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o Casagrande

刻意在展場中放入蚊子:用建築轉譯自然的芬蘭建築師

刻意在展場中放入蚊子:用建築轉譯自然的芬蘭建築師 Photo Credit: Marco Casagrande, MOT TIMES

來自芬蘭的馬可.卡薩格蘭,做過地方報社記者、在軍中服役並參與過戰爭,更是生物都市主義學者,他曾在台灣參與過許多計畫,他以「零城」、「第三代城市」等理念來回應現代城市所面對的發展與問題。

文字:Daniel Chou

你對建築師回顧展的印象是什麼?一塵不染的白盒子空間裡,一件件整齊排列的模型、照片和圖稿?頂著全球永續建築等大獎桂冠的馬可・卡薩格蘭(Marco Casagrande),顯然並不這麼想。走進忠泰美術館「零城—馬可・卡薩格蘭:邁向第三代城市」的展覽空間,滿地的紅磚、玻璃、黃沙、水泥塊,加上身旁香草飄搖、蚊子飛舞,一片生機盎然,讓人有種置身戶外的錯覺。這是一場需要好好打開感官的體驗,空間中沒有文字干擾、走在不甚平整的鋪面,感受著帶點濕熱的空氣(還有蚊子),要所謂「舒服」的看展,可不是馬可的用意。

mottimes_images_3120180522181114
Photo Credit: MOT TIMES
馬可所分享的故事相當精彩,包含創作理念、成長背景、對城市與建築的觀察,甚至還有談到他所接觸過的「靈」,對空間的感知可見是馬可相當重視的部分

Q:首先請問馬可,為什麼將展覽命名為「零城」呢?「第三代城市」又是什麼意思?

零城就是第三代城市。而零城的概念來自於在淡水居住時的發現。當時我跟Nikita(馬可的台灣妻子)住在一個廢棄的製茶工廠T-Factory,旁邊是一個因為謀殺案而人去樓空的村落,但我並不怕鬼,因為對我來說他們只是一種靈,何況我認為與靈交往本來就是我生命中的任務。

有一次當我站在屋頂露台的時候,觀察到天空中有一隻老鷹,反常地從森林往海邊的方向翱翔,當我好奇地跟過去時,意外發現他開始盤旋的區域,下方竟然有一座(建好之後廢棄)的新城。據說這是當初香港回歸中國時,建商以為許多香港人有意移居台灣,因而開發的基礎建設,但後來乏人問津而棄置。於是,動物包含老鷹也就來了。

當然,這個巨大的區域被鋼鐵浪板做的籬笆圍住。當我偷偷潛入後,發現裡面大自然生機蓬勃勃而街道卻相對衰弱。裡面甚至有紅綠燈,閃爍著綠、黃、紅,也有路標和學校等基礎設施,就是沒有任何其它(住宅)建築,變成一座名符其實被動物佔領、老鷹也來搜尋獵物的「動物城市」。這也就是展覽名稱的由來,一個只有基礎建設、城市還沒有形成的「零」城。

所以,我開始追蹤自然城市、動物城市,研究自然如何「解讀」我們的城市和建築。例如在淡水這個廢墟裡,我發現斑馬線對動物來說有另外的用途,牠們會停留在斑馬線不吸熱的白色部分,讓身體冷卻下來。

整體來說,「第三代城市」是我的夢想和目標,而「都市針灸術」(Urban Acupuncture)就是方法。(註:第一代是自然環境決定規模的農業城市,第二代是阻絕自然的工業城市,而第三代則是後工業時代廢墟中人與自然共生的城市;都市針灸術是指設計師透過與社區對話後,以小規模改造為城市消除「氣結」、疏通「經絡」的理論)。

Q:展覽的英文名稱「Who Cares」又是怎麼來的呢?

簡單來說,「 Who Cares, Wins......」,來自二戰時在北非成立的英國空降特勤部隊(SAS: Special Air Service)的座右銘是「 Who Dares Wins 」。在芬蘭人有服兵役的義務,所以我加入軍隊並輾轉來到SAS。這段軍旅生涯深深影響我,讓我決定在離開軍隊之後,用建設取代破壞。所以,我將Who Dares改成自己的座右銘:Who Cares,強調不是要征服(自然),只是關懷(自然)。

Q:你是首次在美術館舉辦個展,請問最初是誰提出這個想法的?

