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BRTHR

用超現實Lofi色調講影像故事:專訪新晉導演雙人組BRTHR 

10 Jun, 2018
用超現實Lofi色調講影像故事:專訪新晉導演雙人組BRTHR  Photo Credit: BRTHR, HYPEBEAST 提供

電影《Matrix》(駭客任務)中有一個標誌性的場景,Neo的眼睛經歷幾秒鐘的震動後就學會了功夫。這種「在瞬間獲得無限」的微妙與興奮,就像是看BRTHR的音樂視頻一樣。「如果你在任何時候暫停觀看我們的視頻,它仍然是有意義的,並且會有一個很好的整體框架」,Kyle Wightman解釋說。

文字:Shireen

Kyle Wightman是BRTHR這個導演二人組的一員,另外一員是Alex Lee。BRTHR最早成立於2010年,直至近年兩人的事業才步入正軌,並開始為頂級Hip-Hop歌手執導MV,如Travis Scott的《goosebumps》與《Butterfly Effect》,以及The Weeknd的《In the Night》等等。

2
Photo Credit: BRTHR,HYPEBEAST提供

「Lofi美學」與「Hip-Hop」,兩項在當下最受歡迎的元素也是BRTHR影像風格的最大特點。粗糙特效的精心疊加,科技感滿載的蹩腳風格,亦是當今流行文化中最多人模仿的風格,而這一切靠的是YouTube上的教程。「嚴格來說,我在電影學院沒有學到任何東西。」Wightman這樣說道。

今年分別是25歲和26歲的Alex和Kyle在2017年取得了令人難以置信的成績。他們剛剛完成了為adidas Originals打造的Campaign,參演的歌手包括Playboi CartiYoung Thug21 Savage

brthr-travis-scott-weeknd-mv-interview-0
Photo Credit: BRTHR,HYPEBEAST提供

最近,他們又為Yves Saint Laurent拍攝了一支廣告。藉此機會,我們來到Lee在布魯克林的公寓,讓他們向讀者分享他們獨特的風格從何而來,如何在眾多Lofi美學模仿者中領先一步,以及當每個人都有一台相機後,導演行業的未來會是怎樣?

Q:請向讀者介紹一下你們

Alex Lee:我叫Alex Lee,今年25歲,來自日本橫濱,東京以南約30分鐘車程的一個城市,我在2010年的時候搬到紐約。

Kyle Wightman:我是Kyle Wightman,今年26歲,我在長島的Riverhead長大。

Alex Lee:我們在紐約視覺藝術學院修讀了兩年的課程,因為上同一門課認識了Kyle。而Kyle亦曾參演我的其中一部電影作品,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在這部作品上面,同時也因此開始互相瞭解。

4
Photo Credit: BRTHR,HYPEBEAST提供

Q:在成長過程中,哪位藝術家對你們的影響最深刻?

Alex Lee:我最喜歡的電影是《Matrix》,Wachowski兄弟當時的做法真的非常瘋狂。

Kyle Wightman:我小時候看了許多Chris Cunningham的MV。他用Aphex Twin製作了這些「Rubber Johnny」的MV。在今天再重新看他們的作品,仍然會覺得他們是超前的。

Q:你們是如何開始BRTHR的?早期有哪些工作?

Alex Lee:2011年我回到日本過暑假,製作了一個名為《Tokyo Slo-Mode》的影片,那時仍是在單反相機的熱潮期間,現在在Vimeo上應該有超過100萬的點擊率。在學校的第二年,我開始學習剪輯。後來我接到了一個MV拍攝工作,正好那時Kyle也來了,我們就為Bei Major拍攝了《Pillz》的MV。

Kyle Wightman:我們當時是用Weisscam攝影機來拍攝,因為它能夠獲得超高速的拍攝效果,但它是有史以來最不切實際的拍攝機器,因為它重達80磅。那時候有點天真,但它的確展現了我們的風格和能力,在那之後我們接到的工作量也不斷增長,開始不斷接觸到我們喜歡的歌手和藝術家,我們不再是只能聽他們的音樂了。能夠進入這個領域真的很幸運,到現在,如果我們聽到我們真正喜歡的東西,我們也會主動去洽談。

螢幕快照_2018-06-10_上午11_58_09
Photo Credit: BRTHR

Alex Lee:但在前兩三年我們的確沒有賺錢 ,我們和Kyle的父母一起住,才省下了一筆錢。我們第一個重大突破是一個Facebook的影片案,整個預算約為$300萬美元。我們當時的風格其實有一點反主流,也沒有商業經驗,到現在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能獲得這個機會。但從那時開始,我們意識到可以靠這個賺錢,有了錢我們就可以做「更酷」的東西。就像是我們最近為adidas Originals和Yves Saint Laurent製作的影片。它將我們帶到了更大的舞台,我們也正式開始踏足廣告世界。

Q:你們的剪輯風格非常獨特,是從何時開始的呢?

