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s J. Wegner

與時代經典畫上等號:回顧丹麥設計大師韋格納的經典之作

與時代經典畫上等號:回顧丹麥設計大師韋格納的經典之作 Photo Credit: Vitra Design Museum MOT TIMES 提供

Vitra Design Museum於今年三月推出的Hans J. Wegner特展,讓我們一窺丹麥建築大師一生創作不輟的精彩設計旅程。

當一個人的姓名足以與時代經典畫上等號時,主題命名也顯得直白不囉嗦,這次的〈Hans J. Wegner: Designing Danish Modern〉,讓平日只能見到圖片的設計迷們能有機會再次目睹Wegner精彩的設計。

對於千款設計王的作品 ,大家知多少?

細數近代丹麥設計「經典」,足以好好另闢一門課程,單是Hans J. Wenger一人畢生的創作就多達1000多件,其中現今依然被生產製造,銷售販賣的仍有150件,其大量的作品堪比音樂界的莫札特,他們總能夠保持源源不絕的創作新意,並且留下多數的經典。

mottimes_images_6820180306180450
Photo Credit: PP Møbler,MOT TIMES 提供
「JH550」/「Peacock Chair」/1947

Wenger另一個與莫札特的相似之處,兩人的作品在一開始的時候其實都只有編號,作品名稱都是後人取名的。猜猜「Peacock Chair」這名子是誰取的? 答案是Finn Juhl。近代丹麥設計大師關係緊密,師生、朋友 ( Wenger與Borge Mogensen)、同事 ( Wegner曾在Arne Jacobsen的事務所工作過),連取名字都可以沾上邊。

mottimes_images_1620180306180419
Photo Credit: V&A Museum,MOT TIMES 提供
「Windsor Chair」

「Windsor Chair」不是特定某一張椅子的名稱而是泛指類似款式設計的椅子的總稱。「Peacock Chair」設計靈感正是源自於這張英式傳統,圖中的「Windsor Chair」為倫敦V&A博物館所藏,於1978~1980年間製作。

雖然不比「The Chair」出現在各大國際場合, 「CH24」/「Wishbone Chair」(1949)卻最廣為台灣人所知,Wenger從明式圈椅中獲取靈感所設計開發的一系列設計,初期椅背的設計原本都是單一木片,而在後期將其設計為Y字形,因此也被稱作「Y Chair」。

mottimes_images_2620180306180441
Photo Credit: PP Møbler,MOT TIMES 提供
「JH501」 /「Round Chair」、「The Chair」(1949-50)

在國際場合提供給元首領袖們坐的「The Chair」被稱為「世界上最美麗的椅子」,讀者們有機會一定要去試坐看看,體驗一下王者風範與超乎想像的舒適度。

mottimes_images_9620180306182133
Photo Credit: PP Møbler,MOT TIMES 提供
「JH512」/「Folding Chair」(1949)

不知道這麼說這把椅子是否恰當?從側面看過去是不是有著「Barcelona Chair」的影子,其巧妙之處在於它可折疊,並且輕巧到可以懸掛。

mottimes_images_6520180307104629
Photo Credit: Knoll,MOT TIMES 提供
「Barcelona Chair」(1929)

老實說如果不刻意提到Wenger 以此為創作發想,或觀賞著沒有仔細端看椅子的結構還有椅腳的部分,大家還不一定能很快的從「Folding Chair」連結到Ludwing Mies van der Rohe所設計的「Barcelona Chair」。

mottimes_images_2220180307105034
Photo Credit: Vitra Design Museum,MOT TIMES 提供
「GE225」/「Flag Halyard Chair」(1950)

Wenger的另一突破,終於有一張不是實木材質製作的椅子, 「Flag Halyard Chair」特殊的形體與當時的斯堪地那維亞風格都不同,椅面、椅座與扶手還是由繩子綑綁而成。

mottimes_images_9220180307105314
Photo Credit: Vitra Design Museum,MOT TIMES 提供
「Three Legged Shell Chair」(1963)

「Three Legged Shell Chair」又被稱作貝殼椅,在後期的這幾件作品中,這張貝殼椅與上一張「Flag Halyard Chair」,椅子形體不在局限於椅座、椅面、扶手或四隻椅腳的框架,座位的部分不再被線條造型清楚的劃分與定義出來。

拆解大師的設計語彙

歐洲繼工業革命後大部分的用品生產開始仰賴機械,北歐人似乎從未因此改變對工藝的堅持,就設計層面來說反而受到包浩斯的設計理念影響居多,Wegner延續傳統並且大量的採用國內擁有的材質——木頭。所謂的延續傳統並非守舊的保持過往的設計與製作方法,而是將其精神融入開創新的樣貌,因此早期的Wegner雖從他人的作品中學習,但沒有一張椅子與原本的作品相像,並且獨具自己的識別與風格。

看完Wegner的作品後,不知道大家會如何形容?「簡單」、「俐落」、「樸質」等語彙,就我們現今人們的看法的確是如此,然而大師當初其實並沒有特別要追求「簡潔」與「樸質」的想法,他單純的只是想設計出一把好坐的椅子!

mottimes_images_8520180306181830
Photo Credit: PP Møbler,MOT TIMES 提供
「Peacock Chair」