A:主要是忠泰李彥良先生的提議。以他掌握的權力,他其實大可以為所欲為,但他花很多時間努力做對的事,就好像是身處文藝復興時代一樣,充滿感性地鼓勵藝術家與創作者。此外,雖然英國V&A、奧地利MAK博物館有收藏我的作品,但其實我對藝廊和美術館完全沒有興趣。因為我只是像個小孩一樣單純想要蓋房子,只要給我木頭我就蓋出一個房子,僅此而已。但我不和房子合作,而是與自然共鳴,這也是為什麼在這次的展覽裡,我需要把空間改造成一個自然環境。

mottimes_images_1620180522190049
Photo Credit: 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
位於忠泰美術館一樓大廳的《反相城市》,是馬可心目中的理想城市,他以開放形態原理發展的生物城市有機體,藉由方格構成的大尺度模型向上蔓延至二樓天井,方格中所展示的手模型,是利用農夫的手實際翻模,呼應建築師尊重「雙手」,認為雙手是萬能的概念
mottimes_images_2420180523132909
Photo Credit: 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
馬可喜歡在案子動工之前生火(甚至曾考慮要在美術館裡生火),並認為在基地上睡覺與空間的連結亦有所幫助,此為他在美術館半挑空處親手打造個人工作室。在佈展之中,馬可的確曾經睡在這,並且真實的感受著這塊面對著車水馬龍的道路與寧靜的美術館空間。而觀展的讀者們千萬別錯過在此展示的報紙,這由馬可與妻子共同完成的刊物,可在看展前完整了解展覽內容與作品理念

Q:展覽中展出1999年至今,你的所有重要作品,整體而言主要想傳達給參觀者什麼訊息?

我覺得,自然和人類是「 One Mind 」。尊重自然是沒錯,但(更關鍵的是)我們是自然的一部分,如果我們想要獨立於自然之外,我們就是在對抗自然。

當然我想表達的還有很多,但只要大家能體認到,台灣是一個多麽獨特的社群,這樣就足夠了。就台北來說,在中央政府機構、基礎建設和開發機制之外,同時也存在其他反向、有機且與自然並肩的不同聲音和佔領運動,與主流的力量制衡,例如都市農耕、樹木保護等等。這其實很可能形成一個有機的運作方式,達到一個(發展的)「平衡」,終止目前環境污染等問題。我覺得社會中堅份子和掌權者知道有問題,只是沒有解決辦法和工具。

具體來說,只要台北延續過去十年的努力,拋棄像新加坡一樣的「控制」想法,城市就不會那麼讓人窒息。拿瑠公圳的議題來說,這個水道系統是相當有智慧而有機的,台灣的決策高層應該主導,重新打開整個被遺忘的瑠公圳。

mottimes_images_4320180523134805
Photo Credit: MOT TIMES
在馬可的理念中,「自然」與生活是無法分割的部分,更沒有比大自然更為真的現實。在受訪中提到位於忠泰園區後方的瑠公圳公園,並認為政府應該重視因城市的發展所消失的瑠公圳

Q:那麼在參觀經驗上呢?你似乎想在展覽中帶入視覺以外的感官經驗?

我其實有許多不同的想法,若說是最重要的一個,就是「讓展覽呈現自然的善美」。我思考的是,「如果是在美術館的空間裡,要怎麼帶入自然呢?什麼樣的建築又會應運而生呢?」其實,自然有許多不同的聲音,我不覺得可以控制到讓人只有單一感受,因為聽覺、觸覺這些感官之間是會相互協調搭配的,所以可以排列組合成更多不同的感受,而不只是一般人常定義的那幾種而已。例如,對空間的感覺。建築必須要透過不同的感官同時感受,當你進入「反相城市」(Paracity)這件作品的木結構中,你的空間感會告訴你,你已經進入一個建築中,而不只是視覺而已。這跟打獵一樣,要成功擊中飛鳥也必須要靠身體的感覺。

mottimes_images_2420180523133401
Photo Credit: 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
(左)在展場中所集結的17件作品之一「沙蟲 」(Sandworm),是2012年在比利時德漢沙丘與當地專家與團隊所合作的作品,原作品為45公尺長、10公尺寬,以柳樹為材料,意在透過靈活和有機性設計成為與自然相融合的人工建築,而在展覽中則仿製了沙丘的現場。(右)2014年以台東糖廠為基地的台東廢墟學院計畫,同樣的在表達馬可對第三代城市的論述,廢墟則重現了人與自然的關係

Q:你最滿意展覽中的哪件作品?它已經是你理想中的建築嗎?