Alex Lee:在《Tokyo Slo-Mode》和《Pillz》的時候就有,但我真的不知道這是一種風格。Ben Khan單曲《Youth》的MV是我們最好的作品之一,它集中體現了我們最開始的風格形態。顏色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同時我們也做了很多聲音設計,以及許多VFX視覺效果。我們喜歡把所有東西都規劃好,但同時也有一種充滿活力的感覺。我們的影片細節中會有很多象徵意義的元素,因為我來自日本,我非常注重細節,而Kyle也是這樣的。

Kyle Wightman:我們其實仍是處於試驗階段,只是嘗試各種效果,再不斷突破極限,之後大家開始說我們「有一種風格」。

如果你在任何時候暫停觀看我們的影片,它仍然是有意義的,並且會有一個很好的整體框架,因為我們不會去添加一些無謂的東西。

Q:混合媒介的影片風格形式現在很流行,你們對於影片的幕後製作有什麼特別的主張嗎?

Alex Lee:我們用這種混合媒介的形式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這種混合是有目的的。我們將許多戲劇性和超現實的素材,放入VHS這樣一個偏向於現實主義的制式中。

Kyle Wightman:通過VHS鏡頭來拍攝這些藝術家其實很有趣,它很原始,甚至有點粗糙。但現在它開始變得時尚了,我們也希望借用它來達到我們的目的。

Alex Lee:但我們最近也開始嘗試回到影片本身,我們拍攝了很多電影。它的製作成本更高,因為我們總是同時運行幾台相機來獲得大量的鏡頭。此外我們還有一些新的想法,你可能會在我們的下一個視頻中看到,我們將會使用夜視技術。

brthr-travis-scott-weeknd-mv-interview-e
Photo Credit: BRTHR,HYPEBEAST提供

Q:拍攝影片變得越來越容易,你們如何領先於別人?

Kyle Wightman:我們會一直看各種內容,看看發生了什麼,但是我們一直去嘗試做還沒有人做的事情。

Alex Lee:我們也發現有很多人會借用我們影片中的音樂和聲頻,或者一些場景和鏡頭。不只是那些無名藝術家會這樣,甚至一些主流藝人也有這樣做。我們的粉絲會給我們加標籤,好像我們現在也被許多雙眼睛盯著。但我們不想要「一種風格」如果有人說他能識別我們的影片標識,那就是對我們的奉承。

Kyle Wightman:這也歸結於我們的選擇,我們不會僅因為對象是一個明星藝人就接受邀約,而是需要那個對象是可以讓我們有發揮空間的。

5
Photo Credit: BRTHR,HYPEBEAST提供

Q:在這一點上,你們如何分擔責任?

Alex Lee:當有一個新項目時,我們會建立一個團隊,制定方案。在拍攝的時候,我們會有多個機位工作,Kyle負責一台,然後我們有一個攝影導演和一個負責VHS的人員,而我主要承擔剪輯工作。一些剪輯師會在一週內完成一支MV,但是沒有細節。我很討厭這種粗糙的削減,這像什麼?所以我在剪輯的時候也會做很多的調色。

Kyle Wightman:白天的時候我們兩人就輪流回覆Email,我們這個二人組的工作真的非常高效。工作中最容易發生的事情就是客戶或者Agency會直接參與進來,並讓他們的工作人員做他們想做的事情,但我們才是唯一真正瞭解鏡頭的人。當這麼多的元素最初組合在一起的時候,其實很難傳達產品最終的樣子,在這些時候就會有一些公司想進行改變,儘管成品還沒有完成。但是,如果沒有時間表的限制,你就可以不斷作調整,那你怎麼知道它什麼時候才能完成?

Alex Lee:我經常會自我批評和檢討,我很少會覺得我做的事很酷。但是在電影學校,太多學生對自己要求太低,太容易過自己的那一關,但質量控制就是要對自己的工作提出批評。
brthr-travis-scott-weeknd-mv-interview-a
Photo Credit: BRTHR,HYPEBEAST提供

Q:你們已經和很多大牌藝術家合作過,像The Weeknd和Travis Scott等等。這些合作是怎樣開始的?當中的哪一個是最好的?

