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ap & Detergent

肥皂在古歐洲不只是清潔用品,更是可以治病的「藥」

肥皂在古歐洲不只是清潔用品,更是可以治病的「藥」 Photo Credit: Pxhere

「肥皂卻因為夠古老,在世界各地早就有許多人用過了,而且原材料也是來自為人熟悉的動植物,而不是平常人難解的石油提煉品,所以商人為肥皂做宣傳時,幾乎必定說肥皂是「純天然」的,沒有人造的化學成份,難以令人過敏云云。」

製作肥皂的主要材料很簡單,有動植物的脂肪和鹼性的液體,例如碳酸鉀(Potassium Carbonate),兩者混合在一起,就結成能溶於水的浮物,這就是肥皂。

「皂」本來的意思是甚麼呢?皂是櫟樹(又稱柞樹)的果實,果實是黑色的,所以皂這個字,也有黑色之意。現代人沐浴,或許以肥皂洗去油膩的污垢,而在以前華夏古國的人,則以皂莢來洗衣和沐浴。皂莢與皂兩種植物是不同的,皂莢的名字有皂字,只是因為顏色黑而已。

Illustration_Quercus_robur0
Photo Credit: Prof. Dr. Otto Wilhelm Thomé@Wikimedia Commons

皂莢一辭,早見於《南齊書》。在南齊國,曾經有人虛報戶籍,以逃稅與兵役,或是為了變成士族。大官虞玩之調查各士族戶籍的真偽,因而得罪很多人。某一天,某位與虞玩之為敵的大官,在洗澡的時候忽然想起虞玩之,憤怒得將手中的皂莢擲在地上,罵虞玩之「至死煩人」。由此可見,皂莢早在古時,已經是日常生活常用之物了。

Gleditsia_sinensis1
Photo Credit: Kurt Stüber@Wikimedia Commons
皂莢最明顯的特徵,在於樹幹上有刺

皂莢是鹼性的,而污垢則含有脂肪,兩者混在一起,就變成微量的肥皂。肥皂與油脂結成微粒,散於水中,隨水沖走。後來也有人以草木灰洗垢,草木灰也是鹼性的,洗污之理,與皂莢相同。《本草綱目》有蒐錄「皂莢」和「肥皂莢」的外貌和藥效,而且說這兩種植物也能用來洗衣,英文的「Soap」譯為「肥皂」的來由,也許就是如此吧。但在西方人眼中,皂莢或者不算是真正的「肥皂(Soap)」

肥皂在其他文明古國也早就有了,歐洲人生產肥皂的方法,據說源自賽爾特人(Celts),肥皂在古時歐洲人的眼中,不僅僅是清潔用具,而且是藥,可以治病的。到了中世紀的時候,在馬賽(Marseille)、熱那亞(Genoa)、威尼斯也有人建立工坊生產肥皂出售。

鹼性材料與動植物脂肪各有不同,所以肥皂有很多種,例如「沐浴皂」多數以牛脂、羊脂(Tallow)與棕櫚油製成,「洗衣皂」則以松脂製成。不過,若然水中含有鈣或鎂這些礦物質(這些水又稱「硬水(Hard Water)」),肥皂在這些水中溶化之後,就會與水中的礦物質結合,化成不溶水的浮渣。洗衣洗澡,當然是想將所有穢物隨水沖去,乾乾淨淨,而不是洗出一大堆白色浮物。所以到了20世紀,化學家研究肥皂洗淨油垢的化學原理之後,就精細研究各類脂肪和鹼性原料的化學特性,而因為當時石油工業也興起,從石油而來的新原料,令清潔劑變得多姿多彩。各公司的化學專家測試新材料,試驗新配方,製作新款的清潔劑,彼此爭生意。以前只有肥皂,現在洗衣、洗碗、洗澡、洗頭髮,各有各的配方,各有各的味道,有泡沫多的也有泡沫少的,有含磷的也有含硫的。很多新款的清潔劑,在硬水之中使用也不會有浮渣,許多以前肥皂洗不掉的污垢,現在的新配方也洗得掉了。

Chaplin-The_Soap_Bubbles
Photo Credit: Charles Joshua Chaplin @Wikimedia Commons
也許肥皂和清潔劑最令人熟悉之處,就是能弄出泡沫

配方雖新,但所用材料的毒性高低,會否令人過敏,雖然或已經在實驗室測試過,最終還是要經很多人買過用過之後,才能明瞭。肥皂卻因為夠古老,在世界各地早就有許多人用過了,而且原材料也是來自為人熟悉的動植物,而不是平常人難解的石油提煉品,所以商人為肥皂做宣傳時,幾乎必定說肥皂是「純天然」的,沒有人造的化學成份,難以令人過敏云云。而因為早在中世紀,就有人在馬賽製造肥皂,今天在馬賽出產肥皂的商店,紛紛自稱老牌子古配方,所出產的商品也一定有禮盒裝,果真是送禮自用皆宜。

新配方清潔劑雖然厲害,洗淨污垢溶入水中之後,卻留在水中很久也不分解,這些污水中的清潔劑,會不會對動植物有害呢?世界各地許多學者也有研究過,而且研究後的結論也說清潔劑能傷害大自然的動植物。

可是這些清潔劑已經與現代社會生活分不開,彷彿是不能不用的了,而清潔劑的配方也不是說改就能立刻改。這也許是現代社會的困局,這個困局與古老肥皂好像是有關的,但再仔細想想,又好像不關肥皂的事。

faucet_soap_hand_washing_fountain_farm_w
Photo Credit: Pxhere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古家萱

麥敬灝

香港出生。作品散見於各大網絡媒體網站及信報,2016年曾為《信報》香港掌故專欄主筆。曾獲青年文學獎小說獎。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