如果非得說出一個的話,應該是台北的「廢墟建築學院」。與其說是建築設計本身,倒不如說這是一個獲得(關於第三代城市的)新知識的開始。用「空」的安那其狀態為核心,整合不同領域的專長,不斷學習,才能獲得新技術和新知識,然後構築出新的事物和機制。在許多知識都已經逐漸消失的現在,大學應該要扮演分享跨學院知識的角色。所以雖然我覺得台北和後來的台東兩個計畫都是暫時的,而臨時性也有它的獨特力道,但我還是很希望能延續這個想法。比方說,我很希望設立一個像是修道院的基地,裡面的成員就像是僧侶一樣「準備好犧牲自己」而思想的核心可以源自廢墟建築學院。至於人民自主興建並種菜的寶藏巖,或許還更最接近我的理想,但尺度太小了。

mottimes_images_9320180523140121
Photo Credit: Casagrande Laboratory,MOT TIMES
2010年受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邀請,參加「都市果核計畫」的廢墟建築學院,馬可在城中街區一棟五層樓高的公寓內,將許多內牆與所有窗戶拆除,並在其中種植蔬菜
mottimes_images_8420180523141103
Photo Credit: Casagrande Laboratory,MOT TIMES
馬可在2003年二度來台時造訪寶藏巖,並受市府委託做調查研究,之後與淡江大學與台大城鄉所學生一同進行清潔與維修行動,也是他在台北第一個嘗試的「都市針灸術」

Q:如果有機會的話,你希望未來還可以在展覽中增加什麼?

昆蟲,比如說採蜜的蜜蜂吧。當然展覽中有很多層次,現在場內有蚊子,這是第一個層次,但未來可以慢慢推進到其他層次。

本文經MOT TIMES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MOT TIMES

MOT TIMES明日誌,以設計洞見未來。華文區最有態度的線上設計媒體,每日定量供應維他命A (Architecture) 與維他命D (Design),建議定期服用,不只醒腦還常保耳聰目明。MOT TIMES明日誌致力發掘全球設計趣聞、觀察國際設計趨勢,且深度專訪全球創意人物、設計品牌經營者,每月並配合活動與講座,推出多元的深度專題。 本專欄由MOT TIMES明日誌編輯群與特約作者輪流執筆,讓讀者隨時掌握全球與台灣設計的趨勢脈動。

更多此作者文章

給你十年如一日的好眠:買席夢思頂級床墊,原廠公司貨&水貨的差別在哪?

給你十年如一日的好眠:買席夢思頂級床墊,原廠公司貨&水貨的差別在哪? Photo Credit:席夢思

躺一張席夢思頂級好床,為了未來十年的日日好眠,選擇正式授權經銷商購買,才是保護消費者權益之道。如何杜絕水貨、買到原廠授權正版席夢思?台灣席夢思提供辨明四大要點。

想到最頂級舒適的床,大多人心中第一個出現的是「席夢思」。席夢思成立於1870年,是第一間量產彈簧床墊的公司,歷經百餘年後,席夢思仍是睡眠科技、頂級寢具的代名詞。

在台灣,要購買到一張席夢思床墊的方法有很多種,常見的通路除了原廠授權的台灣席夢思品牌概念館、百貨專櫃,及席夢思專賣店等之外,另外也有其他平行輸入的商品等。不過,既然都要花錢入手席夢思頂級床墊了,如何選擇正確的管道購買,兼顧品質與消費者權益,可就有很大的學問了。

#01 關於價格——水貨真的比較便宜?
席夢思-0921
製圖/TNL Brand Studio

市面上有不少通路在販售席夢思床墊,除了美國席夢思正式授權經銷的「台灣席夢思公司」之外,大多是平行輸入的「水貨」,意即商品未有正式代理商進口。 

會考慮購買水貨的原因,不外乎是價格考量。尤其水貨商往往會祭出相較於原廠授權經銷商更便宜的價格,以吸引消費者注意。不過,水貨真的比較便宜、CP值比較高嗎?

