有些植物印染上去會加深整體色調。除了嘗試各種植物,穎亭也在染印時,以不同摺痕將纖維揉皺出各種花紋和分佈。

1_1346_1529656836_12
Photo Credit: 破點
手作品的布標上的字樣也是一一用鉛字蓋印
1_1346_1529656836_13_(1)
Photo Credit: 破點
鐵鏽織線搭配不同粗細和個性的植物纖維做為經緯
1_1346_1529656836_14
Photo Credit: 破點
和服裝設計師Tsung Yu CHAN合作系列的其中一件夾克,曾於巴黎展出

除了鏽蝕的容器用具以外,穎亭現在又多了一個新的蒐集:包裝紙。

舉凡生活中的信封、包裹、購物紙袋,甚至是皮蛋的外包裝都加以聚集起來,上蠟增加紙的耐受度,改變了材質,再封存起來成為另一種媒材,並用紙盒的樣態具現。將用過一次即丟棄的免洗包裝紙,轉化成另一種容器方式加以保存;原本紙面上的字樣痕跡,像是信封上的郵戳或收件人姓名也會被留下來,成為一種銘刻時間和記憶的方式。

1_1346_1529656836_15
Photo Credit: 破點
每每遇到日常生活裡會出現的包裝薄紙,都會聚集起來
1_1346_1529656836_16
Photo Credit: 破點
上完蜂蠟的薄紙變得堅韌,讓包裝紙被轉化後,得以延續使用

訪後拍攝時,注意到穎亭的寫字桌上有一本書,書背上斗大的四個毛筆字寫著《漬物大學》,是日本作家三角寬的作品。問起穎亭,她原本因拍攝而不自在的臉頰終於漾起了微笑:「我也很喜歡漬物,漬物醃製的過程其實和鐵鏽很像,都需要一段時間的過程發酵才可以成就結果。」

本文經破點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破點

雖說書本與筆記本仍是我們的心頭好,但不可諱言隨身行動裝置,早已佔據大夥們一整日大部分的時光;目光離不開螢幕,但更渴望在指尖滑動流竄的,再也不見沓雜有如內容農場般的訊息。取而代之的,是貼近有感、對你的味、進階質感生活的實用定製化內容。風格化、客製化的準頭正瞄準各行各業, 關於線上設計媒體—— 請來《 破點 POINT 》坐坐。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