如果就材質方面拆解Wegner,其最愛使用的元素無疑就是木材與編織了,並且多半不會在表層塗漆,顯露木材的紋理與質感,對於製作出好的椅子的堅持將木工技巧的精準與細膩展現無遺。

生在烽火喧囂的年代與初心

Vitra Design Museum官網上以「Post-war-era時期的代表性設計」這麼介紹著Wegner。1914年是Wegner出生的年代,同時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的那一年,二戰的時候丹麥成了在最短的時間內被德軍攻破的國家,據紀載四小時投降,從此淪為德國的 「合作夥伴」,提供德國物資。與此期間歐洲彼岸的美國士兵帶著國家發放的《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踏上了歐洲戰場,書中描述著一戰後的美國,歷經困頓與低迷,人們為了追求著生活上的突破不惜遊走危險邊緣,如同大亨小傳電影中詮釋書裡極盡奢華的場景描述,戰後重建城市的建築師與設計師們無形中扮演著編織人們美夢的角色,將美好事物再次帶回人們的生活中,歷劫一次又一次的重生,大概也是為何歐美近代設計史如此豐富的原因吧!

mottimes_images_5820180306180430
Photo Credit: Vitra Design Museum,MOT TIMES 提供

雖不知Wegner如何述說戰爭對他的影響,在動盪不安、考驗人性的時代背景下,他所秉持的初心是顯而可證的。藉此反思擅於籐椅編織製作、家具與木材出口大國的台灣,在家具、木工的沒落與設計產業興起之際,期盼我們非與《大亨小傳》中的人們一樣為了飛黃騰達而追求設計,而是如Wegner那般 ,為了更美好的渴望與初心而持續努力。

本文經MOT TIMES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MOT TIMES

MOT TIMES明日誌,以設計洞見未來。華文區最有態度的線上設計媒體,每日定量供應維他命A (Architecture) 與維他命D (Design),建議定期服用,不只醒腦還常保耳聰目明。MOT TIMES明日誌致力發掘全球設計趣聞、觀察國際設計趨勢,且深度專訪全球創意人物、設計品牌經營者,每月並配合活動與講座,推出多元的深度專題。 本專欄由MOT TIMES明日誌編輯群與特約作者輪流執筆,讓讀者隨時掌握全球與台灣設計的趨勢脈動。

更多此作者文章

潔淨智慧設計-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分離淨水和污水,才是真的乾淨

潔淨智慧設計-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分離淨水和污水,才是真的乾淨

好神拖的發明或許讓你再也不需用手擰乾拖把,但SWOL拖把不僅外觀更具質感,自動分離汙水的設計,遠比單純甩乾拖把還來得乾淨。

又到了歲末年終大掃除的時候,相信每個人的家中都有拖把,可是你知道一般市售拖把只有一個水箱其實是不夠的嗎?

如果只有一個水箱,在反覆浸泡、沖洗的過程中,拖把會重複接觸到使用過的髒水,使細菌快速孳生,地板也會因此越拖越髒。

最近在 flyingV 有一款正在進行募資的《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因為擁有多項貼心設計,恰好能解決一般拖把不夠乾淨的問題,讓你做起家事能更優雅便利。

#1 雙水箱設計,髒水、淨水分開裝

《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獨創兩個水箱的設計,其中一個水箱可以裝置淨水,使用後的汙水則會排至另一個水箱,如此一來便可以輕鬆分離使用前後的用水,確保拖地時的每一次沾水只會用到淨水,解決傳統拖把反覆在髒水中浸泡的問題。

1
#2 不只甩乾!更能刷洗

除了雙水箱以外,《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還打造了「獨家高壓噴頭」,噴頭上更配有「清潔毛刷」的設計。高壓水柱噴頭可以強力沖刷大型髒汙,如毛髮、食物碎屑,清潔毛刷則如同為拖把刷牙一般,能夠進行更仔細與深層的刷洗,除去肉眼不可見的細菌與微塵。

2
#3 用水只需一罐寶特瓶!省水又省力

《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在整體容量設計上為2公升左右,約為一瓶大罐礦泉水的水量,即便是單手也能輕鬆提起,比起傳統拖把需要5至7公升的用水來得環保許多。《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雖說小巧,在使用上卻不需要擔心水量不足而產生不斷更換用水的問題,因為《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的水磊系統是採用「水車帶水系統」原理設計而成的,所以拖把能均勻沾附等量淨水,解決傳統拖把因為過濕而無法有效用水的問題。

3
#4 外觀簡約時尚,點綴家居佈置

最後,在外觀方面,《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採用白色簡潔設計,比多數市售拖把都來得好看,而且整體造型小巧輕盈,拖把桿也可以自由伸縮,十分好收納,沒有使用的時候,放在家中一隅也不會顯得突兀。

4

綜觀上述而言,《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的獨樹一格的聰穎設計以及簡潔美型的外觀都遠勝於一般拖把,非常值得入手,從此與惱人難用的舊拖把說掰掰。

《SWOL雙水箱旋轉拖把》現在正於flyingV熱烈募資中,加入SWOL社團參與10入組的揪團方案,可以省下超過300元,比一般募資價更優惠,歡迎點此加入社團

>前往購買頁面:​https://pse.is/SWOL

>SWOL揪團社團: https://pse.is/SWOLGROUP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