雖然水貨價格看起來低廉,但那是與美國原廠正式授權商(即台灣席夢思公司)的定價相比的結果;若台灣席夢思公司推出折扣活動,或是附贈原廠正版周邊商品,例如台灣席夢思通常會附上床組配件、相關寢具贈品等,那麼總體價值不只不輸水貨,CP值還更高。

此外,更攸關消費者權益的是,由於水貨是未經海外授權經銷商下單出口的,因此這些商品一旦離開美國本土,原廠即無法提供任何保固;萬一購買回家的產品有問題,消費者恐怕得花更多的成本處理,勞心又勞力。

那麼該如何辨明水貨或原廠授權公司貨?可依循以下四個步驟:

1. 認明掛有Simmons BetterSleepTM的席夢思專賣店,或品牌概念館、百貨精品專櫃、形象館、特約經銷商。
2. 認明床墊側邊的雷射標籤,背面印有出廠地標示;且因應台灣商標法規定,亦印有中文內容標示,以保障消費者權益。
3. 認明席夢思專賣店店內授權書。每一份授權書皆有「台灣席夢思股份有限公司」的鋼印證明,以示正牌授權經銷。
4. 索取中英文對照保證書。若只有英文原文保證書,只要離開美國本土,原廠不負任何保固責任。因此,消費者若是拿到這一類的保證書,保固卡可是無效的。唯有索取台灣席夢思所核發的中文保證書,才是真正有保障。
雷射+RFID-01
Photo Credit:席夢思
杜絕水貨,認明原廠授權雷射標籤

簡言之,水貨乍看便宜,但若要兼顧品質與售後服務,購買原廠授權公司貨會是較聰明的選擇。

#02 關於設計——一張符合東方人睡眠習慣的床,因地制宜的材質、軟硬度
席夢思保證書_02
Photo Credit:席夢思
席夢思保證書

除了價格,找到符合使用需求的床墊也很重要。由於水貨商是直接從美國代購床墊來台,因此僅有美規尺寸,在材質的選用上,也是較符合美國大陸乾燥氣候。

而台灣席夢思的產品來源,則包含來自美國、日本、加拿大、中國廠的生產製造,不只可以購買到與台灣尺寸的床墊,也有依據台灣亞熱帶濕熱氣候所設計的床墊,例如獨特的抗病毒除臭纖維、負離子纖維床墊等,有助於排解睡眠時的多餘熱氣,或緩解過敏症狀;在材質與軟硬度的選擇上,也較符合東方人的睡眠習慣,例如台灣消費者多偏好較硬的床墊,因此席夢思床墊也推出均勻撐托身體各部位、紓解緊繃肌肉的五區撐托設計等。

因此,對於台灣消費者來說,前往經美國席夢思正式授權的台灣席夢思相關通路親身試躺、購買,才能買到因地制宜的席夢思床墊,打造最舒適的睡眠體驗。

#03 關於保固——讓好的床墊陪伴十年睡眠

其實一張席夢思床墊,經由妥善保養可以使用十年。在正常的使用狀況下,若遇到任何製造上的品質瑕疵,台灣席夢思公司皆有提供原廠保固,如在購買後的前兩年予以免費修理或更換,或是在購買後第三至第十年之間,依照美國席夢思原廠全球統一折舊率計算折舊費用。

在原廠授權的情況下,購買公司貨可享有明確的十年保固權益;反之,水貨商的保固條件就不一定了。誠如前文所述,水貨離開美國本土以後是無法享有美國原廠品質的保固的,萬一遇到瑕疵品,只怕投訴無門、因小失大。

總之,由於各個水貨商的貨源不一且不透明,產品品質無法把關,因此購入的床墊是有風險的。聰明的消費者要知道,除了價格之外,舒服的現場試躺體驗、嚴謹的品質把關、完善的售後服務、超值的配件贈品等,才是精打細算的重點。為了未來十年的日日好眠,實在沒有必要承擔風險購買水貨,選擇美國席夢思正式授權經銷商購買,才是保護消費者權益之道。

購買原廠授權席夢思▶台灣席夢思官網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