Kyle Wightman:對於MV來說,我們幾乎用盡了從開始到現在所有的概念。這是我們工作中最理想的方式,可以將其塑造成我們想要的東西,而且我們已經達到了能夠讓這些藝術家們相信我們的程度。

Alex Lee:例如一位藝術家會說「我希望它充滿活力」然後他會給我們提供主題和視覺創意。我認為The Weeknd是最酷的。他沒有明星架子,不會高高在上,他非常樂意配合我們,讓我們做我們的事情。

Kyle Wightman:我也認為是The Weeknd。與他同樣等級的明星中,他是最願意接受合作的人,他有很好的想法,而且只是一個腳踏實地的人,這在這個行業很少見。

Alex Lee:Travis Scott也是,他的風格很獨到,而他本人也有很好的品味。總體而言,與他合作的過程中,所有東西都進展得非常順利。而在為adidas拍攝的時候,Young Thug提前了一個小時到達現場。

Kyle Wightman:拍攝《Wyclef Jean》的MV時,每個人都會有一點緊張,因為那是一個巨大的話題點。但最終Young Thug還是領先於別人,因此為他做MV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Alex Lee:我們計劃與Kali Uchis合作,我們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和女性藝術家合作過,未來的作品可能將會有更多敘述性的情節。

brthr-travis-scott-weeknd-mv-interview-0
Photo Credit: BRTHR,HYPEBEAST提供

Q:可以談談品牌廣告和MV之間的區別嗎?

Alex Lee:我們最棒的影片之一是Converse和Keith Ape的合作企劃,就像如果一台Beats Pill音響就這樣擺在你面前,你不會覺得有趣。我們為adidas拍攝的影片也是為了推廣一款鞋子,但我們試圖讓它無縫地融入到影片中,所以它不在您的面前。

Kyle Wightman:所以這些也不一定是傳統廣告,我們能夠以非常酷的方式與品牌合作。

Alex Lee:饒舌歌手就像是以前的搖滾明星,品牌也正在迎頭趕上,即使是運動品牌。除了有音樂支撐,品牌也知道如何讓歌手與內容互動,呈現出不錯的視覺效果,而所有這些最終都會流入廣告,實際上這樣的趨勢是有利於我們的。

Q:你們是否有這樣的感覺,幕後的藝術家們現在也開始獲得更多關注?

Alex Lee:最近有人問到我們的落款署名是什麼,因為其實幾乎沒有導演會用集體的形式命名。但我們希望是打造一個品牌,這不是Alex和Kyle,而是BRTHR。

Kyle Wightman:這在我們工作的早期是非常有意義的,我們希望有一個像樂隊一樣的心態,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想出一個身份,而不是使用我們自己的名字。

Alex Lee:有人說這一代很難成為大導演,因為電影業青睞有經驗的導演,現在仍然存在著年齡歧視,但這正在發生變化,並不是每個大導演都擁有如此多的社交媒體與大眾群體基礎,我們正在努力創造一條新的道路。

brthr-travis-scott-weeknd-mv-interview-0
Photo Credit: BRTHR,HYPEBEAST提供

Q:你們五年內的計劃是怎樣的?

Kyle Wightman:對我們而言,我們希望能自然地進步。我們將繼續推動MV方面的創意,同時加強我們的商業廣告工作。

Alex Lee:同時我們希望人們關注我們的電影。假設Petra Collins發佈了一部電影,大家一定會去看,因為她有自己的粉絲。我們希望能夠像這樣——不僅僅是那些喜歡我們的MV的饒舌歌迷,而有更多觀看電影的BRTHR粉絲。

brthr-travis-scott-weeknd-mv-interview-0
Photo Credit: BRTHR,HYPEBEAST提供

Q:例如像一個Wes Anderson式的追隨群體?

Alex Lee:如果我們做我們的第一部電影,這是我們的目標,我會希望兩年就能有一部新作品。但這也很看時機,我們並沒有試圖趕超,一切順其自然。

本文經HYPEBEAST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HYPEBEAST

創立於 2005 年的國際知名線上潮流生活資訊媒體HYPEBEAST,以街頭時裝與球鞋文化為主軸,延伸至藝術、音樂、設計等流行文化領域 。團隊橫跨歐美、日韓與中港台,憑藉獨特觸覺、極具視覺衝擊之影像, 從最新、最多元化的時尚資訊,到專題報導、造型特輯,24 小時無間斷供應,與讀者一同見證著潮流文化之發展。創立於 2005 年的國際知名線上潮流生活資訊媒體HYPEBEAST,以街頭時裝與球鞋文化為主軸,延伸至藝術、音樂、設計等流行文化領域 。團隊橫跨歐美、日韓與中港台,憑藉獨特觸覺、極具視覺衝擊之影像, 從最新、最多元化的時尚資訊,到專題報導、造型特輯,24 小時無間斷供應,與讀者一同見證著潮流文化之發展。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