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rs in Japan

啤酒、發泡酒、第三類酒,日本啤酒為什麼有那麼多分類?

啤酒、發泡酒、第三類酒,日本啤酒為什麼有那麼多分類? Photo Credit: ╬ಠ益ಠ)@Flickr CC0 1.0 Universal

日本啤酒的多樣性來自法規和稅制,酒標上的ビール(啤酒)、発泡酒(發泡酒)、リキュール(利口酒)常使得台灣消費者一頭霧水,他們之間到底有何區別呢?

文字:郭叡

商業啤酒作為一種取得方便的酒精性飲料,往往是我們人生中對啤酒的初體驗,也定義了我們對啤酒的想像。儘管便利商店放在冰櫃上展示的啤酒,大都同屬國際普及型淺色拉格(International Pale Lager),但實際品飲還是感受得到明顯差異。各大品牌風味、口感上的些微差異,是造成消費者有不同品牌認同、市場區隔的關鍵。

在商業啤酒進行大規模、大批次釀造時,只要一個批次產生風味瑕疵,便會導致動輒上千萬元的損失,因此商業啤酒甚至比精釀啤酒更重視技術的提升。儘管這些唾手可得的商業啤酒風味單調扁平,但它們成就了不斷擴張版圖的大型釀酒廠,平易近人的售價也在各地形成不同飲酒文化。

1
Photo Credit: Napkin編輯部

日本啤酒的多樣性來自法規和稅制,酒標上的ビール(啤酒)、発泡酒(發泡酒)、リキュール(利口酒)常使得台灣消費者一頭霧水。日本的規範與德國的啤酒純釀法內涵完全不同,他們採用的新科技與新原料衝撞著當地對啤酒的定義與認知。

從酒稅法看懂日本啤酒分類

二戰後的日本在1947年頒布了酒稅法,在那個糧食短缺到政府要推廣喝酒要喝光光、少喝一點酒,甚至縮小杯子節約飲酒,走向酒類配給制的年代,酒稅法讓拿糧食來釀酒這件事情得到應有的代價,用越多糧食釀造的酒抽越重的稅,直至今日演變成幾種分法:

#Type 01:ビール(啤酒)

用了二分之一以上麥芽、啤酒花,以及輔料澱粉、玉米、著色劑、法定副原料等,除此之外什麼都沒加的才能在酒標上標示為啤酒(ビール)。

kirin_can-1000x1000
Photo Credit: KIRIN

#Type 02:発泡酒(發泡酒)

只要加了5%以上與啤酒原物料不相干的東西,例如:果汁、香料,同時麥芽使用量在四分之一以上,在酒標上不能稱作啤酒。

14071602
Photo Credit: SUNTORY

#Type 03:第3のビール(第三類啤酒)

這是一種釀造時不使用任何麥芽的啤酒種類,可能是透過其他澱粉發酵提供酒精,例如:豆子、馬鈴薯等,也可能是額外添加蒸餾酒做出啤酒口感的調酒。リキュール(利口酒)就屬於這個分類。

2003年酒稅法修訂後調高了發泡酒的稅率,使得各大啤酒廠開始研發第三類啤酒,找出一種不使用麥芽卻能夠製造出啤酒的方法,如今第三類啤酒依然是各大廠商的必爭之地,雖然不使用麥芽作為原物料,但其成品非常接近大眾認知的啤酒風味

shochuya-doragon_be-090
Photo Credit: KIRIN

因應酒稅法而生的啤酒風格

日本酒稅法雖定義了啤酒的成分,卻限定不了啤酒的風味,各大酒廠積極走出自己的style,或研發喝起來「很像啤酒」的酒來爭取普羅大眾的支持。從日本最大啤酒品牌「朝日ASAHI」的兩款產品,可以看出因應酒稅法、市場需求發展出的不同產品策略:

  • 朝日|DRY BLACK

與暢銷30年、強調「キレ」(crisp)乾淨收口的銀色罐身SUPER DRY比較,深色版本的DRY BLACK更強調「コク」(rich)的多層次風味,多了些許香草、牛奶香氣。做為穩紮穩打的第二棒,這款啤酒以「有點進階」、「想跟別人不一樣」的消費者做目標,同時也不會嚇到第一次購買的消費者。

2
Photo Credit: Napkin編輯部
  • 朝日|Clear Asahi櫻花罐

這是一支不以麥芽做為主原料的酒精飲料,麥芽含量甚至少到在日本酒稅法中被歸類為調製而成的「リキュール」(利口酒),與市面上常見的罐裝調酒,例如:調情聖手水果雞尾酒、微醺紅茶沙瓦是同一種稅率下的商品。

3
Photo Credit: Napkin編輯部

不使用傳統原物料不代表不好喝,反而透過添加澱粉降低了全穀物釀造的技術層面問題:減輕DMS(玉米味)、雙乙酰(奶腥味)、乙醛(青蘋果味)這些不良風味的程度。稻草色的酒體、潔白的酒帽、乾淨利落的風味與收口,都與我們認知的商業啤酒幾近相同,一般消費者又怎麼會在意這是利口酒還是真正的啤酒呢?

酒稅法與市場發展

相對於日本依照釀造原料課稅,台灣僅以酒種課稅,啤酒大類固定每公升徵收26元稅金;對啤酒的定義也寬鬆許多,只要以麥芽、啤酒花為主要原料,經糖化、發酵製成之含碳酸氣酒精飲料,不管有沒有添加副原料或輔料,都可以稱作啤酒。

稅制與日本啤酒廠的發展息息相關,除了稅制之外,廣告強力放送下豎立的風味標準,也對市場發展形成深遠影響。例如日本啤酒公司對乾淨收口的一味追求,使得以威士忌與碳酸水調製的日本Highball搖身一變成為消費者熱門選項。 然而日本政府也發現第三類啤酒因為稅率低、售價便宜,所以儘管消費者購買量增加,稅收卻反而減少了,因此正打算在2026年將三種分類的稅金統一。

4
Photo Credit: Napkin編輯部
SUNTORY的Jim Beam Highball以美國波本威士忌加入碳酸水、檸檬汁、糖漿和其他烈酒,調和出輕盈涼爽的滋味

向商業啤酒借鏡

儘管商業啤酒在風格表現上較為平淡,但其中也是有非常多巧思或商業考量在裡面,甚至比起精釀啤酒更加追求工程上的極致。而商業啤酒只是一種商業模式,並不代表啤酒本身好喝或難喝,與其每天抱著踩地雷的心態去嘗試千百種號稱精釀的啤酒,偶爾返璞歸真嘗試商業啤酒,說不定就如酒類專家王鵬老師所說,跨領域、跨文化的酒類學習,也能為我們帶來新的啟發。

參考書目:《臺灣酒專賣史 下卷》,臺灣總督府專賣局

本文經napkin編輯部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SUNMAI.Life 餐酒生活誌

台灣唯一的啤酒媒體,以啤酒為中心,追尋餐酒生活背後的美好大小事。分享正確的品飲方式以及世界各地的啤酒消息,解析影劇作品中不為人知的餐酒故事,為你發掘不同的體驗與視野,讓每個人釀出適合自己的餐酒生活。

更多此作者文章